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11

文 物 世 界

「 出土 、‥‥ ﹗」 當這位不到深交程度的中國朋友稍顯驚嚇而感傷的匆匆要走下樓梯,尷尬,令老夫鋼鐵般的意志一時心猿意馬,竟然不知如何是好了起來( 厚 —,竟然內外有別 ﹔真是令人悲喜交叉,眼珠打結。)。我說 ﹕「仿古之作 ﹔都是假的 ﹗」。這位有著中國內陸農村氣息,因 89 民運而留了下來的中國知識份子所看到的,是約二十年前陸續購自台灣地攤的碗盤瓶罐。其中有三、五件的確是屬於高古的出土文物,巴掌大小的出土彩陶罐與鐵器 ‥‥ 等,購來妝點場面。故鄉文物千古沉哀,流落異邦人士之手,其不捨與自尊心所受的屈辱,我相當可以理解,也深深感到抱歉。 中國的歷史悠久,由於政治的原因而社會長期封閉,文物積累非常豐厚。二十多三十年前,中國走過了文化大革命的陰霾,對外開放不久,窮困的人們開始離鄉背井,走向天涯海角,出外討生活。其中有一支,聽說是經過澳門,也不清楚是以什麼途徑手續,進入了當時尚未開放中國人民來台的台灣,聚集於陸橋尚未拆除,時稱 “ 光華商場 ” 的八德路巷弄,販賣在中國收集來的民間舊器物。商家大都來自福建蒲田,他們彼此之間說些什麼都聽不懂。每逢週末、例假日,有好古、嗜古癖,來此尋寶的市井小民們,擠滿了整片巷弄,堪稱人聲鼎沸,巍為盛況。 “ 光華商場 ” 源起於早年牯嶺街的舊書攤。牯嶺街屬於古亭區,是個文教區域,與很多台北的區域一樣,也有著整片整片日治時代留存下來的日本家屋,由國民政府提供做中央級官員的官舍,比如代表中國政府接受日本降書的何應欽將軍官邸就在這裡。之後,想當然也是街容顯得凌亂的原因而搬遷至此新蓋陸橋底下。第一層半潛地下,為舊書攤,第二層則是古董店家與電子商鋪。這些古董店家,依我的推測,應該是拆遷自曾經風光一時的中華路 “ 中華商場 ”,當時記得是集中於分稱忠、孝的第一、二棟的二樓。 以上三處,與博愛路、重慶南路一樣,都是我年輕、青年時期經常盤桓流連的地方。隨著時代的變遷,這些地方已經灰飛煙滅,僅剩美人遲暮的八德路巷弄的古董攤販。隨著中國經濟的起飛,與台灣的日暮途窮,不但造假古文物充斥,駢肩累跡人聲鼎沸的當年盛況更已是昨日黃花,今非昔比。 依舊盛況的當年,由於產業鏈尚未出走中國,也正值股市攀升的年代,台灣經濟相當不錯,個人雖然無緣股市,案牘勞形之餘,生活倒尚稱小康安逸,每逢週末,往往就去恭逢其盛一番。 相識於八德路古董攤之日本友人 本多夫婦 我不太出價,因為金額較大的我不碰 ﹔曾有看到一支東漢陶壺,線條細緻,體態大方,要價一萬八,如此古物,價格比之往日等同天方夜譚。因為多少受到 “ 不為物役 ” 的 “ 哲學 ”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文摘隨筆 | 2 Comments

余天 與 李亞萍

10/01/2011 08:42 腦殘千面人 提振了一欄關於 余天 的討論,想說翻頭再來說幾句,竟然就不見了。 ---- 上星期去參加 余天 與 李亞萍 的募款演唱會。主辦單位租借的場地是個大約可容納八、九百人的劇院。可惜台灣新移民,老的已經回流太多,在這裡成長的年輕人對台灣事務比較生疏,因此遠不如幾年前 彭明敏 或 金美齡 來訪時的水泄不通。不過仍舊坐滿了 8、9 成的座位,還是得以大盛況來形容。到場觀眾儘管不相熟,倒也彼此頻頻會心微笑,倍覺同一國的溫暖與親切。 這場盛會,名稱說是演唱會,其實不如說是聊天說話會。在唱了一首歌之後,就有場中鄉親高聲喊說 ﹕「說話就好了 ﹗」引起觀眾席一片表示贊同的呼聲。余天 與 李亞萍 都是舞台老鳥,相當習慣,沒有冷場。 在民進黨行情最低迷的那屆立委選舉,民進黨到處找不到人參選,如同現在的親民黨。根據 余天 的說法,一向大家認為是綠營選民佔大多數的三重埔,由於有一隻大金牛,因此其實一向就是一個艱困選區。推舉 余天,當然是蜀中無人,也借重他的歌喉,終於一戰功成。原本唱一場價碼要一、二十萬的天霸王,現在跑攤服務選民,大家都要 ﹕「天A 來一條、來一條 ﹗」,雖然很不划算,卻是深感心滿意足。 民進黨老黨員的 余天 要接受黨的徵召,原本 李亞萍 非常反對,也賭氣跑回娘家數次,原因當然種種都有,最後 李亞萍 拿出存摺 ﹕「看看有多少錢 ﹖﹗就只有百來萬,怎麼選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影音娛樂, 政治雜談,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

從 吳乃仁 的談話說起

09/28/2011 04:12 吳乃仁 ﹕「不過這種“ 冷選舉 ”的方式,也是蔡英文選戰的風格,呈現出理性和冷靜,這也是向中間選民的訴求;這次的選舉很奇怪,民進黨打的風格很像執政黨,中國國民黨看起來卻像在野黨。」 他說,選情冷並不會讓支持者的投票率下滑,因為民進黨的支持者,對於想要趕快終結馬政權,有非常強烈的動機,甚至是迫不及待的心情。 ———— 吳乃仁 對目前選舉的勢態先做了一些敘述之後,對目前選舉的進行表示贊許,也對勝選表示信心與樂觀。當我讀到 吳公 的這段談話,起先是覺得四平八穩,說得真好。繼而一想, 吳公 不是不久前在 蔡英文 競選團隊成立時,重掌兵符的重要人物 ﹖﹗對照起來怎麼顯得英氣不再,缺少一種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的氣概 ﹖﹗ 請恕我霧裡看花,難免 “ 看圖識字 ” 以致瞎子摸象。隱約之中,我似乎覺得一個屬於 蔡英文 自己的團隊,已經在逐漸形成。這個團隊大多來自民進黨傳統派系的精英,雖然老少都有,卻充滿了清新與年青的氣息。有在地紮根的政治新秀,也有飽學精幹的歸國志士。 記得 吳伯雄 曾經感嘆過 ﹕「沒有自己的人馬實在不行 ﹗」,誠哉斯言 ﹗ “ 人多口雜 ” 的確是人的天性。做為一個領導人,不但要有領袖群倫的領導威望,而且在複雜的環境之下也要有調和鼎鼐的能力,將一群頭角錚駥(﹖)的牛頭馬面,建構成一輛多頭馬車,鞭策前行 ﹔以前的 李登輝 如此,之後的 陳水扁 亦復如此。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政治雜談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