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12

Dec / 2011

12/23/2011 00:17 台灣 Rock n’ roll 陳致中挑戰邱毅的辯論,除了在辯論中 陳致中 噹 邱毅 讓我覺得很爽之外,無論辯論前或辯論後,個人的情緒一如往常,也覺得“船過水無痕”,應天承命,該當如何就是如何。這樣說當然很不公平 —— 唯一一個感想就是在這三位立委候選人之間,日後最具成長性與爆發力,甚至給台灣帶來影響的應該就是 陳致中。 以往我對 陳致中 的印象很普通 ﹔ 外形不亮眼,有點嚼舌,口齒不清,聽說對從政原本興趣也不大,比較喜歡個人的生活。如此說來“國仇家恨”恐怕是他要從政的主要動機。如此的動機當然可議,卻有著與台灣相同的宿命。必需去想像,陳致中 如果未能選上立委,要爬起來的能量與機會將大幅減損,如果力爭上游必欲出頭,攀幫結派,不具生產性,甚至成了禍害不是不可能。乃父 陳水扁 的冤牢,在無情的政治現實之下,誰將與聞 ﹖恐怕很難湔雪。陳文成命案、林宅血案 ……,現在除了少數社會人士關心,已經成了天寶遺事,滔滔江水流逝,扁案可又何其不然。公平正義不彰,倒是政治撕咬樂此不疲,此後一去黑牢恐怖,冤冤相報,那是野蠻的古老文明,不是台灣要追求的價值。 一個正常的國家,有著正常的體制,沒有什麼愛不愛國的問題。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 ﹔政治人物走馬換將來來去去,如同雲中過月,江山代有才人。由於派性的關係,業內人士或組員除外,做為一介公民,手中區區一票,要求的就只有一個 ﹕“你辦事 我放心”,不存在 挺 或 恨。“挺扁”、“恨扁”不小心成了兩粒異母兄弟的 蜆肉,盲目就如同收受賄款投票的鄉民,或任令黑道成了入幕之賓的媽祖。 台灣的綠營民眾很可憐 ﹔幾個較早出頭,以政治變色龍自詡的頭人姑且不論,跟著接班的幾位領袖以及次級團體的立場,在中國日漸崛起之後開始舉棋不定,左支右絀窘態百出。這從取得政權的 阿扁 執政之後看得最清楚。舉措忽左忽右,立場忽獨忽統,人們如同驚弓之鳥,往往令人覺得“要知今日 何必當初”﹗。兄弟被練過幾次之後恍然大悟,原來阿扁這個總統幹得如此輕鬆 —— 誰要什麼,通通有獎 ﹗嘩、海波浪忽而往東,嘩、海波浪忽又往西,全國軍民同胞,各位鄉親辭大,父老兄弟姊妹們日子固然過得驚濤駭浪,東毒西邪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政治雜談 | Leave a comment

我 是 誰 ﹖

12/08/2011 14:09 國民黨來台初期,台灣,曾經一度為人譏諷為 “文化沙漠”,與清朝人對台灣 “男無情女無義 鳥不語花不香” 的描述殊無二致。這個原因主要當然與台灣相類於西藏、新疆,偏處中國海隅的一角有關。台灣先民來台墾荒求生,蓽路襤褸,一紙馬關條約,割讓予日本之後,雖然不脫殖民地辛晡A的運命,卻由於日本有心的經營,在亞洲各國之中,早早脫離了中古式的蠻荒世界,隨日本之後,步上了初級現代化之途。 新來乍到台灣的中國統治階級,一方面由於有著四千年豐厚的文化傳承,對倭人日本一向就有優越感。對曾經為異族統治過的台灣前科過往,除了高高在上的精英感覺,抱持情感自然相當複雜。 如果真有一部時光機器,能夠讓我們回到六十多年前台灣的日治時期,進入到 “日本時代” 台灣普遍存在的知識份子家裡,就會看到不少各類的書籍,印刷精美而不華麗,內容包羅萬象,裝幀厚實。從日本古典至西洋文學,從天文地理以至中西哲學 ﹔平凡社 出版的“日本大百科全書” 也是隨處可見。每張插圖的製作如此用心、精緻,可以裝框當成藝術品展示。如此富厚的台灣內涵與力量,即便在戰後劃歸 “中國” 統治,依舊默默的繼續引領台灣,顛躑的朝向一絲時隱時現的現代曙光前進‥‥‥。 2011 年10月24日,「哲人政治家 李登輝的 “我”」 由 黃文雄 著作的新書發表了。這位生長於台灣農村,茁壯於日本教育,歷練於中國官場的台灣精英,在他的九十高齡,生命的最後階段,總結他生命的經驗,給世人揭示貢獻了他畢生的智慧結晶。 在「哲人政治家 李登輝的 “我”」這本新著裡頭,李登輝 站在人類文明的至高點,敘述了 “我是不是我的我”,醒悟到一向的 “我”,其實受到束縛、命定,只是一個 “不是我” 的我,並不是一個 “真正的我”。 這個 “不是我的我”的發現,自然是透過以往艱難的經驗,與長期反思的過程才得以發現。如何才是自己的 “本然” ﹖ 而不再是一個 “我是 不是我 的我”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