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12

拼死的纏鬥

最近中國四川重慶的市委書記 薄熙來 與其公安局長 王立軍 內訌,導致 王立軍 投奔 美國在重慶的領事館,不禁令人回想起中國文革時期腥風血雨的權力鬥爭。做為一個局外人,由於當年居住日本的資訊充份,熱血青年充滿正義感,竟然成了文革粉絲,對當年中共中央的權力惡鬥 —— 捧武則天、打宋江,鬥衛生部長、鬥鄧小平 ‥‥,至今依舊歷歷在目,而且驚心動魄。 以中國悠久的民族內在性格與現在富裕的經濟條件來看,此類事件現在已經只有 “紛擾” 一詞形容就得以完結了事。任何一個新領導人繼任之後,就必有借 “貪污” 為名的整肅,似乎成了一種體例,必需行禮如儀。就我不多的經驗,“人”、“組織” 的世界似乎無不如此,而且越古老、越傳統的文化,由於公平、正義的規則、機制難以建立,其過程就越顯 “無可奈何”。這就是 東方與西方 的相異之處。 這件事情內容當然相當複雜,報導很多,做為一個旁觀者的外人,不妨也來說幾句湊熱鬧 ﹕ 為什麼 王立軍 要投奔美國的領事館 ﹖或許,對不少中國人來說,美國終究還是一個講 人權與民主 的象徵 ﹖﹗或許 王立軍 在美國,與太多大款中國人移居海外一樣,早就有了 “佈局”,甚至子女也都在國外 “留學” ﹖﹗詳情不了解,而從結果論來看,顯然是失算了。不過,投奔美國的領事館,而不是直接投向 “北京” 有一個好處是 “網破魚死” —— 連“北京”都不可靠,因為北京就是始作俑者。對美國來說立場當然相當尷尬 ﹔以中美兩國的日益交好,尤其準備接班上任的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政治雜談 | Leave a comment

三浦綾子 的粉絲

家母今年 87 歲,是日本時代的知識份子,字漂亮,文章優美。遠藤周作、曾野綾子 等基督徒都是她喜愛的作家,三浦綾子 是其中之一。這是三十年前她做消遣的翻譯,之後經過年青朋友理順、清書,月前交給了她時髦的柴頭辛晡。暴殄天物相當可惜,轉載敦敦教悔各位 年青紅塵男女、讓 年華老去歐巴桑們 回味清賞。 純樸年代的情感,今日來看很清純簡單,隨著社會演變,如此的感情世界其實很難存續。現代男女交往如同舞會中的 change partner ﹕ 只有千帆過盡之後才終於找到生命的伴侶,成為成熟社會的新面貌。傳統中,美好的感情真摯同一,一旦有變,情緒管理不成熟,死去活來,仰藥、跳樓就屢有所聞,如此社會或許就在熱情有餘的台灣人身上最為明顯,為異域罕見。孰是孰非其實不易言說,可以肯定的是,在所有後續前提不變的情況之下,“生物激情本能” 啟動的彼此一見鐘情,應當是比單方追求,或者 “理性的選擇” 來得情真意切狂亂纏綿。只要心智成熟穩定,雙方妥善的培養,以至熟成,加上一點點 “冷淡的旁觀”,才是不為怨偶,白頭諧老的滿點浪漫物語。 ––––––––––––––– 〔 序 〕 我丈夫 三浦所選擇的新娘固然是我,但我越想越不可思議。 女性選擇對象時都會有許多條件,同樣地,男性也都會有。或是明朗的人,或是善於烹飪的人,或是心地溫和的人,或是風度翩翩的人。凡是過了二十歲的人,相信都有這種夢想。然而健康卻是最必須的條件。 假如你的兄弟或兒子告訴你,他結婚的對象是這樣的,你會怎樣呢 ﹖「她患有肺癆病和脊椎炎,已經病了八年,現在仍舊過著清靜的療養生活 ﹔時常咳嗽 ﹔年齡是三十三歲,比我大兩歲 ﹔長得並不好看 ﹔曾經有過戀愛,而且從她愛人去世後,骨灰和照片一直放在她身邊 ﹔她的健康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復原。但是我一定要等她,如果她的病不能好轉,我就不結婚。」你們一定會責備他,強烈的反對他 ﹕「你在胡說什麼 ﹖」 然而胡說這些話的人,就是我的丈夫 —— 三浦。他是一個公務員,長得很帥,最近一些教會的女青年還這樣的描述他 ﹕「三浦 真是一個和藹可親,眼睛充滿友情、風度十分瀟灑的叔叔。我的丈夫如果到了這種年紀,不知道能不能和他一樣 ﹖」很明顯的,我丈夫並不是沒人親近他,所以才不得不等著我這種養病的女人。絕對不是的。有很多女性都很欣賞他,而且有些人還跟他提過親,但是他都不接受,一味的等著我。 我在年輕時代就有許多男朋友,三浦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翻譯 | Leave a comment

Jan / 2012

〔 2012-06-20 21:54:04 追加 ﹕ 我認為民進黨不必急著要當總統 ﹗而必需在一段時期內,於 —— 複雜的折衝與轉寰中 “ 逼住 ” 反動,以令達成進化。 民進黨當了總統有能力、敢於宣佈獨立嗎 ﹖﹗時日雖然已久,羅德西亞依舊是前車之鑒。台灣六十多年的沉重症頭,會因為民進黨當了幾任的總統而解決 統獨、藍綠 的問題嗎 ﹖自己為了自己的主張,要堅持不懈至何種程度 ﹖要如何不背棄自己的理念、追求與精神 ﹖這些不是應該堅持的人文境界嗎 ﹖失去了這些堅持,就是個沒有靈魂的人、沒有靈魂的黨。這些不止是態度,而是文明的初始條件、任何社會、文明,文藝復興的初始條件。“過程療法”是很難跳脫逃避的。 依我看來,國民黨那些孤臣孽子,比起民進黨相當不少,來來去去,頭角崢嶸的人物來得有理想、有骨氣。 這些孤臣孽子是要中華人民共和國承認、接受中華民國存在的這個現實 ﹗治國無能,政治鬥爭一流 ﹔國民黨這些權貴之後 — 嚐糞,圖謀宏遠,殺人,不擇手段(這不免讓我想到「人彘」— 這是何等落後的性格、何等落後的政權、何等落後的文化 ﹖﹗)。臥薪嘗膽,耐力驚人。現下那些執志自肥的台籍國民黨人 — “道德” 相差太遠。 資訊越來越通達,社會是會越來越進步的 ﹔只是人們 — 所謂的 “中間選民”,風吹容易草動。更多的關切自身現實的利益,統獨議題自然離得較遠。否則無法明白為什麼認為台灣是主權國家的比例越來越高,卻選出一個終統總統 ﹖﹗ 高舉正直與正義的大旗,民進黨必將眾望來歸 ﹔可惜不少人將台灣的歷史志業,更多的視為個人的人生事業,錯認為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政治雜談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