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浦綾子 的粉絲

家母今年 87 歲,是日本時代的知識份子,字漂亮,文章優美。遠藤周作、曾野綾子 等基督徒都是她喜愛的作家,三浦綾子 是其中之一。這是三十年前她做消遣的翻譯,之後經過年青朋友理順、清書,月前交給了她時髦的柴頭辛晡。暴殄天物相當可惜,轉載敦敦教悔各位 年青紅塵男女、讓 年華老去歐巴桑們 回味清賞。

純樸年代的情感,今日來看很清純簡單,隨著社會演變,如此的感情世界其實很難存續。現代男女交往如同舞會中的 change partner ﹕

只有千帆過盡之後才終於找到生命的伴侶,成為成熟社會的新面貌。傳統中,美好的感情真摯同一,一旦有變,情緒管理不成熟,死去活來,仰藥、跳樓就屢有所聞,如此社會或許就在熱情有餘的台灣人身上最為明顯,為異域罕見。孰是孰非其實不易言說,可以肯定的是,在所有後續前提不變的情況之下,“生物激情本能” 啟動的彼此一見鐘情,應當是比單方追求,或者 “理性的選擇” 來得情真意切狂亂纏綿。只要心智成熟穩定,雙方妥善的培養,以至熟成,加上一點點 “冷淡的旁觀”,才是不為怨偶,白頭諧老的滿點浪漫物語。
–––––––––––––––
〔 序 〕

我丈夫 三浦所選擇的新娘固然是我,但我越想越不可思議。

女性選擇對象時都會有許多條件,同樣地,男性也都會有。或是明朗的人,或是善於烹飪的人,或是心地溫和的人,或是風度翩翩的人。凡是過了二十歲的人,相信都有這種夢想。然而健康卻是最必須的條件。

假如你的兄弟或兒子告訴你,他結婚的對象是這樣的,你會怎樣呢 ﹖「她患有肺癆病和脊椎炎,已經病了八年,現在仍舊過著清靜的療養生活 ﹔時常咳嗽 ﹔年齡是三十三歲,比我大兩歲 ﹔長得並不好看 ﹔曾經有過戀愛,而且從她愛人去世後,骨灰和照片一直放在她身邊 ﹔她的健康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復原。但是我一定要等她,如果她的病不能好轉,我就不結婚。」你們一定會責備他,強烈的反對他 ﹕「你在胡說什麼 ﹖」

然而胡說這些話的人,就是我的丈夫 —— 三浦。他是一個公務員,長得很帥,最近一些教會的女青年還這樣的描述他 ﹕「三浦 真是一個和藹可親,眼睛充滿友情、風度十分瀟灑的叔叔。我的丈夫如果到了這種年紀,不知道能不能和他一樣 ﹖」很明顯的,我丈夫並不是沒人親近他,所以才不得不等著我這種養病的女人。絕對不是的。有很多女性都很欣賞他,而且有些人還跟他提過親,但是他都不接受,一味的等著我。

我在年輕時代就有許多男朋友,三浦 和 我 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正遇著許多的男性朋友來探望我,而我長得又不迷人,因此我時常會反省 ﹕我到底有什麼價值讓他這樣的等我 ﹖其實他是被我寫給一個朋友的一幅輓聯所感動。他每星期來看我一次,鼓勵我,安慰我,從來不曾間斷,好不容易等了五年,我才逐漸康復。我想即使是八十年,他也會等下去。他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他三十五歲,我三十七歲,我們的婚禮是在基督教堂舉行的。有一百二十人來參加,每人繳一百圓的會費。他們用紅茶及餅乾來祝福我們,我想再也沒有像我們這樣樸素的結婚宴會了。但是卻很能教人感動。結婚的前一天,我的發燒還沒退,所以不能新婚旅行,僅僅是在一間由倉庫改造的小房子裡,開始了我們的結婚生活。什麼是結婚最必要的東西 ﹖我回顧著自己的結婚生活,時常會想到這些問題。

我一點也不值得被愛,他卻痴痴地等著,這不僅僅是男女之間的愛而已。所謂真正的愛,並不是因為對方有值得被愛的條件而愛他,而是在別人所不愛的地方,能付出自己真誠的愛。真的是這樣嗎 ﹖對於我過去的戀愛,以及我衰弱的軀體,我丈夫都能包容,都能赦免,這就是真正的愛。「結婚是指對對方的過去和未來的一切都能去接受它。」三浦 就是有這種覺悟,才和我結婚,但是我卻不能以做一個理想的太太來報答他,真是慚愧。
‥‥‥

〔 我們的新婚旅行 〕

那時,我是三十七歲,他是三十五歲,三浦等著生病的我,等了五年。

結婚前十天,我仍舊發燒三十八度,就是結婚的前一天,熱度也還沒退,當然談不上什麼
新婚旅行。已經決定的結婚典禮也處於不知道能不能舉行的狀態。好不容易到當天,發燒
才退,結婚才勉強的舉行了。

結婚四個月後的九月,我們好像也有過一次結婚旅行,那是 三浦 出差到 層雲峽 的時候。
層雲峽 離我們家約有一小時半的距離,出差的最後一天,我到 層雲峽 去接他。

三浦 就到 上川火車站 等我,這一天是天青氣爽的初秋,記得在 上川火車站 的候車室旁邊,
有些果實結得紅紅的。從 上川火車站 到 層雲峽 需四十分鐘,在公共汽車裡,我們兩人的
手一直緊緊地握著。

「哇 ﹗多美麗啊 ﹗那個細細長長的是什麼 ﹖」

「哦 ﹗那是 ○ ○ 啦 ﹗」

過了一會兒,我又作聲道 ﹕

「那顆長著寬大葉子的叫什麼 ﹖」

「哦 ﹗那叫 ○ ○ 啦 ﹗」

「啊,那個又是什麼 ﹖」

「那個嘛 ﹗綾子 啊 ﹗那只是一些長得長長的雜草啊 ﹗」

三浦 是第一次和我出外旅行,途中,我在車子裡不停的發出怪聲。但是我沒顧慮到他,只
是看到東西就不斷叫喊著 ﹕「真是太美了 ﹗」

對我這病了十三年的人來說,今天所看到的一切是多麼新鮮,多麼驚奇,多麼教我有說不
出地高興。三浦 知道我的心情,所以當我作聲讚美著楓葉的美麗,驚奇著溪水的清澈,或
者當小樹枝摩擦著疾走的車窗而高興得大喊大叫時,他一句怨言也沒有。

我們住宿在 營林署 的保養所,那是間很安靜的小房子。我們併坐祈禱 ﹕「我們在天的父,
綾子 在療養的時候,我曾經因為出差來過這裡幾次,每次都祈禱著,希望有一天能帶 綾子
來此地,現在能夠償願,真是由衷地感謝 神賜給我這個機會。」

聽著 三浦 的禱告,我不知不覺地淌下了眼淚。

三浦 認識我的時候,我是一個一直臥在病床的人,幾乎連康復的希望都沒有,但是 三浦
卻等著和我結婚。

三浦 的身邊隨時都帶著我的照片。幾年前,當他出差到 層雲峽 的時候,對著我的照片
說 ﹕「綾子 啊 ﹗病好了,我們就能來這裡玩。」這件事他曾經在一封信中告訴過我。現
在我靠在窗邊,看見隨風搖動的黃葉,靜靜地回憶著這封信。

後來,我們倆到外邊散步,層雲峽 的楓葉還沒完全變紅,但是遠處所看見的紅葉是那麼迷
人,我又像傻子般的嚷著 ﹕「太美了 ﹗太美了 ﹗」而他還是一一的附和著我。為了做為
紀念,我們拾了一塊小石頭,然後以楓葉為背景,共同拍了一張照片。

第二天,我們乘著遊覽車到 層雲峽 的內山去,兩人和昨天一樣緊緊地握著手。那看似神
削的岩壁,高聳地矗立著,這種又美又奇的景色,使我驚訝不已。

三浦 是長於做詩的人,看見一種東西,比我更有敏銳的觀察力,所以這次的新婚旅行,我
們有著情投意合的樂趣。我被大自然的美麗感動了,真希望能接受 三浦 的吻。

最近,我們談起那遲了四個月的新婚旅行,三浦 說 ﹕「近來流行的新婚旅行,好像是預
支的薪水,而我們那遲了幾個月才舉行的新婚旅行,卻像是領了意想不到的獎金似的高
興。」

從那次以後,我們也有過幾次的旅行,或許是對於什麼事情都容易有著新鮮感,所以過了
四十幾歲的我們,當住宿在旅社的時候,常常被人誤以為是新婚旅行,使我感到不好意思。
因此,今後我們的「新婚旅行」不知道還有多少次呢 ﹗

http://newtalk.tw/bbs2_read.php?oid=123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翻譯.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