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12

好 命

命好,才有辦法欣賞輕柔無骨的音樂。我們攤食人,隨時處在危機狀態,浸淫於這種 “ 境界 ” 只有死路一條。 —— “ 命好 ” 是台灣相當傳統的說法,與現代意義的 “ 好命 ” 仍有差距。無論是長輩或者同輩,說妳 “ 命好 ”,表示妳不用去做女工,甚至淪落風塵。因為家境供得起 ﹔妳也不需要做家事 —— 洗碗、掃地、洗衣服、燙衣服 …… 什麼的。因為妳老娘,或者女中,已經幫妳打點完了一切。這樣命還不好嗎 ﹖﹗該死的傢伙。 有一點可能讓妳更加該死 —— 因為,妳會讀書 ﹗「不要去吵她 ﹗她要讀書 ﹗」。於是爸媽把妳捧成手中明珠,兄姐弟妹更是把妳視若拱壁。因此妳可能就成了搪瓷娃娃,於是妳的好命,就遠遠不止是四體不勤,不用負擔家計了。 妳還有可能高榜狀元,甚至遠嫁番邦,生古錐的混血兒娃娃,聽要死不活的 meditation,比如 Eric Satie。這就體現了現代意義的 “ 命好 ” —— 也就是 “ 好命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影音娛樂,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

迎鬧熱 辦桌

( 摘自 “ 台灣文化 ”) 從 辦桌 的文化最能看出台灣人的熱情與好客。婚宴酒席之外,一般的 辦桌 包括 迎鬧熱、做醮、殺豬公等等。酒宴種種的習俗,就我來說,只有 遲到 一項,的確應該迎頭趕上歐美日,不過在香港是先麻將廝殺一場,就更何其誇張了。 我個人能夠記憶的只有台北大稻埕迪化街,一年一度的 伍月拾參 霞海城隍誕辰。(怎麼忽然話多了起來 ﹖﹗) 《 Olivia ﹕我實在很懷念幼時的「迎鬧熱」,不過這在台北已經基本消失了,很是可惜 ﹔日本就一樣還有 お祭り啊 ﹗如果有系統的去整理、規劃,觀光客會喜歡看這個。 》 記得小孩時代,每年最興奮的日子除了過年之外,在我的居住區域應該就屬 伍月拾參了 ﹔同學有住於 三重埔 的,日期不清楚,也一樣的盛大,一到下課,只見人潮陸陸續續的湧上當時還是與西螺大橋一樣,有著好幾座鐵框架的台北大橋。 不知有沒有人做過戰後台北市各區本、外省人分佈狀態的研究。與大安、信義、文山等區應該不同的是,延平、建成、大同(舊制)等區,與台灣其它各地方一樣,每處都有 拜拜 之盛會。 是日也,首先登場的就是 城隍出巡與民俗遊行。這一天好像是學校乾脆放假,民眾日常運作一切暫停,從早上開始街路上就呈現淨空狀態,各家的大人們在各自的家中操持即將開始的盛宴,準備迎接客人。應該是過午時分,遊行(此謂 迎鬧熱 ﹖﹗)開始,離城隍廟有一段距離的家,鄰居小孩、人們紛紛站出來在路邊翹首盼望 ﹔「出發了、出發了 ﹗」「 Did B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