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 2012

對人間/人生的各式議題/特別是政治,有著各式各樣的想法、看法,然而其中卻
存在著極多的茅盾與邏輯混亂,對這些極多的茅盾與邏輯混亂,自身毫無所覺,甚至
自圓其說、強詞奪理,這叫做“ 糊塗 ” ﹔而對自身這些極多的茅盾與邏輯混亂,有著
深切的瞭解與自覺,這就叫做 “ 清楚 ”。

政治往往顯現 “ 模糊 ”,堅持不懈的追求人間哲學 —— 這就叫做 “ 崇高 ”。
————

從主權固若金湯的中國角度來看,代表台灣主體意識的這些台派,顯然是已經有了 浮動 的現象。因此就中國的位階來說,更像是一個站在高處的強者,對這些台灣人的一舉一動,一顰一笑,所有心理層面的動態表現都有如同 X 光射線的立即解析,與對應方式的詳解,這是“強弱”對比的必然。因此這些無台灣神經,甚至連骨架都失去的台獨人士的傾中動作,只會變得毫無作用。
————

對 天下雜誌、商業週刊、亞洲週刊、中時、聯合 ‥‥‥,這些藍彤彤
的傳播媒體來說,任何違反中國意志的國家領導,一律以各種說法、
方式予以挑撥離間、唱衰,說得眾叛親離,最好還能產生動蕩不安。
於是一元垂垂的台灣人就跟著昏頭轉向,以至親痛仇快。

這些事跡從李登輝當上總統就斑斑可考,例如 “草莓兵”就是一例。怕熱、
不耐操 ﹔總之就是 — 不堪一擊。

“ 台灣近一半青少年不願為國打仗 ” — 是否兩蔣時代的充員兵就各個
“ 忠黨愛國 ”﹖﹗紅單一來,你不當也得當 。

主要還是要看國家領導人。

中國國民黨的衝鋒號一響,後面還有“ 督戰隊 ” — 這就是當年抗日戰爭的英勇戰士。

下面的是中國共產黨 ﹕


————

謝長廷 應該不認為 2008 大輸 200多萬票,他的“ 和解共生 ”也必需負很大的責任。或者說他認為,台灣應該走向統一,是不得不的選擇 ﹖﹗其實藍營民眾恐怕也很不習慣被過度挑動“統一”的神經。因為這些都是之所以如此,或之所以如彼的信仰、靈魂。

做為政治人物,一旦掌權,的確就擁有了違背意旨,改弦易轍的地位與力量,然而大船轉彎,尤其國家定位的轉變並不容易。民進黨對國家的定位現在就是「顧小而忘大,後必有害 ﹔狐疑猶豫,後必有悔。」,缺少的反而可能是「斷而敢行,鬼神避之,後有成功。」

選擇的確是很困難的,因為關係到選戰策略 ﹔更不用說實際上政治頭人本身對政治選擇的判斷。

我倒是認為 —— 民進黨,不必去在意於“ 總統大位 ”﹗﹗

我不是說不要去參加選總統選。而是認為以 民進黨 力量的薄弱,與內外環境的險惡,應該還是要長期的專注於底層的深耕。將總統選舉的參加,視為一個伸張台灣訴求與普世價值的平臺,無欲無求的說出台灣利益與普世價值,即便將 中國 的政治、文化 ‥‥ 種種缺失,一一 指明出來,這才可能是 “ 沛然莫之能禦 ” 的真正力量,與藍、綠無關,與政治無關,與個人得失無關,與民眾的短期現實利益無關。相當 唐吉诃德 吧 ﹖但是除此之外,你/妳、民進黨追求的是什麼 ﹖一時的得失 ﹖一時的榮辱 ﹖總統大位 ﹖—— 當然,「如果認為,台灣應該走向統一,是不得不的選擇。」那就更應該全神專注於更切身於民眾生活的「地方選舉」吧 ﹗民進黨 不能是追求“ 個人事業 ”的工具。人性的闡發、價值的追求,這些才是台灣之所以為台灣的價值追求所在。

法國大革命、美國獨立、蘇聯解體、東德圍牆倒塌、茉莉花運動 …… —— 一個沒有真正改變價值走向,成就人權、世界觀的成果、熱血的理想性,就稱不上一個真正意義的政黨。這些東西,在現在的 民進黨,有相當多的一部分人是相當欠缺的。

以台灣的處境,民進黨 的政治人物在理想與現實之間的安排,各自有著不同的比例配份。這個比例配份也隨著政治的時空、環境、局勢不同,而有所轉變 —— 阿扁 亦同。

謝院長所說的靠攏並不止比較接近手段,而有著相當程度的 “ 對中妥協 ”,這才是完整內涵 ﹔這些其實我並不反對。我反對的原因,主要還是來自 ﹕“ 成功的可能不大 ﹗”。民進黨 要取得 中國 認真、正常的對應,其先決條件唯一 —— 長期取得一定程度穩固的政權。

“ 和解共生 ”與“ 和而求同、和而不同 ”,除了文字相異,其實意義相差不多。應該分別從 中國 與 國民黨 的角度來看他們如何應對“ 和解共生 或 和而求同、和而不同 ”的出招。中國 與 國民黨 不會靜止不動,而必定反制 ﹔這些,我與 Apin大 兩篇大文持相同的看法,不再贅述。

接下來四年,我要看 馬桶 的政治操作“ 跨度 ”。如果 馬桶 持續向中間調整 —— 不簽和平協議、向美方調整、對中作為轉趨保守 …… ﹔中國 固然會大跳其腳,美國 與 台灣民眾 將更為向 馬桶 傾斜。民進黨 的空間將更被壓縮。當然,實際情況應該是外部的台美中關係保持平穩,而對內更加融入中國人來台讀書、旅遊、婚姻 …… 等中國因素。

暫時不去掛意 “ 當總統 ” 的好處是,可以較少的去觸及 統、獨,藍、綠 … 等議題,而代之以其它更 “ 合理 ” 的語言、方式表達。

以有限的資源與艱困的處境,“ 台灣 ” 應該可以讓自己處於一種,讓任何人無可奈之何,卻又不能不予以重視、寶愛之的 “ 珍寶 ” ﹔這就是 “ 堅持進步的價值 ” —— 持之以恆,這個力量終將出現。

我相當理解謝長廷的“ 一國兩府 ”、“ 和解共生 ” 等種種提議,是相當的吸引了JKL大、綠油油大 … 等不分族群的年青朋友。然而也就僅此而已。國民黨 依舊的全力 摧毀 ﹔正如同綠營的手術刀,一下子就將 新潮流 割除淨盡。這就是目前的現實。

我並不反對謝長廷的提議。環境較以前有了改善,尤其 蔡英文 的出現,看得出來 “ 人心思變 ”有了相當的基礎,這就是 民進黨 應該好好掌握,放長遠光,深入基層耕耘,做 唐吉訶德。財力、人力遠不如人,這樣的工作很艱辛,但卻是真正有效、正本清源的方法。這次又是輸了 ﹔我認為還會繼續輸。而即使僥倖贏了,恐怕又是 阿扁 執政八年的翻版 —— “ 繼續貪腐 ”(加引號)。

其實 謝長廷 所說,與 台聯 的角色變換,我數年前已經提過,甚至當年施明德的 “ 和解咖啡 ” 我都甚為樂觀其成 ﹔只是我又認為時機過早,可行性等於 “ 0 ”。如果再攷察國民黨的本質與家大、業大,我只能說 —— 對一艘二十萬噸級的油輪來說,什麼波瀾、海湧 都會被消解、吸收。更不用說現在有了中國的靠山。

我們看看 中國 與 國民黨 如何對待 蔡英文 加註了“ 透露出好意 ” 的“ 和而求同、和而不同 ”(這不就是“ 和解共生 ”嗎 ﹖)﹖—— 他說妳是 ﹕「沒有內容」、「說不清楚什麼方向。」,而,民眾相信。

不要忘記 ﹕由 國民黨 與 民進黨 所形成的 “ 民主政治 ”,其源頭,來自 ——“ 仇恨 ”。

我樂見 謝長廷 推行這樣的政策,但我還是要說 —— 一定輸。因此 ﹕

“ 台灣人當總統 ” 不是重點 ﹗

‧透過各種方式、渠道、社會力量,建立“ 進步的 ”台灣價值,才是要義。

JKL大 可不要誤會我對 謝院長 有什麼成見。

事實上,我對任何政治人物都會盡可能排除成見,甚至懷抱歹意的干擾,而更多的從各個人或事件、議題的本質去了解。

謝院長 對 中國 也是持 和解共生 的態度 —— 這個我肯定。問題還是在於難有成就 ﹔只要一日你無法掌握遠超過半的執政能量,中國不會以你為對手

“ 割喉割到斷 ” —— 應該回過頭再去檢視檢視 中國共產黨 將會如何處置 中國國民黨 ﹖答案是很清楚的。而自小浸漬在“ 史記世界大染缸 ”的這些 國民黨權貴第二代,又是否依舊懷抱 “ 少康中興 ”、“ 田單復國 ” …… 等等這些古老的中國故事 ﹖那現在可能就是在 嚐糞 — “ 臥薪嘗膽 ”了。無所不用其極的手段,對照 “ 設身處地 ” 和 “ 與人為善 ” 的日本庶民文化,民進黨 如何會有機會 ﹖﹗

台聯 太小 ﹔這次取得了九席國會議員,選票與 民進黨是重疊的。深綠、阿扁們 如果轉檯加持 台聯,民進黨 要如何向中間擴展 ﹖何況對“ 藍色中間 ”而言,民進黨 的 “ 記錄不佳 ” 已經是固定印象 ﹔向藍靠攏 的基本論述又如何提出 ﹖

——

台灣要解脫藍綠、統獨 死結的方法,還是在於建構進步的現代文明、文化。

台灣沒有什麼“ 中華文化 ” ﹗台灣戰後新文化的產生來自於 ——

1 . 日本崇光百貨的「歡迎光臨 ﹗」

2 . 日本動漫世界的「裝可愛。」

文化是“ 這樣 ” 而來的 ﹔何勞政治 ﹖﹗不是嗎 ﹖﹗

‧不要忽略,不要拋棄“ 蔡英文現象 ”﹗

“正義與邪惡的爭鬥,其間(民主化)過程難以超脫、閃避。”所說的意思正是
“不只是仇恨敵視這麼簡單”。

DDP 對 KMT 的力量來自人民,執政依舊困難重重 ﹔DDP 對 CCP 沒有冤仇,
原因只因為力量無法對比,因此妥協就成了唯一的道路。—— 這是我的理解。

要進入體制,發展共和分權,KMT 的方針就很明確,那就是“終極統一”。KMT
要“終極統一”的張本就是六十多年來在台灣建立起來的“自由民主”(加引號)
—— 當然,這純粹是我的猜測。我也可以很簡單的將它理解為“賣台”,就如同
現在大部分的綠營民眾將謝長廷說成賣台。

就個人來說,說 KMT 賣台,我不反對,說 DDP 賣台,我倒不以為然。

事情可以這樣理解 ﹕

DDP 對 KMT 的冤仇,主要來自針對 KMT 的追求公平正義,於是在藍營產生了仇恨,
—— 這個仇恨是由 DDP 造成的。現在 DDP 對 CCP 沒有冤仇,於是 KMT 的力量
被中和,DDP 取得了對等的地位。—— 於是 CCP 會曲予優容、綠營會含淚投票 ﹖﹖

國際、國內的變數很多,權 在 謝長廷(DDP)手上,他們要如何因應、解脫,我不是
謝長廷(DDP),我不去隨意的臆測什麼。

可以肯定的是,一些在這裡不再去提起的“價值”是缺位的。這樣的政黨失去價值,也將
失去各種議題的詮釋能力,各種議題的的掌控能力,更難以對付國共兩黨的聯手摧毀。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政治雜談.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