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12

中國梭哈 與 美國麻將

自從 2003 年 中國政府正式宣佈 “ 中國崛起 ” 之後,時序已經進入第十個年頭。 差不多自今年開始,中國的動作頻頻,不但言語粗糙,而且動作配合著他崛起的步調, 日趨大膽猖狂。由於一直未能找到 “ 中國崛起 ” 之後,相關整體脈絡的文章,因此 個人想以非專業的立場,對這個關乎世界歷史的大事件、亞洲地緣政治的大變局,做 一個由個人觀察所積累的感想做一個整理。 日本眾議院終於由安倍晉三所領導的自民黨取得最大的席位,如果連合石原慎太郎的 日本維新會及公民黨,日本右翼政黨已經穩穩的掌握了日本軍事走向改弦更張的立場。 如此大比數對中國抱持好感的日本民眾的改變,當然是由於中國幾年來野心勃勃的挑釁 作為,所引發的情緒反彈與立場反轉。 自從中國改革開放,台灣產業大舉進入中國(64 國際退出,台灣繼續加碼。), 其實已經註定了今日必然的演變。如果不瞭解中國人的心理背景與心理素質, 其實就很難洞燭機先的去掌握中國一向以來,以至此後推演發展的長河脈絡。 這就是為什麼美、日兩國早先的領導人有時令人感到糊塗、短視的原因。 日本 ﹕ 日本與中國建交,鑒於日本人曖昧的民族性格,做出了如今後悔已遲,日後落人口實 的決策 — 那就是未在中國衰弱至極的年代,對中國做出二戰的賠償(未賠償等於不 悔改),並且作賊心虛的,以 ODA 計劃,大力支援中國。你那套曖昧的語言程式, 與半調子忠厚老實沒人會懂。— 死好 ﹗ 美國 ﹕ 對中國開放,始自克林頓,大談戰略夥伴關係的也是克林頓。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政治雜談 | Leave a comment

春 の 畫 の 館 (一)

( 是說台灣嗎 ﹖﹗) 沒有人知道 春の畫の館 是因為什麼目的,或者建造於何時。 十二個女僕《maid》穿著相同的服裝,臉型、體態也如同一個模子鑄造出來,因此 只見得出十二個姐妹同時由一個母親的子宮孕育而出。十二個人中,住在右邊小屋, 有著《大姐頭》作用的女僕《maid》常常說 ﹕《生前的事我們不知道。生前的事就 問那個孩子吧。那個孩子知道一切。》 不見蹤影的主人是什麼來路、或者說如此一個《主人》真的在本館的某一個地方嗎 ﹖ 誰也不知道。少男少女中的幾個人就主張說,這些說法無非是女僕們《maid》用來 恐嚇他們而製造出來無根、無葉的謊言而已。然而沒有了主人的女僕《maid》豈不 成了失業者。既然有女僕《maid》,而且有十二人,主人當然存在。其他的少男少女 反論到。這時一個主張沒有什麼主不主人的少男傲慢的說 ﹕我們就是主人。當然, 這個少男就受到了本館真正的主人的處罰。 既然有館邸,館主當然存在。那是秘密的中樞、謎的核心、律法之根本。 少男少女們不被允許探索主人是什麼來路,或者相類的行為與好奇心。《汝等之主人》 與女僕們《maid》這麼說 ﹕《關於主人的事,思考就是冒昧。汝等口中言及主人之名, 即成瘖啞。》 對館邸及其主人的任何探索、對獻給不見支配之王者的染血祭牲的意義 ——(那不正是 對少男少女們存在的意義的探求嗎)—— 的探求,有幾個少男少女無計謀的做了試探。 《館邸》沉浮於情色巨大荒野與規律的空間,魅惑了他們之間的某些人。他們只能用 活祭牲持有的從順眼神一般,才能看到主人的蹤影。然而為了成為活祭牲,做為活祭牲 各自也必需模糊的了解神的姿容。做為神的主人為什麼需要活祭牲呢 ﹖﹗對活祭牲來說, 如此的問題是完全的錯誤。在這裡,無論是做為褒賞或處罰,都同樣的做了相同形式的 選擇。為了見到主人的正身,就只有成為活祭牲。而所有的少男少女都被付與了如此的 恩寵。 接續著黑暗的地下,黃色門扉的深處,有什麼東西呢 ﹖澈夜賣春行為的最後,十二個少男 少女們在女僕《maid》的前導之下,進入了裡面。無法再度回到陽光普照地面的暗黑地下 ,少男少女們同等的接受了恩寵。 誰都知道很早之前,居住在館中所發生少男少女之間的自殺事件。稍具古風意趣的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翻譯 | Leave a comment

春 の 畫 の 館 (二)

( 是說台灣嗎 ﹖﹗) 金井美惠子 ( 末段 ) 世界超小模型 如同 拳頭 橘色大小的星星上,有著恰合的引力與空氣,有著海洋與陸地 ,住著人類與動物。如此一個微型行星,流幻於主人的夢中。無數藍橘色的星星與幾個 燃燒著的星星,構成了透明、卷軸狀迴廊的銀河系。自我增殖欲望的星雲,在迴廊不知 底限的天井上方,擴展著白色暗夜。憑借著因夢境的特許,星星無限的續增,暗夜吞沒 一切,星星無限的擴張。 迴廊的面積,比全館還大,如此的不合理,在春畫館得以成立。主人每晚夢境的殘餘沉澱 ,混雜的物體增加。伴隨物體的增加,迴廊膨漲擴張。玻璃迴廊,是主人夢境流幻的透明 卷軸。 奇幻夢境的漂著物充滿空間,以至每日每日,著實的一直增添。館內側,沉浮於愚蠢的 博物館宇宙的迴廊 — 如果夜間得以看見的話 ‥‥‥。 圍繞著 館 的森林、湖泊、石塊、灰塵的荒野彼方,排列著玉石項鏈般的村落,更從一 顆顆的玉石,一條道路引向遠方。從玉石之間突出的道路與道路之間,無數的小路,如同 布紋一般的重疊,道路更連結向無數的都市。無數的道路與都市,擴展向沉落的天空與海洋 ,黃金的沉澱物與塵埃飄浮於海底、海面,從那裡上昇的太陽,自古早古早照映出了春畫 館。館 的屋頂上,鳥隻造型的金屬製風速計,剛剛照到太陽而反射時,遠去的歌聲,透過 森林與湖泊,傳了過來。成了遙遠的呼喚聲音。 …… 不明 而顛簸 浮世之命運(さだめ) 渡身渡世 浮世之規則(ならい) 辛酸苦痛 我的深處(あそこ)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翻譯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