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 の 畫 の 館 (一)

( 是說台灣嗎 ﹖﹗)

沒有人知道 春の畫の館 是因為什麼目的,或者建造於何時。

十二個女僕《maid》穿著相同的服裝,臉型、體態也如同一個模子鑄造出來,因此
只見得出十二個姐妹同時由一個母親的子宮孕育而出。十二個人中,住在右邊小屋,
有著《大姐頭》作用的女僕《maid》常常說 ﹕《生前的事我們不知道。生前的事就
問那個孩子吧。那個孩子知道一切。》

不見蹤影的主人是什麼來路、或者說如此一個《主人》真的在本館的某一個地方嗎 ﹖
誰也不知道。少男少女中的幾個人就主張說,這些說法無非是女僕們《maid》用來
恐嚇他們而製造出來無根、無葉的謊言而已。然而沒有了主人的女僕《maid》豈不
成了失業者。既然有女僕《maid》,而且有十二人,主人當然存在。其他的少男少女
反論到。這時一個主張沒有什麼主不主人的少男傲慢的說 ﹕我們就是主人。當然,
這個少男就受到了本館真正的主人的處罰。

既然有館邸,館主當然存在。那是秘密的中樞、謎的核心、律法之根本。

少男少女們不被允許探索主人是什麼來路,或者相類的行為與好奇心。《汝等之主人》
與女僕們《maid》這麼說 ﹕《關於主人的事,思考就是冒昧。汝等口中言及主人之名,
即成瘖啞。》

對館邸及其主人的任何探索、對獻給不見支配之王者的染血祭牲的意義 ——(那不正是
對少男少女們存在的意義的探求嗎)—— 的探求,有幾個少男少女無計謀的做了試探。
《館邸》沉浮於情色巨大荒野與規律的空間,魅惑了他們之間的某些人。他們只能用
活祭牲持有的從順眼神一般,才能看到主人的蹤影。然而為了成為活祭牲,做為活祭牲
各自也必需模糊的了解神的姿容。做為神的主人為什麼需要活祭牲呢 ﹖﹗對活祭牲來說,
如此的問題是完全的錯誤。在這裡,無論是做為褒賞或處罰,都同樣的做了相同形式的
選擇。為了見到主人的正身,就只有成為活祭牲。而所有的少男少女都被付與了如此的
恩寵。

接續著黑暗的地下,黃色門扉的深處,有什麼東西呢 ﹖澈夜賣春行為的最後,十二個少男
少女們在女僕《maid》的前導之下,進入了裡面。無法再度回到陽光普照地面的暗黑地下
,少男少女們同等的接受了恩寵。

誰都知道很早之前,居住在館中所發生少男少女之間的自殺事件。稍具古風意趣的
那個自殺事件,充滿了每個聽聞者的甘美淚水,之後甚至為之作曲。少男少女們被
禁止吟唱。而這首歌曲卻暗中在少男少女們之間口耳承繼相傳。在嫋嫋的暗夜白光
之中,繼續低徊流轉。

自殺事件是這麼一回事。每個月一次,從遠方街道來到館邸的一個客人,和那一天被決定
接待的一個少女,一起從賣春小屋中脫逃,通過了森林,來到湖邊自殺了。男的是四十上下
疲憊不堪的吃頭路人,少女是三年前十二歲剛迎接初潮的處女,兩人在敦誼之後泛舟於湖
,到了湖中央,兩人相擁投湖自盡。有一說是兩人為父女。

背對著月光
你的驅體是阿爸
月光下 帆影朦朧
浮而見之 阿爸
乾脆死吧 我倆
乾脆一直如此 直到永遠
高高雲中月光
直至隱秘的幽微彼方
與你同行 赴死之旅
浮舟水涯
搖啊搖啊 搖向前方

白衣為你
濡淚花開
世間唯一新娘禮服
於波濤間濕透
此世春之愉悅
與你雙手握取

赴死旅途的新娘禮服
喜極而泣 血之渲染
得識真實震顫的現在
與你同行 阿爸
在你的手腕之中
搖啊搖啊 搖向前方
…………

自殺屍體終於在對岸浮出,女僕《maid》們為了展露兩人屍體,將之裸露吊掛於森林的
樹上。兩人水死體的頸項被纏上麻繩,垂吊在直立的樹下,被記在死體下腹部,彼等之
罪惡的文字,以無法判讀的鮮紅裝飾文字書寫。居住於森林的烏鴉群蠶食了男人的性器
與臀部,烏鴉群侵入了女性的股間。風陣陣吹來,少女與男人如同相擁一般,在空中碰撞
,終至成為白骨,被懸起高掛的新娘與新郎屍體,發出聲響,如同彼此互求。夜晚,兩具
屍體的肋骨之間,流出乳汁與蜜水,現出了霧狀的雲河,到了早上,從肋骨之間,上昇的
朝陽,在兩具骨骸上,相結合的朝露小水滴,輝耀照射。明鳥啼叫了。

http://www.youtube.com/watch?v=wp-HI-5CmDY


帶我走 帶我走 直到地獄盡頭‥‥,
殺了我 殺了我 張開手指頭
繞於我頸項 帶我走
啊—— 這海 紅色的海
怎麼划 怎麼划 已無回頭路
飢餓海峽

作曲 ﹕弦哲也
http://www.youtube.com/watch?v=fhpxSAGMszY

————

春の畫の館 每年舉行一次死去人們的祭祀。全黑色天鵝絨的十二個女僕《maid》們
,形成列隊緩慢的行走,那一整天,棲息於十二座森林的烏鴉們,在破曉時分開始,
靜靜地一動也不動。破曉時分,聽不出是悲泣還是笑著的主人聲音,從地底天際傳響
開來。如同要予以中和一般,黑色天鵝絨的女僕《maid》們的激烈哭泣,開始了一天。

女僕《maid》們在前頭,帶領著十二個少男少女,在森林中一面迂緩的行走,一面撒著
花瓣。終於撒完了整個十二座森林之後,從少男少女之中選出了一少男、一少女,被帶去
到主人居住的房間。次日早晨,被放入玻璃棺木的少男與少女屍體,被安置在庭院。屍體
上,有著無數的傷痕,尤其是下腹與胸部,開敞如花的赤色傷口,照耀著朝日,當玻璃反射
著陽光而閃爍的時候,兩具少男與少女的屍體,毫無疑義的,必將成為神聖至如黃金而昇天
。然後,年長的少男少女們扛著棺木,一邊吟唱著悲傷的歌曲,迂緩地行走在十二座森林,
將棺木沉入湖底。

迂緩的行走在十二座森林的行列本身就如同一隻黑手,又好像一條大黑蛇。壓低了森林
氣息的呼吸,進入肉體內部,從小小的入口處,行列靜靜地侵入行去。安靜的腳步踩著
濕潤的地衣,頌唱著鎮魂的話語,聲音與話語形成透明的層次,橫漂浮曳在稠密如血的
森林大氣之中。被踩亂了的地衣類,混雜著女僕《maid》們的吐瀉物味道昇起,和
少男少女們播撒的花瓣香氣交融。行列從十二座黑暗森林的眼、耳、鼻腔、口、肛門、
胝進入、穿透,撥荊前行,進入陰暗內臟的深處。

為空虛充滿的館邸主人,和由被空虛充滿而來的充實做為指標暗示的,就是館邸的迴廊。
為堆高的物品所埋沒的迴廊,相對於從外部眺望館邸整體,可以想像的館邸的大小相比,
為何不合理的巨大如此 ﹖女僕《maid》們對少男少女們的疑問,一直如此回答。

聽好 看好
館邸的孩子們
不要多說話
為舌根張貼的肉體宇宙
剝除了粉飾 純粹的舌 只是一枚透明肉
重複著一句話
那是愛 是死 還是夢

高高堆起種種物品的迴廊,充滿了世界塵詬堆積的印象,雜亂而臃腫。例如,壞了的
洋娃娃與玩具、玻璃器具類、舊衣服、舊新聞雜誌、書本、種種的世界地圖、星座表、
褪色的婦人帽、灌腸器、電燈泡、福馬林浸漬的內臟類、彩色馬首陶製小便器、紙製
蛇腹照相機等等 —— 還有,牆壁上的種種圖畫 ——。然而,這個迴廊有著更不合理而
奇妙的理由。迴廊空間和星象圓形天井有著相同構造,迴廊裡面另外還有一個玻璃的
接橋迴廊(不知是從何地點至何地點的接橋迴廊,並不確定。)懸於空中,很大的
玻璃陳列櫃,有著圓筒形狀。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翻譯.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