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13

非 國 人 民

2013-05-24 06:04:50 對於馬幫執政的荒腔走板,幾乎已經是台灣共識,倒是在這次的菲律賓武裝船隻攻擊我國漁船,以至於船長身亡一事,或許我們應該將重心放在台灣對菲律賓一向以來的對應脈絡與護漁政策。筆者年青時期,曾有一段時間就職漁業界,以北部漁港來說,當年至為窮困的中國漁民,強登我方漁船,搶劫漁網、漁具、漁獲偶有聽聞,以至後來半官半盜,菲律賓、印尼的武裝船隻,強押我國漁民,實在說,政府幾十年來,一向就未曾有過措施拯救。這也就難怪吳敦義要說 ﹕阿扁時代放任了菲律賓,導致今日結果。 因此,這次馬執政的對應無方,終至落入下風,蕭規曹隨,因循舊貫,認為應急一陣子,風頭終會過去,應該是主因。而更深層的原因應該是 — 台灣 / 整個世界由於網路的發達勢不可擋,任何政府當局已經很難一手遮天,淡化,甚至封鎖資訊,主宰事件的發展。尤其兩報一刊的時代更是早已一去不返。在這個其實也已經不能算是青黃不接的網絡時代,是否我們目前檯面上,具總統資格的那一位人士,在事件發生的第一時間,就有足夠的見識提出 “‧海巡艦隊從此常時性、制度性護漁。‧要求與菲律賓就締結漁業協定,雙方開始正式進行磋商。” ﹖﹗實在說,我持保留態度。 看了幾個談話節目,炮聲隆隆,反應激烈。除了對政府無能的反彈與批判之外,某個程度,似乎更像是對上述兩項政策的催逼。 現代的政府,已經越來越難以 “民可使由之” 的思考制定政策,從事政務。一般民眾對大部份事務,的確是一知半解。不過一個具有現代頭腦與意識的各級政治人物,對國家/地方所面對的問題應該要有全盤的掌握與深入的瞭解,而最重要的是,要 ﹕解決問題 ﹔更早先於人民的不適與反彈出現。 江春南與賴怡忠各有一篇文章,請容我將之歸義為,對民間情緒化的一種看法。民間反彈的確激越,個人倒覺得無可厚非。自從台灣產業大量流失、國家定位飄搖,台灣人,尤其是台灣年輕/青人,不但自信心日漸失去,來自外國不友善的態度,更是讓我們的年輕/青朋友受盡了鳥氣。這在前一陣子,台韓棒球賽上的歇斯底裡,已經道盡了一切。因悶而鬱,因鬱而躁,我們何忍責備躁鬱。我們對這些國際上對台灣的不平與不友善的現象,又提供了年輕/青人什麼應該有的現實期待與未來想望 ﹖﹗ 政府不行,那麼台灣民眾就有眾志成城,衝決網羅,突破困境的能耐與毅力 ﹖回應罷免馬總統公投提問的蘇貞昌說 ﹕「我認為時機不宜 ﹗」這樣說我很贊同。他為何這麼說,我不瞭解,倒是我認為馬幫儘管民調低落,這個罷免公投還是無法過關。情緒很狂熱,現實很理性 — 政治生態整個的有病。何苦自己洗臉 ﹖﹗ http://newtalk.tw/bbs2_read.php?oid=130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政治雜談 | Leave a comment

May / 2013

華郵調查 ﹕台灣的種族容忍度名列前茅。 …… 笨蛋 ﹗問題在國家認同。 種族不容忍是正常現象。 ‥‥ 〉〉〉做真實的自己就好〈〈〈 “ 李登輝執政告白實錄 ” 與我 2007 年的討論,就覺得政治運作實在很複雜,而在關鍵時刻上,台灣又實在是奉天承運。 ﹕ https://iseilio.wordpress.com/2008/02/20/%e5%a6%82%e6%9e%9c%e6%b2%92%e6%9c%89%e7%be%8e%e5%9c%8b%e7%9a%84%e6%94%af%e6%8c%81-%e5%8f%b0%e7%81%a3%e8%83%bd%e7%b6%ad%e6%8c%81%e7%8f%be%e6%b3%81%e5%97%8e/ 我們可以回到李登輝執政後,如何階段性的翻轉、解決了中、台的糾結。那樣的過程很艱難,但卻是本著自身的理念與目標,不懼毀譽,艱難險阻,而勇往直前。儘管李登輝也用了一些話術,來化解來自外界的危機。這些品質都無法在現在的民進黨身上看到。 或許人們會說「今日中國已非吳下阿蒙」,然而國際支撐,尤其是美國、日本,被台灣電到金金 的感覺不是沒有的。現在的美國國務卿克力 傾中嗎 ﹖﹗破罐子破摔 ﹔戰機不買,我是很贊同的。 問題還是回到民進黨身上 — 如何看待中國共產黨 ﹖﹗ 我認為 中國共產黨 是 “不能垮台” 的。如果中國共產黨不能垮臺,那民進黨的確只好 “與狼共舞” ﹔或者當共產黨的第三者,或者當國民黨的 SAKURA 了。

Posted in 政治雜談 | Leave a comment

快樂的安養人生

看到長廊彼端的電梯口,母親夾雜在長者們之間的背影,幾乎要呼喊出來的條件反射,一下子為不捨與愧疚替代,無奈的懊恨悔罪由衷而出。默默的,我加緊腳步走到她的身邊,同眾長者們進了電梯。「哦,你怎麼在這裡 ﹖」「沒事出來走走。」 由於地處郊區,設計當初天花板高挑,無壓迫感,尤其大廳、公共區域,不下於旅店 Lobby。十坪左右的房間,加上浴廁,除了夏天冷氣用電自付之外,電視、洗衣,服務、設施一應俱全。清潔必需自理。月付約三萬。 住院後期,有私營安養所前來自我介紹,並招待至其設施參觀。首次見識安養設施,由於是由市區巷道公寓新建或改裝,一切都顯得相當美好,不過一抵達就碰上了門口燒香,初一、十五的拜拜。有公共交誼廳,可以看電視、看書、下棋,每個樓層都有廚房。必需注意的是,由於佔地比較小,差不多就都是聊備一格。每個房間放著幾張床 ﹔如果回想醫院自備的安養設施,兩處都似乎較適合做為終養房。小電梯也是大問題 — 沒事沒事,有事不得了。離去時,門廳放著一個輪椅,輪椅上坐著一個垂著頭的軀體。價格相同三萬,應可商談。這當然是個商業設施,也無如郊區的寬敞舒適,體制完善。 對郊區安養設施的一點所感 ﹕ ‧臥室傳統浴缸必需提腳跨入,長者很難使用。應該改為 walk in、半身高的密閉水門式。 ‧菜色多樣,其實不錯,也日有更替,只是掌杓恆一,口味難脫巢臼。有一外省伯伯更是忿忿的說 ﹕吃得很差 ﹗﹗應該口味也不合吧。能輪流替換最好,不過恐怕不容易。 庭園美好,建築堂皇,環境如此優沃,中心更每日開課 — 畫圖、音樂課、英語課。有美容室、電腦圖書室、卡拉OK室。健身房更備有各式運動器材,桌球、撞球,這些,其實來使用的長者不多,倒是樂了由經濟較寬裕,個別長者僱用的私人外勞。也可以打麻將﹔戰前的台灣也打麻將,只是打的不多,可能因此打的人也很少。baby boomer 就不知道了。假日更安排價極低廉的郊遊、逛街。唯就個人所感,恐怕偏偏就是缺少 “生活”。原因不多,應該長者自己的 “心理” 與態度才是主要因素 ﹕ 此設施有不少長者(平均84歲)都是年輕時代的前後期同學。先後進入不期而遇,生活或許(也僅只於 或許)較具興味。如果毫無熟識, “生活” 就只有靠自己的安排了。 曾問過一位開院至今,居住十年以上的長者,是否會想離開 ﹖「會」。事實上也曾經幾度退院返家,只是 ﹕「白天子媳上班,孫兒上學。在家裡一個人,房間、客廳,客廳、房間。」最後還是回到設施比較寬敞自由,舒適自在。 除了用餐時間全員會集之外,整體園區常時處於靜默狀態,長者間交談不多。可能原因 ﹕ ‧體能、腦力減退 ‧彼此不熟 ‧千帆過盡 ‧千言萬語 ‧囉唆 ‧媽的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

記 往 雜 談

關於歷史感 ﹕台灣超過半數民眾心中的中國,依舊是一個 深具影響力的圖像。只有處於這個圖像,感覺才是舒適而合理 的,即便這個圖像與教育有別,也早就如此不同。 …… 04/05/2013 寒冬雪夜,在學園古老的公眾澡堂泡完了熱澡,一行六、七 名的國際學生,悉悉嗦嗦的踩著雪地,靜默的穿過高聳的 松樹林。走出了學園的側門,抖落雪花,進入了小小而暖暖 的燒肉店。香煙、油煙裊繞,滋滋做響的牛肉片、大腸頭‥ ‥,韓國泡菜。冰冷的啤酒幾杯下肚,談興是更加高昂了。 那應該是我人生很幸福的一段日子,只是當時揮之不去的低落 心情,有著見不著陽光,呼吸困難,外人難以察覺的躁鬱症。 冬去春來 ﹔從有著一個樸實無華的咖啡茶寮望去,一片廣大 的茵茵綠草地與修剪整齊的植木,學生三三兩兩或臥或坐。 在這裡看優雅美麗的女子大生們,應對有節的聊天或談事情, 是當時幾乎陷入憂鬱之海的我的一大享受。庭園的另一端,是 兩行樹齡古老,長約一百公尺的櫻花並木道。通過大可懷抱的 櫻花夾道樹,就到了乾淨整潔的餐廳。廣大的餐廳,簡單平價 的餐桌椅,整個學園的人們用餐通通在裡。定食數種任意挑選 。學生們個個稍做默禱,神情如此安詳謙敬,然後開動。飯後 的餐具攜至就在一旁,光潔明亮的大廚房邊,將餐具交給儀容 整潔,足數的工作人員稍做清理後,置入有水流沖刷並隨之帶 走的水槽。一切流程如此乾淨俐落,衛生十足。師生、職員們 循規矩。用完餐的中學部學生們,到了門口,依規定先回身 敬禮再行離去。 …… 我上的日本語學校遠離塵囂,附屬於也有著中學部的大學,大學 部有個中國語文系。日後發現這裡的中文系,氣息與在台灣所 習得的中國截然不同,而是充滿著文革氣息的中國。台灣/中華 民國顯然被排除在外。從家父與這裡一位來自台灣的中國哲學 教授的通信中,也隱隱感覺到這位高齡七、八十的老教授受到傾中的左翼 同儕的排擠。 接下來的日子裡,時而上圖書館,初次見識了充滿違和感的中國 出版品。有次舉辦中國文物展,對政治雖然天生(﹖)敏銳當時 的我,實在也很少有什麼現在所謂的台灣意識、中國思考,更談 不上哈日。有的就是滿腔的劍俠梭羅正義感 — 有左傾傾向。在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

Apl / 2013(燒 蠟 燭)

04/18/2013 04:24 燒 蠟 燭 1988年 謝長廷提出「四個如果論」(民主進步黨四一七決議文):「如果國共片面和談、如果國民黨出賣台灣人民利益、如果中共統一台灣、如果國民黨不實施真正的民主憲政,則民進黨主張台灣獨立。」 —— 在中國開放不久,百廢待舉的 1988 年代,謝長廷向藍靠攏,前進中國的路線尚不明顯。如果從上引文字來看,“台灣獨立” 則純粹成了一張維持現狀的 恐嚇牌。幾年下來,隨著中國經濟的膨脹,謝長廷的傾中路線愈見明晰,引來綠營的炮聲隆隆。 我們很難去推測謝長廷的算盤 ﹔由於佈局太早,實在也不能全然視為選舉考量。不過,在台灣主權獨立的聲勢愈見高漲的今日,如此的路線在綠營固然顯得獨樹一幟,從台灣兩黨競爭的範圍內來看,只有更顯得突兀。可以說,謝長廷要撬動的是綠營板塊。相類的評論已經很多,不贅述。 從一介公民的觀點來說,馬英九五年來的施為,兩岸交流固然如火如荼,和平協議 則只聞樓梯響,要處似乎又安了一塊鐵片,徒勞許信良出聲喊話。謝長廷又能許諾中國多少,以取代馬桶的國民黨 ﹖從綠營 “民眾” 的感覺來說,除了 背叛 二字之外,大概就是無俚頭吧。尤其,謝長廷前前後後說了很多,人們很難去捉摸,如果真要仔細的去斟酌,恐怕很多地方都會透露出茅盾。 卜睿哲日前對兩岸關係的發言,應該是針對許信良而來的回應。國民黨似乎已經到了 “選邊站” 的邊緣,不過卜睿哲還是鼓勵國民黨應該繼續與中國交往 — 這就是人家厲害的地方。從「謝長廷的憲法各表 顏厥安:太躁進」一文 Sunnix Lin 的留言 ﹕“自去年10月訪中後,目前院長正在美國訪問,也預計將與前美國在台協會理事主席卜睿哲等人會談。美、中並重,多管齊下絕非只有和中國政權對話一個選項。” 來看,對鐵桿中國來說,謝長廷的傾中言行就顯得徒做姿態。民眾對政治事務的了解很簡單、很直接,往往也很情緒。蔡英文的大部頭 十年政綱,一般民眾會去讀的應該不多吧。 謝長廷當面的問題就是 — 結構 變得太複雜。說服力成了兩頭燒的蠟燭。對自由、平等、法治、人權的簡單追求,才是政治的初衷。 沒有人/也不必然說,與中國接觸,就必需出之以吵架、攤牌 的態度。哀怨以求、苦口婆心、訴諸國際、義正詞嚴‥‥‥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政治雜談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