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ly 2013

給喜愛音樂的朋友

給喜愛音樂的朋友 Edwin Fischer (摘錄自日譯 譯者 佐野利勝) 一個強韌、富有創造力的人格的發達與創作,往往給他/她出生的時代帶來了重大的意義。 他/她所承繼的精神遺產與他/她所處時代的新穎、進步性 — 不,應該說是它所內藏的革新意味、種種的傾向,無分彼此都相當重要。 因此,將現存的各種形式更加深入,更加給予充實具有意義的內容、帶有將在他們之前就已經開始的東西予以完成的宿命的人們,不在少數 ﹔ 也有生逢倦怠、脆弱的末期時代,打破舊形式,不得不去創造出新形式的人們。 一個時代的如此幸或不幸,儘管受到其他時代黯淡的支配,在藝術的天空卻往往有著為數甚夥的明星,一齊閃閃發光。 巴赫出生的時代剛好是歐洲音樂的一個轉換期。兩個時代的碰撞 ﹔其中之一就是中世紀多聲教會音樂的舊世界,還有一個就是歌曲與舞蹈的新世界。從這個新世界,再經由巴赫兒子們的作品創作推進,以至到後來,奏鳴曲、交響曲,古典世界的發達。巴赫的偉大業績就是把握了這兩個世界,並予以相互融合。 先來看看中世紀多聲教會音樂與器樂。從始原的呼吸至語言,產生了詩句。在愈趨高昂的調子中,加上了韻律朗讀的詩句,就產生了有水平音樂性的線性曲調。如此,總和了幾條 線,就產生了 複調音樂 ﹔這主要決定於教會所屬的音樂。這個教會音樂於中世紀末期達到顛峰。各式各樣水平性質的 線 連續加入,也就是 Cannon,以及各式各樣縮小、擴大、反轉、逆轉的主題。也就是 複格曲 等,支配了這些有著對位法的藝術。終至於產生了多達四十聲部競合的曲子。 與此同時,以和音伴奏的歌曲與舞蹈音樂、也就是 和聲 為基礎的民眾音樂,也醒目的,卻在不知不覺之間開了花。然而,民俗音樂的基礎是什麼呢 ﹖﹗— 那就是,伴隨著 原音,在微微鳴響的 倍音 之中,已經有了原音的八度音、五度音、三度音存在,並且每一個音都隨付著一個和音。這三個和音、和聲,是由 自然 所付與。個個音的振動數,彼此之間如同有著單純關係的數個音同時鳴響,無疑的就讓人們感受到愉快與協和感。對音樂上的素人來說,如此性質的音樂,比起多聲音樂就更加容易被接受。對我們來說,比起 聲部本位的 — 線性的(水平的),聽 和音的 —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翻譯 | Leave a comment

名 目 政 治

6 / 15 2013 李登輝時代的台灣陸委會前主委 張京育,出席澎湖社會大學邀約的演講,題目為「對亞太安全新形勢的觀察與醒思」。 新形勢帶來了新變化。張前主委這次的論述,不但回復到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舊時代,也抹去了其個人在李登輝執政時期擔當兩岸太極要角,並抹去李、扁執政時期給台灣帶來的民主一線生機。這位退隱幕後多年的兩岸政策舵手,選擇在非台灣本土的離島社區大學發表的演講,儘管帶同帥哥公子與會,由於非常完整的闡述了兩蔣以來,國民黨孤臣孽子的復國藍圖,在演講中,也唯有這一大段的內容,有講稿隨時參閱,不免令人聯想這是否也是當前國民黨在對中國新領導班子的一個表白與呼籲。 演講先言及國際未來之和戰不知,及於現勢之演變與中國之崛起,台灣的戰略地理位置,以及兩岸將來的展望與可能的發展與方法。這個仍舊以 “中華民國” 做基礎的論述,由於頭尾相應說理清楚,也充滿理性智慧,因此具有相當傳統的說服力。滔滔雄辯,不下春秋謀士。 在張前主委的講詞中表示,2008 年傳統國民黨勢力再次取得政權之後,馬英九的執政,無論在經濟、民生、政治、文化都完成了一個現代國家所應具備的完美執政。更因為台灣優越的戰略地理位置,加上在國際上可能的縱橫捭闔,“中華民國” 引敵深入,欺身上前,得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長期週旋之外,透過大量移民實邊的 “融合”,也同時將 “台灣” 化為一縷輕煙,完成祖國統一大業,讓中華文化文明昌盛再次輝煌。 從馬英九執政以來,台灣在政治、經濟上的日漸衰頹,人民感同身受,民調長期13%。近幾年來,台灣日漸發展出來的民間活力與公民意識,日見受到不公的打壓,中國民主人士也隨之備受冷眼對待。所有這些或許可以視為張前主委所示 “化獨漸統” 的代價,然而,政治名目化,不但成了某一特定團體為達成其私有目的的工具 ﹔顛倒黑白,民力日漸衰頹之外,更造成偏離以人民為中心運作的集權場域。“中華民國” 的走向實質滅亡自非始於今日。 張前主委講辭固然冠冕堂皇,其封建保守,人民由於浸淫舊習過久,其實也不易察覺。追求自由民主的普世價值,是台灣/中華民國的未竟之業。既然呼籲中共相忍為國,提出三民主義、中華文化、就頗有號召天下,恢復漢業的意味。三民主義 VS 毛澤東思想、中華文化 VS 中共文化,在意象上,只有帶來猜疑與對峙。 中國共產黨一黨專政,度過了最艱難,一窮二白的文革歲月,如今財寶加持,取得 “人民力量” 的多數支持。其內容可能轉化,一黨專制,不易更改。兩岸實質上只存在你死我活的競爭關係。貪心不足蛇吞象,想法過於一廂情願,俱非追求萬世一系自由民主之福。 國民黨,除了孤臣孽子之外,政治角頭勢力遍布全台,並不完整一塊。兩岸除了互通有無人員交流之外,以中國的數大為美,與入島入戶入心,積極的政治意圖,國民黨以個人利益為思考的各路人馬,擅更法條,利益勾串,更是國民黨來台建政後,台灣政治肌理一向以來的如影隨形。中國從上層建築領域著手,变生肘腋,一夕之間豬羊變色,決非台灣民眾所願。 功成不必在我 — 國民黨託古改制,應該改弦易轍,放手台灣,讓台灣的自由民主健康發展,放手台灣人民,讓台灣人民天生的活力與創造力得以發揮如同往昔。一個追求進步的後現代國家,其典章制度,應該具備的是提供自我調理,自我完善的必要條件。人們的精神與形貌,因之受到形朔與提昇,高素質人民更促進社會的文明發展,讓一個國家、人民得以望見更廣大的景色。節能減炭、愛護動物、兩性平等、‥‥無一不是由芸芸眾生的人們自覺而來。人間社會越接近純樸自然,加上現代的科技工藝,如此發展出來的台灣,其散發出來的價值理性、人性光輝自當普照天下,這才是真正大道之所寄。 http://newtalk.tw/bbs2_read.php?oid=140

Posted in 政治雜談 | Leave a comment

雪 月 風 花

http://twstreetcorner.org/2013/06/10/chenmeihua/ 年青的時候(我是說大約四十年前),一位紅衛兵和我說過這麼一個故事 ﹕在那風聲鶴唳的文革年代,季辛吉結束與周恩來的會談之後閑聊。季辛吉問周恩來說 ﹕在中國真的沒有賣春的行業嗎 ﹖周恩來很技巧的說 ﹕當然有。而且由政府正式發給執照。這個地方就是 台灣。 美女數十名的場面,在大約近四十年前的台灣當然已經存在。在遠望小小一朵花的大舞台上面,有女歌手輪番上陣唱歌。過一陣就有約三四十名,也就是剛剛在臺上唱歌的、穿著禮服的年輕女孩,魚貫上臺。下面的賓客,是由遊覽車,一車一車帶來的日本男性觀光客。在臺下各自挑選後,“先說先贏”,帶離現場。此類場合,也有餐廳、咖啡廳形態。性產業市場全面繁榮,稱得上漪歟盛哉。如果再加上越戰美軍渡假來台,與昌旺的在地消費,真稱得上是 “春城無處不飛花”。 當年性產業支撐台灣的 GDP,功勞肯定不小。實在說,以個人膚淺的歡場經驗,對這些無分中外的女孩子們,I pay my respect,遠遠超過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千金小姐。去中國 “想要享受一下戀愛的感覺”?? - 這麼說對台灣的女生多不公平啊 ! 一般人生困境的產生往往來自所處際遇、環境的下滑甚至墜落。對父老家貧的子女而言,隨著命運安排,人生流轉因緣際會,或者走上生命坦途,心情A當輕鬆,或者就此淪落,人生以暗淡收場。為自己的將來,為自己的父母弟妹,更不用說子女,這些無所依偎,歡場求生的田莊姐妹/眷村女孩之中,就有一部分,在茫茫大海的都會暗暝,努力求生之餘,尋求突破困境。這個世界如此陌生,卻充滿新奇。經驗如此不同,又充滿不可知的危疑。日式小酒店出身的姐妹之中,以自己的存款、借貸、招會,湊足資金,在租金昂貴的地段,從遊日見習到的種種禮儀、樣式,或者租店開業,或者在大樓之角落租一攤位,置上吧檯克難營業,或者跑單幫,開起了小委託行,或者開起了必需每日四、五點早起,供應早餐的小咖啡店。一個一個的姐妹們,無不打扮齊整,青春美麗,認真執著的為生活打拼,一生懸命的招呼客人。記得一次在嘉新大樓後面一家座上客常滿、日本駐在員經常聚集的小酒館,由於邀我去的日本老闆是這裡的常客,在酒店關門後,小姐們起鬨要去跳舞,於是年輕的媽媽桑開了她剛買的,記得是五個人擠在一起的600cc小轎車。清新的新車氣息,暗中閃爍的紅綠燈光,引得眾姐妹們羨慕贊嘆。生活、人生可真是不容易啊 ﹗千金小姐們。那一次揩老闆的油,找了澳強。跳舞,澳強去了。另一次七哥,人稱勝將者,竟然也是客人,看本山人穿拖鞋,似乎頗覺不可思議 — 格調不同,那就沒辦法了。實在說,這種日本駐在員上的小酒館,如同台北市林森北路的六條通一帶,比較是消遣時間減輕工作壓力,也是日本社會一般上班族下班後的普遍習慣,情色並不是主要成分。 你是很清楚的 ﹔這位善體人意,服侍週到,應對得宜的媽媽桑來自工農家庭 ﹔這位飲酒、畫拳,操著流利台語、日語,口齒伶俐的媽媽桑來自眷村。遠方的一顆星,導引著這些台灣女性的堅韌生命。或者尋得良人,建立家庭,或者爛田準路,花果飄零,在公共庭園修剪草地。「來 ﹗我請你們。」— 幼時(喔、快60年前囉)一位聽說在酒吧上班,穿著令人停止呼吸的熱短褲,不頂相熟的大姐姐,就買了房,結了婚。阿祖了吧 ﹖﹗大姐姐。 相當有把握的說,當年窮得脫褲子的中國,連像點樣的性產業都來自戰後多頭發展,對中國來說,如同大寶庫的台灣 ﹕中國開放後的性產業,首輪,還是由 “台商” 啟蒙開拓。這是有實例可尋的。據當年催促我 ﹕快來 ﹗快來 ﹗的阿蓉告知,近三十年前台商某,赴福建攷察,識得 “地陪” 一名,當下人生再造,於是回台招兵買馬大膽西進,與這位共賦同居之愛的女友,以 “台灣經驗” 為師,(當年的 “台灣人”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