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13

台 灣 的 政 治 抉 擇

作家馮光遠、清大名譽教授彭明輝、導演柯一正、環保法律人文魯彬、音樂人林生祥和文化政治評論人南方朔等橫跨藝文、學術界人士發起「憲法一三三實踐聯盟」,讓我們看到了台灣前景的一絲曙光。 台灣的政治結構,隨著中國的 “崛起”,與以往已經有了相當大的變化。一方面以中國為祖家的國民黨政權,一邊倒,步伐加快的將台灣帶向統一的終極。民進黨更由於如此大比數的翻轉,失去了對政治原教旨 — 自由民主 的堅持。在在顯示出,台灣的政治變得相當變相僵化。組織疲乏、倫理退廢。由於種種原因,如此的僵化,讓民進黨的自我淨化與取得政權變得很困難,也終而令人民對內政上的改革失去唯一的冀望。我們可以放目讓民進黨去與中國接觸,同時也讓我們全體共同來反對它。 近些年,由於中國無節制的國家主義擴張,台灣所面對風雲詭譎的國際情勢,已經有所轉轘。台灣在地緣政治上,無以取代的戰略地位將日益彰顯。我們與日本一舟同命,應該接近歐美,也協和中國。公民運動還需要的是深入草根,組織與佈建,讓政治返本歸真,回到健全民主政治之本然。國際支持不是台灣不敢違抗的希冀與追求。我們不應錯解世界的動向,而國際社會對台灣的錯解,反面的應力積累,已經到了可以正面翻轉的時序。人民要將權力拿回手裡,十足取回台灣保有民主法治應有的份額。 誰說老年遲暮 ﹖﹗奔騰的熱血,以老朽之身,匹夫之勇,血濺街頭,全面叛國。對年輕朋友 — 尤其是四十歲上下的家長世代。能力高強另有他就,請攜家帶眷出奔,祝君一去順風滿帆,此地不宜久留。正因為歲月所剩不多而彌足珍貴,更要大碗吃酒,大塊吃肉。讓老朽們此生,最後一注精血,從新喚起台灣失去的歸屬意識與向心力,衝破二十世紀之中世殘餘,讓自由民主真正受孕,開花結果。台灣應該在中國的無論體制內、體制外,給中國的民主化以最大的支持。付與中國社會線條清楚的符號、顏色,開啟中國走上新的歷史階段。以溫暖的心、靈巧的手 ﹔我們要幫助聰明有智慧的中國人,在人文政治領域,與世界文明同步,再開一朵美麗的花朵。不為台灣,台灣早已獨立自主 ﹔不為世界,世界足夠壯大,讓中國成長。只為一年數萬起的抗爭,做人間正義的呼應。 ———— 〔滿足化社會下的方程式之解析〕 堺屋 太一,東京大學經濟系畢業後,進入 通產省(現為経済産業省,約略等同台灣之經濟部),於 ’78 年辭官。是日本在開始經濟發展之後,眾多日本財經的評論家、小說家之一。著作等身,觀點銳利,貼近社會脈動。推出 “團塊世代” 一詞,描述戰後嬰兒潮在高度経済成長期所產生之種種現象。對個人來說,段數遠遠高於好大喜功,說話不負責任的(日本人說的)大前研一。 「世は自尊好緣」一書開始執筆於 1993 年,是日本剛進入大蕭條時代的年頭。這本書主要在檢討日本經濟在歷經三十多年的高度成長之後,由於已經成為 “滿足化社會” ,一向不自知的種種弊端開始顯露,終至走上清理、清算一切的階段。相當值得我們參考。在這裡僅將有關段落做適量摘譯。 ‥‥ ‧為濃霧包圍的北之海,一旦與冰山、流冰碰撞,則木船沉沒,船員凍死。迷途南方無風海域,則帆船停駛,日照而亡。— 帆船時代懼怕暴風、巨浪的是素人,行家最懼怕的則是 “北方的濃霧 與 南方的無風海域”。 ‧全戰線堅持「現狀死守」,分散貧乏的兵力逐次投入,令全戰線陷入赤貧,以至悲慘的玉碎此起彼落。也從而美化敗北自體的心情油然而生,共同體化的機能組織呈現末期現象。 ‧如今日本企業必要的是戰略性後退,以恢復經營機動力。進行大膽的割捨,以發現次代攻勢的投資分野。政府被要求的是,讓企業與家計得以轉換大膽的想法,以擴大對將來的透明性與流動性。 ‧不怕人氣失墜,以勇氣,和真實與未來像對話。 ‧過去三十八年間,沒有因為對政策不滿而退出自民黨的議員。這個黨,重要的不是政見政策的差異,而是在選舉運動中,尋求金錢、支援體制的人脈 — 所謂的派閥,以及以對應官廳的部會(委員會)為舞台的所謂的 “族”。也就是說,自民黨這個政治家集團,並不是一個政見政策的立案組織,而是一個選舉與政權維持的共同體。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政治雜談 | Leave a comment

公 民 社 會

中國 CCTV 的 海峽兩岸 節目訪談台灣的國民黨史家,談的是 “蔣介石”( 出自尊口,聽不下去 ﹗) 如何獨裁專制,施行白色恐怖、美國戰後如何與蔣介石在亞洲搞破壞(好像還未上檔)。就所看的這兩集,不同於上台灣的節目,無論從調高半音的聲調,或者從肺腑衝出的音量上來說,這位先生真是卯足了勁 “報效祖國”,令人頗有六十年忠黨愛國,一覺醒來黃粱夢,讓人悟破了樹倒猢猻散的人間真諦之外,不免令苦守寒窯的人們深嘆自己 — 幾多山河 戀已去 孤寂無道 旅飄零。 這另外又讓我聯想起這位先生的演講 ﹕ (希望大家都去按個讚) 一個國家有著如此 “愛得要死” 的公民社會,放在台灣/任何國家來說,恐怕都是歷史倒退,一再輪迴。 雙重忠誠,也雙重背叛 — 是台灣無可逃避的宿命。原因各式各樣,做法、手段也花樣百出。好在台灣文化多元,在波濤洶湧之中,海涵能力超強,有了民主程序的假象,應該也產生不了真正意義的茉莉花革命。社會是會轉變的,尤其當較少受到傳統思維牽制的世代長成,一個全新景象的台灣並不是那麼不可期待。終究關乎國家的理想,一旦進入政治的現實,很長時期就是一團亂,去到那裡都一樣。 黨國寡佔、軍隊封閉。麻辣鍋越辣越好、臭臭鍋臭盈街衢,所有感官推向極緻 ﹔台灣現在也有了暴力強拆強佔民地的政府,舉止誇張言語聳動的談話節目與鳳凰衛視某節目何其相似,對腐朽毀敗的甄嬛傳樂此不疲。所有這些 “西風東漸” 而來的現象,能給中國帶來什麼 “中華文化” 的提昇 ﹖﹗不是說這些其實也節制不了東西必需受到節制,而是說這些現象顯示了我們社會的劣化,我認為就應該受到公民們的警惕與唾棄。 最近發生的軍中虐殺事件、大埔強拆事件,相當程度的提供了我們很好的公民教育。當公民運動蓬勃、當示威、反制,成為公民社會的常態,成為一種生活感覺,其實反而顯示這個公民社會 “以民為主”,不容任何力量予以剝奪的 “人民權力” 的岌岌可危。表示這個公民社會的政治結構,人民權力依舊未能十足得到彰顯,甚至受到壓制。如果公民社會的公民、團體,有意或無意的、自覺或不自覺的有了其它顏色沾染,不但其社會運動的專題蒙塵,似是而非的挾帶,對一個社會的成長更毫無益處可言。 政治抗爭因為顯得暴力而不為善良百姓所取,公民集會、示威,就現實來看則顯得效力不彰 — 只要執政者具有足夠的膽識與魄力,視若無睹、置之不理。野百合的成功,主要原因還在於 “裡應外合”。 政治是黑色的慾望。舊勢力全面復活,“老人”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政治雜談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