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13

濹 東 綺 譚

作者 ﹕永 井 荷 風 (節譯) 由於多年的習慣,我不曾不帶傘出門。再怎麼晴天也是梅雨季,那一日當然也帶著傘與布袱(ふろしき),倒也沒有吃驚,靜靜地在張開的傘下看著天空與街道,忽然從後方 ﹕「老闆,到那邊就好,讓我撐一下吧。」如此說著,傘下忽然鑽入了一個女人白皙的頭。剛用髮油結了一個 潰島田髮型,帶著長長的銀絲。我才回想到剛剛經過的玻璃櫥窗的髮結店。 荒亂的風雨,讓髮結上的銀絲看起來楚楚可憐,我伸出了傘 ﹕「我是西服,沒關係。」 實在說,店鋪相連的通明燈火,雙人傘連自己都有點不好意思。 「那好,就到那邊而已。」女人抓住了傘柄,一手提起了ゆかた的衣角。 雷電又閃了一下,雷聲轟轟響著。女人似乎故意「啊 ﹗」的叫了一聲,抓住了滯後一步的我的手「快一點吧。先生。」似乎已經很相熟似的。「好,妳先,我跟著。」 走進了巷子,女人每到一個轉角就回頭望著,以免我迷了路。走過了壕溝的小橋,在街道一間遮陽簾遮住的房子前面站住。 「哇,先生,都濕透了。」收起了傘,先不顧自己,用手掌拭去了我上衣的小水滴。 「這是妳家嗎。」 「幫你擦拭一下,上來吧。」 「西服,沒關係。」 「說要幫妳擦拭一下嗎。我也想回個禮啊。」 「什麼禮。」 「所以說,進來吧。」 雷聲遠去了,雨勢倒是更大了起來。站在屋檐的遮陽簾下,噴竄的飛沫,讓我也無暇多說,進入了裡面。 簡單的格子木板間隔,掛著帶鈴子的緞帶簾子。我在高地板沿(あがりがまち)坐了下來脫著鞋子,女人用毛巾擦拭著腳。衣腳也沒放下,打開了在座邊的電燈。「沒人在,上來吧。」 「妳一個人嗎。」 「嗯。到昨晚為止,還有一個。交換班了。」 「妳是主人嗎。」 「不是。主人在另一個家。有家叫做 玉之井館 的吧。就在那後面。每晚一到十二點就來看帳簿。」 「那,蠻輕鬆的。」 在推讓下,我在火爐旁坐了下來,看著女人半跪著泡茶的樣子。 年紀大約二十四五吧。面貌皎好。蒼管鼻圓蛋臉,塗著白粉。潰島田 髮際的稚毛未脫。黑瞳仁的眼裡清澈,唇紅齒白,看得出健康尚未被破壞。 「這一帶是井水還是自來水。」喝茶之前,我不經意的問著。如果回答是井水,就打算做個喝茶的樣子,放下茶杯。相較起花柳病,我比較害怕腸胃炎。相較起肉體,精神上早就成了廢人的我,病勢緩慢的花柳病,到了老後的今天,其實不太在乎。 「洗個臉吧。自來水的話,在那邊。」 「嗯,等一下吧。」 「上衣脫掉吧。真的相當濕了。」 「下好大啊。」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翻譯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