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13

英 語 の 勉 強 ⑴

在二次大戰戰後英文勢力勃興的年代,形容一個人的英文很好,往往說 “某人的英文修養很好”。英文好,似乎連人格都高尚了起來。 由於說的是英文修養很好,而不是英語修養很好,尤其如此形容大都來自知識份子,因此其意涵在下意識之間或許也包含了背後的整個文化。從字面看當然言過其實,而如果能夠以整個歐美的文明做大背景,起碼就個人而言,覺得應該是不錯的形容。 或許是身居國外所引來的美麗誤會,吾友 H教授在去年中送來這篇東西期待我研讀 ﹕ 原文請參閱 ﹕http://www.peirce.org/writings/p119.html 〔Consider what effects, that might, conceivably have practical bearings, we conceive the object of our conception to have. Then, our conception of these effects is the whole of our conception of th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翻譯,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

迷 亂 的 色 調

一種不經意的環境改變往往令人知而不覺 ﹔一待察覺,世事早已全非,如同多年返家的浦島太郎,看到的是如畫的景致,還是滿目瘡痍,就已經很難再自由評說了。 走出捷運站,現代上班族倚為解決三餐處所的店家林立。琳琅滿目的招牌,令勞累一天的疲憊難以安適。是繁複,還是清新 ﹔是濃郁,還是淡雅 — 人們的選擇往往來自基因,也來自導引。而轉變,是如此清晰,如此全面而深入。這樣的轉變,其實不出這十幾年間。令人觸目驚心。 紅,代表喜氣、漂亮,是中國人一向喜愛的顏色 ﹔黃,代表財富、尊貴,屬於清朝的皇帝,當然也代表權力。記得 1996(﹖)年,中國的春節聯歡晚會,其中一位富泰的初老女主持人就宣稱了 ﹕紅色和黃色,是代表中國的顏色。我不清楚,除了動物、禽類、花朵之外,還有那一個國家有著代表其國家的顏色 ﹖﹗倒是在共黨國家的國旗上,不少都使用了紅底,黃標。台灣,在國民政府掌台之後,如此色調一直就是主流。中正紀念堂兩旁顯得突兀的廳院、高佔半山的圓山飯店、星羅棋布的新蓋宮廟、‥‥,民間喜慶的紅、祭拜焚燒的金紙‥‥。 近十年來這些變本加厲的轉變,已經內化循環,讓(起碼)台北成了一個不知如何去闡釋的地區。在民間流佈已經如此普遍。委託小廣告社製作的小字招、小廣告,可能是商家對店家的全權委託,小廣告社因利乘便,大概也覺得這是一種流行,一種習慣,實在要搞出花樣也不容易。私營機構、比如金融業也不落人後 ﹔黃紅相間,顯得富貴滿滿,人們喜歡,也就從善如流了。尤其人民幣開放,前進中國,算是一種招徠,或者也是一種表白吧。相當抱歉 ﹗由於個人的偏好,如此轉變,的確有點受不了。公車黃紅相間,曾幾何時,連下車按鈕也成了黃紅相間。 記得 2012年總統大選,街道上開始出現青天白日成了穿上身的衣服,有提包、有帽子。當然這是選舉花招,也是一種認同。也就一年多的時間,山河變色,自由、平等、博愛的中山先生,可真抵擋不住真金白銀、榮華富貴了。 從建築來看,台北的美感還是有變化。相對於裝飾了羅馬柱的前一個階段建築,新蓋的高樓就去除了繁複纍贅的裝飾,而更加顯得簡潔流暢。這樣的東西不繁複、不華麗,因此也比較不累人。倒是可能為了順應講究氣派的市場需求,寬暢輝煌的 Lobby 佔去了太多空間,讓人們住居也愈趨狹窄。如果加上街道黃紅相間的色彩使用,舒適感只有大打折扣。從照片看來,在中國北京、上海的(抱歉,都還沒去過。),大片大片的建築,氣勢驚人,尤其後現代的,甚至藝術創新的建築風格,再再顯示了這個偉大的國度已經將歷史傳統的滯礙遠遠拋到了腦後。而以中華文化嫡系自居的台北、台北的人們,就顯得保守、傳統而落伍了。 固定色彩的使用應該適可而止。“紅花綠葉”、“色彩斑斕”,不是這麼說的嗎 ﹖﹗觸目所及,台北的內裡只能是一個夠難看的城市。實在是色彩的災難、美感的褻瀆、美學教育的不進反退。 一個社會的異化或自我異化如此明顯如同所見的台北,不容易去探究其成因為何。可能來自宗教,人們籍此得到庇佑,感覺舒坦。或者來自政府的傾中,或者中國崛起,五星旗紅底黃星色彩的泛溢效果。弔詭的是反統傾獨的人口比例越來越多。在台灣,尤其是藍營系統的此類民調,就個人看,往往具有如同籌碼般的政治任務,不過曲線上昇是個事實。去調查一下黃紅色彩的社群組成,或者北中南走一回,或許就有個參差不齊的答案。最近讀到廖咸浩的「在解構與解體之間徘徊」﹔這篇文章否認了 “台灣本土” 的存在,以之連結中國一脈相承。學術成了政治的打手而不自知。個人倒是認為 “ 任何本土來自對照,面貌也因時轉換 ”。在執政與人民、傳統與保守,創新與守舊之間的攻防,所倚賴的應該是追求自由、民主、人權的整體結構。任何強加於人的民意,在如此的結構之下,內容將一覽無餘,而人民是否因此而愈發清明,可又不是一件簡單的事了。 關於 “本土”、“異化” 可以再做深層剖析,不過如此不言自明的事實,再多的闡釋,只顯示複雜的分化,已經讓這個社會危如累卵而已。

Posted in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