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 木 更 新

Picea jezoensis(えぞ 松),常緑針葉高木,高度可達 100米。生長於亞洲東北部,屬於寒冷而潮濕的雨林。此篇日本文字如此優美、精緻。在自言自語和與旁人的對話之中,作者細心的幫我們揭開森林的部份面貌,也憑藉著她的聰慧與筆觸,讓我們深深感受、瞭解到原來大自然竟然也是如此充滿 “生” 的人文氣息,令人捨不得要拿出來與大家共享。

在這本書名為 “木” 的著作裡,作者細細的寫出了各式樹木,以及滕、花的原生氣息與千姿百態,這裡只能取第一篇與大家分享。這樣的東西在台灣能夠擁有很多讀者嗎 ﹖﹗天佑台灣。
‥‥

作者 幸田 文(1904 — 1990)

蝦夷松(えぞ松 )的更新

不經意之間,話題轉到了蝦夷松的更新。

在北海道的自然林,蝦夷松生長於倒木之上。當然,森林裡面蝦夷松每年送到地表的數目無法計數。不過,北海道的自然很嚴厲。發了芽也不生長。然而在倒木上著床發芽的,就很幸福了。因為具備了得以生長的良好條件。話雖這麼說,可也不是輕輕鬆鬆的就可以成長。倒木上面很窄。汰弱存強。得以適應嚴厲條件的,真的夠強的,就只有幸運的幾株得以繼續生存,到現在,也有達到三、四百年的。因為是生長於一株的倒木上面,因此行列井然有序,一列一直線的並立著。因此,聽說,如何沒有知識的人都可以一目瞭然 — 啊,這就是倒木更新。話談到了山氣。有了感動。何等強烈的話語啊。光耳朵聽聽是不夠的。決定了必定要親眼一見。

幸好在 富良野 的東大實驗林給了方便。因為執著的一念,哇啦哇啦的叫嚷了一番。明知道對對方來說如此無賴如同災難,也無法停止,實在很抱歉。自己也已經有了歲數,去除了此緣,對他人的困擾、對自己的不像話,已經擱置一邊。確定可以見到蝦夷松的時候,很是高興。

九月二十八日的北海道,紅葉已經開始見於樹梢。因為剛剛泛紅,更顯得鮮艷奪目。沿著鐵道,成群深紫的紺菊,宿旅玄關邊種的 mountain ash,鮮紅的果實重重的成串吊掛,秋,已經經要進入盛季了。被帶入的房間,有著爐火,到了日暮,更是一下子冷了起來。早上從東京出發時聽得半信半疑。北海道 3度的氣象報告,皮膚就可感知。

第一日,那應該就是標本室吧。北海道產的大樹的樣本。依定寸法採伐來的大木,帶著外皮,一株株的並立著。首先感受到的就是來自重量感的壓迫。混凝土的重量,習見於都會沒問題,木頭的量感重感讓都市人的神經緊繃。處在如此狀態,已經失去知覺。聽不到,見不著。是時很用心要記住的都成了支離滅裂,剩下的只有巨大的木柱群像而已。

第二日,到了有著 “樹海” 碑的瞭望台。向著更遠的山脊堎線,大約知道了實驗林有多大。然後下谷上山,坐著吉普車一直爬升,現地學習到依照標高的不同,生活的樹種漸漸改變。還見到了被稱為精英樹的針葉樹、闊葉樹。能夠被稱為精英樹,當然需要符合種種條件。然而由外行人眼裡看來,也是馬上可以看出的具有氣派。恰在此時下起了小雨,從谷底昇起霧氣,人影模糊,足部、全身各處,留下露珠而去。無法成為精英的凡庸者,又分別有著等級。這些是如此強壯有力,這些卻是活得如此艱辛而虛弱的劣級木吧。是悲哀,是憐惜,樹木實在是無言的。我不免想要向誰訴說,而唯有自制,跟從著森林的靜寂。

第三日,又進入了另一個山谷。在一路行去的車上,學習了今日的植物群落、遷移,以及其各自的環境。

還有,此行目的的蝦夷松的倒木更新。在那裡、在那邊 ﹔隨著指示而有點慌亂了起來。眼睛有點應接不暇,就只是一面相同的樹腳罷了。昨天下的雨今天尚未全然放晴,鬱蒼的森林中有點昏暗,每棵樹木的表皮濕潤,望上樹梢,枝葉交錯如傘。那時聽說倒木更新任誰看了也都能一目瞭然,當時只是認為謊話,真看了只有瞠目結舌而已。矮竹的高度及胸,走動不易。越來越是只能看到樹腳而已。過來這邊看看吧。終於看到了。不禁一連的驚嘆,專注的看著那更新。笨蛋也看得出來、是成 “一文字” 縱隊的連生巨大木幹。博得えぞ大名的松樹,真的是以 “正一文字” 的作法,肅然並列。沒有威壓感,卻是有著拒絕紊亂的格調。有著清澄而平安的如彼風格。輕易不得親近。相同大小與高度的有七棵,其間取著相同的間隔,混成著比較低小者,自然的連立,構成美好。

這一棵多少年了 ﹖問了一下。二百五十年、三百年以上吧﹖﹗這裡的條件嚴酷,所以樹幹大小比不到年數。靜下了心來,全身四處,有著細微的、不知從那裡來、水滴掉在竹葉的聲響。是雨後的餘韻,還是霧的禮物,或者是松的招呼呢。也有著訪尋至肩的聲音。

然而可惜的是,沒有生長於倒木之上的現物證據。是由一成列而來的推理,沒有證物。不是不相信,而是更貪欲的想要知道。當然,三百年都過去了,原有的倒木早就腐蝕殆盡,不可能留下什麼痕跡。表土平坦,曾經倒在那裡的大木容積的厚度、寬度,毫無蹤跡可尋。稍微有點遺憾。

話是這麼說,卻也不盡然如此,再尋找一下的話必定會有的。一回兒,“這裡 ﹗” 的照會來了。那是幾株細小而弱不禁風的小樹,滿滿的生長在倒木之上。外表滿滿的覆蓋著青苔,從泥土到我的足部,顯出了倒木的樹幹,圓徑越向前面越細小。旁邊殘留的根株就是證明。浸滿水分,難以駐目。訴說著死的變相,過往材木的姿態。沒有憐憫,什麼都沒有,生 的姿態。先前看到的更新如果以瀟灑自若形容的話,這就真的是活生生的輪迴形態吧。證據如此確鑿,正是我所期待看到的。不過倒是沒有想到如此殘忍無情。想要閉起眼睛逃避,卻也不想逃之夭夭。

在倒木上面一株一尺左右的小樹上,試著用手摩挲過去,枝幹柔軟順手,根,卻是意外的固定。細根進入了倒木殘骸的內側,在皮肉之間細細地張網。稍粗的根則卷向外側,希望早日抵觸地面一般的架勢。奮力的求生,不掩飾它的勇猛。小心的試著將手放在軀骸上面。冷而浸漬著水。前日下雨的關係吧,水濕瘩瘩。而這還不是觸到木頭本身。木頭表皮滿滿厚厚的覆蓋著青苔。如同大自然給予穿著的屍衣。克制住膽怯,用雙手指尖去刮青苔看看。青苔底下也是濕漉漉地。黏到手上的是茶褐色、脆弱而細小的細片。這是原本的樹皮。再搔扒一下,下面就比較硬一些,不過手爪用一點點力,還是有進得去的部份。腐蝕度似乎不一樣。掰開了失去原性的地方。在離腐蝕處分寸的後面,有縱約一寸的剝離。縱、就是從根部向梢端腐蝕。在指間差不多全部崩壞,連木片都稱不上,令人無限憐愛的腐塊。已經失去了原性的腐蝕,也仍舊殘留了木頭不易橫向裂開的本性。

我又問。指著比我稍為高一點的樹、這個大約幾年呢。大約十七、八年吧、不、再多一些吧。嗯、有那麼多年嗎。回答沒有。山裡人從腰間拔出山刀,隨意的一刀,將旁邊大小大約相同的砍下。讓我看了切口、笑著說數數看吧。這棵樹在倒木的生存競爭上已經落伍,頻臨夭折。為了不使之成為其它健康樹木成長的障礙,砍伐是保護森林的手法之一。年輪太細小,我的眼睛數不來,年輕人則數出了約二十多。順刀而下,倒木也稍微打開了。很輕的刀觸,水珠飛散。順著厚五分,長五寸已經變為褐色,有著木片的形狀。我又問、這倒幾年了呢 ﹖嗯、新生之後,最大的約有四十年左右吧。在種子掉落之前,必需先長了青苔。用這樣推算,算一算它的推定年數吧。淡淡而沉穩的回答到 ﹕在森林裡面,與人的時鐘是相當不同的。人長壽一些也就六十年七十年,老木倒了,外側比較快腐朽,到了芯裡面需要幾年呢。生長於亡骸的年輕樹木,五十年左右就還是未成年的小孩子。森林輪迴緩慢,而人類就太短命了吧。想起來很惱人,卻也讓人的心幽緩的成長吧。四週看一下,眼睛漸漸習慣了,馬上知道是倒木更新的一列,到處可見。

與倒木相同的,在折斷、砍伐的根株上面也長著 えぞ。那些就是一些典型。斜面上的大概就是風倒木的根株吧。在那上面爽朗的一株,長得又高又大,健康的矗立著。數枝粗壯的根爬落在地,看起來是萬全堅固的挺立著。在那腳下很清楚的看得到腐朽古木的姿態。也就是說現在在這裡的這棵樹,很要緊著這棵古木,憐愛著,形如守著它的身體。即便是幾百年的以前,無情地利用著古木,使之成為自己的養份,而隨著歲月的經過,因為有這棵樹,古木也從而留存了下來。

看了鮮活的生死輪迴,回味備感枯寂,令心中起了一陣騷亂。看了這棵樹,如同輟飲清水,心中為之清爽。觸摸看看。這棵樹也是濕淋淋。比起之前的樹表較冰冷。指尖凍冷,轉紅。古木濕之又濕,碰觸了的地方紛紛粉碎。可以察之在沒有人碰觸的情形下一直就是保持著形狀。

不經意的,在這棵樹的很多粗根之間,赤褐的顏色忽而閃現。看起來是暗的。而隨著位置的加減,忽閃忽現。似乎從不知何處曲折射入的外光,忽而似乎就看到了。手伸進去探了一下,哦,稍微一點點好像帶著些微的溫潤,的確是蠻熱的。而且從外側濕潤的木肌完全無法想像的是,裡面是乾的。整個森林都是濕的,那裡卻是乾的。應該是古木芯的部份,在新株的根下面,有著乾爽的溫潤。指尖正因為濕冷,反而敏感得到如有似無的溫暖與古木確實的乾燥。溫暖的手或許就無法得知了吧。是古木有著溫度呢,還是新樹遮蔽了寒氣呢。這古木不是就死了。這新樹也不是就活著。看了生死關頭、輪迴的無情,什麼都不用如此在意了。那也就一時而已、那之後帶來了溫暖的話,另外的那邊沒有錯失到,可是何等的幸福啊。就將這份溫暖,當成此後一生的溫暖吧。如此決定了的話,不自覺的眼眶濕潤了起來。樹這種東西,感情是如此豐富的生存著。以後不多注意一些的話,是接觸不到樹木秘藏的感情的。稍微有風了。隨處闊葉樹的黃、紅葉飛舞,為我裝點彩飾了歸途。

https://www.google.ca/search?q=%E5%B9%B8%E7%94%B0+%E6%96%87&biw=1745&bih=847&tbm=isch&tbo=u&source=univ&sa=X&ved=0ahUKEwikpd3F2NbJAhXG9R4KHV0lAMMQsAQIJw&dpr=1.1#imgrc=NIsJCZl7yBJt6M%3A

https://www.google.ca/search?q=%E5%80%92+%E6%9C%A8+%E6%9B%B4+%E6%96%B0&tbm=isch&tbo=u&source=univ&sa=X&ei=zpCeUtmhHc7xkQf20YD4BQ&ved=0CHEQsAQ&biw=1280&bih=558

https://iseilio.wordpress.com/2015/01/19/yorkson-creek-2/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1-HfjUSVLA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翻譯. Bookmark the permalink.

4 Responses to 倒 木 更 新

  1. Pingback: YORKSON CREEK | 柴 寮 幽 居

  2. Pingback: YORKSON CREEK | 幽 居 不 用 名

  3. Pingback: 立 木 • 橫 木 | 幽 居 不 用 名

  4. Pingback: 立 木 • 橫 木 | 幽 居 不 用 名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