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14

義 不 帝 秦

原始社會、夏商周三代之後,列國 (周末) 彼此削邊、劃界、征伐、兼併,是中國春秋時代的國際政治型態。如此的政治型態一直到秦始皇才中原底定一統江山,開始了一千多年封建王朝興替的人類文明第三階段。就世界範圍來說,如此的型態與思考其實一直延續傳承,文化越古老,糾結越難解。在歐洲,火藥庫巴爾幹半島的爭戰,在西方勢力以軍事強行介入之後,如此的糾結已經解決,歐洲算是進入了人類政治文明的第四階段,其餘地區則仍舊處於各種複雜 (政治的、也當然有經濟意義的) 因素彼此交相作用。激盪的作用力與反作用力彼此推擠,形成一種 “流滞” 的、走向不明的狀態。從茹毛飲血的原始社會,進入親族系統的夏商周三代,以至以地緣取代血緣,並擁有合法武力的國家型態 - 春秋時代。如此 “流滞” 的、走向不明的狀態,在任何一個當下,無不顯得如此理所當然,直到下一次的典範轉移,比如:今日中國。 與唯一友人使用的 gmail.com 帳號終於在數星期前被封了。先是無法正常登入,詳讀了一旁的文字,原來在這一番循循善誘之後,已經將你導入一個後來越來越繁瑣的登入方式。因為阿拉就硬是不用你gmail做主址。如此匪類,豈可隨意放棄使用 hotmail.com。之後又發現 youtube 登入處先行以灰白字體顯示 e址,從使用多年、原來的 yahoo 導引至 gmail,甚至以 google 在野搜尋不到 iseilio了;以前滿滿的一頁,現在一條也沒有。其霸道,與遠通的 eTag 毫無不同。或許那天 youtube 的帳號連看也不能看吧 ! 此後搜尋引擎就使用 Bing了,其他就降級當成副手。雖然都是一丘之貉。問題是只有 google 才有照片。所以就成了上面所說的 “流滯” 狀態-這就是 “政治”。 網路世界隨著彼特幣的出現,終有一日或將隨著功能的日漸強大、整合,隨而取代傳統實體的人類文明機能運作,並從而改變文化脈絡的發展。一場如同古史征伐、兼併的戲碼正如火如荼地在雲端展開。蚊仔釘牛角 ; 做為近乎手無寸鐵的鄉民能做的其實應該就是反其道而行,勇於任事硬插一腳,這才是生命之所以珍貴的地方。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

網名緣起 與 兩篇舊文

百千萬星辰蜉蝣中的這個部落格,初始號名 “幽居不用名”;這個網名當然不是憑空杜撰。沒什麼文學底子,拽不出來,而是來自一個 閒章 的句子。如同 “請問芳名” 時,那位大媽說:冷傳香;這讓我嚇了一跳。真是書香世家,竟然能給女兒取這麼一個書香氣十足的名字,實在讓自己羨慕、佩服不已。香,是在冬天傳的;或者說,香,是傳了,不過是冷的;或者說,香是香沒錯,不過是冷冷的傳;再或者說,香是香,不過是冷傳;為什麼?就表示一種矜持、一種欲語還休、一點起碼的堅持、一種不知如何是好(其實熱情如火!?)。看看,文學是何等的深奧,奧妙。難怪在眾多文字類別裏頭,就只有文學一類,令人問世間情是何物,而往往直教人以身相許。 之後,由於 pussy cat on a hot tin roof 的性格,改成了 “柴寮幽居”。之所以 “柴寮” 者,源自一個台灣諺語的擬音字:“洒無貓仔門”。“洒無”,就是抓不到、掌握不到的意思。“貓仔門” 三個擬音字原意是:“寮仔門”。由樹枝編成的圍籬,台語稱作:柴寮。柴寮有門,就稱做 寮仔門。一方面以布衣自許,有點玄之又玄,眾妙之門的 老子,不食人間煙火,頗有中國山水畫的意思。之後想想,實在過於做作,所以又改了現在這個名字。 順帶一提:藝名 iseilio 者,是*中文 本名的*日語 發音,以*英文 字顯示,乍看之下如同*義大利 名字。五湖四海,橫跨三大洲,四個國家,極具國際主義;號完頗為自得。 遼尉臣 三字,簡介如下文。 10/14/2017 ---- 這篇投世界日報,很早,大約是 1993年,可惜沒日期, 也缺了末段。筆名 遼尉臣,源自本名音譯,頗有中國古風,如同飽受女皇寵幸的唐朝名將,甚為自得。似乎也因此嚇唬了報社,於隔日刊小公告希望讀者以後以稿紙投書,而不是 “傳真” ,如同本山人所為。 此文用以批駁底下如同 虎媽自大狂 的一篇。現在看來,其實應該更多著力在文化層面的批駁,會更有說服力,更具破壞力,只是自己的學術功力有問題,對加拿大的瞭解其實也很欠缺,打梭哈唬爛一番,萬一引發眾怒導致論戰,將身陷火海,智者不為也。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網名緣起 與 兩篇舊文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