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14

美國 的 盲點

要點 : * 與中國在政治、經濟等各項領域的全面接觸交流 – 敵我界線 與 意識日漸趨於模糊。不只美國,韓、日、菲各國莫不皆然。 * 中、韓對日本的歷史仇恨,只有從歷史階段論去化解。 * 人類彼此之間的岐視,以及仇恨很難避免,到處都是。 * 應放手由在地國追求其普世價值,美國則純粹提供武力保衛。 * 武力防衛的的承諾必須清楚不含糊。 —— 第二次大戰終戰,隨著韓戰的結束,美軍駐紮韓國。一衣帶水,隔海相望,代表資本主義與共產主義的美、蘇兩大政治陣營,亞洲部分在東海形成對峙。弧線一直劃到菲律賓,美軍的駐守東亞成了自由民主對峙共產極權的穩定力量與安全保障。韓、日、台、菲相當程度的成了美國的 “保護國” ,尤其在政治與軍事的領域,相當程度必需聽從美國意見的東亞權勢內涵。這些國家基於自身利益而樂於唯馬首是膽,所謂 “第一島鏈” 也成了左傾反美人士引為強權宰制的口實。至1991年蘇聯解體,隨著中國經濟開放國力崛起,美國與中國在政治、經濟等各項領域全面接觸交流 – 敵我界線 與 意識日漸趨於模糊。如此現象不只美國,韓、日、菲各國也莫不皆然,除了因國共內戰延續,與追求自由民主力量日漸茁壯的 台灣。 就不出十年之前,對美、中、日各國戰力強弱的觀點,無不認為中國軍力遠非美、日個別敵手。近十數年來由於中國軍事預算成倍增加與作為上的虛張聲勢,中國威脅儼然成形。就不出這十年的歲月,其傳統軍事力量固然日漸成長,要與美、日做真軍對戰,恐怕還有一段相當時日。美國要作為平衡或仲裁力量,傳統對盟國宰制的思維,以及由終戰後的思維而來的策略已經顯得捉襟見肘,顯現漏洞。近十多年來美國四處征戰國力大損,如果能見微知著,就應該重新思考其對亞洲盟國的思維、策略,否則進退失據就成了揚湯止沸,走上捨簡就繁的劣勢而無所知覺。 中、韓與日本的積怨其實早可預見,尤其韓國與日本的仇恨非常清楚,早可上朔至豐臣秀吉征韓,更不用說對韓國長期的殖民統治所帶來的怨恨。以韓國人強悍的性格,對日本人的仇視絕對不是要求日本不去靖國神社或做出甚麼道歉就可能平息,尤其單方面的去限制、要求日本,這就很容易忽視去理清近十餘年來,長期保持沉默日本民間如此大量的民眾,開始失去低調與忍耐的民族性格,而期待一個能夠有所作為的領導者出現的民族情緒。要求 “忘掉六七十年前的仇恨” 應該是一種對已成過去的歷史的善意期待,是中、韓與日本必需共同去努力的普世標準與目標。這樣說當然很無情冷酷 – 人類彼此之間的岐視,以及仇恨很難避免,到處都是。務實的做法就是承認仇恨的存在,可就是不能使之因此而發生戰爭。其實中日、日韓之間因仇恨而要引起戰爭的問題不大,真正問題的是以釣魚台為藉口的中國對霸權的追求。 美國當局如果不再重新去深入瞭解、重視中、韓、日、台之間長久歷史的糾結,而仍舊一味的執著於二戰之後由美國一手安排的東亞秩序,由於中國連連出招,傾力改變現狀,美國應對無方,最終只有失去東亞盟國。日本、台灣除了自保之外別無選擇,而這樣的選擇或許就是某種程度的對中妥協了。 中、日的矛盾不止於日本的侵華戰爭、馬關條約,甚至可以上推至中國 “漢委奴國王” 的老大心理。對於由歷史仇恨而來的心理瘀結,其實無解。美國應該除了呼籲各方忘記仇恨,追求友好之外 – 不選邊。選邊只有帶來一方的怨懟、不平,與另一方的有持無恐步步進逼。尤其應當著手從殖民主義、帝國主義等已經成為過去式的歷史敘述,去幫助亞洲終結歷史,開啟亞洲新世紀。其次就是武力防衛的的承諾。這種東西必須清楚不含糊,否則前些年所謂 “不針對任何第三國”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政治雜談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