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 的 盲點

要點 :

* 與中國在政治、經濟等各項領域的全面接觸交流 – 敵我界線 與 意識日漸趨於模糊。不只美國,韓、日、菲各國莫不皆然。
* 中、韓對日本的歷史仇恨,只有從歷史階段論去化解。
* 人類彼此之間的岐視,以及仇恨很難避免,到處都是。
* 應放手由在地國追求其普世價值,美國則純粹提供武力保衛。
* 武力防衛的的承諾必須清楚不含糊。
——

第二次大戰終戰,隨著韓戰的結束,美軍駐紮韓國。一衣帶水,隔海相望,代表資本主義與共產主義的美、蘇兩大政治陣營,亞洲部分在東海形成對峙。弧線一直劃到菲律賓,美軍的駐守東亞成了自由民主對峙共產極權的穩定力量與安全保障。韓、日、台、菲相當程度的成了美國的 “保護國” ,尤其在政治與軍事的領域,相當程度必需聽從美國意見的東亞權勢內涵。這些國家基於自身利益而樂於唯馬首是膽,所謂 “第一島鏈” 也成了左傾反美人士引為強權宰制的口實。至1991年蘇聯解體,隨著中國經濟開放國力崛起,美國與中國在政治、經濟等各項領域全面接觸交流 – 敵我界線 與 意識日漸趨於模糊。如此現象不只美國,韓、日、菲各國也莫不皆然,除了因國共內戰延續,與追求自由民主力量日漸茁壯的 台灣。

就不出十年之前,對美、中、日各國戰力強弱的觀點,無不認為中國軍力遠非美、日個別敵手。近十數年來由於中國軍事預算成倍增加與作為上的虛張聲勢,中國威脅儼然成形。就不出這十年的歲月,其傳統軍事力量固然日漸成長,要與美、日做真軍對戰,恐怕還有一段相當時日。美國要作為平衡或仲裁力量,傳統對盟國宰制的思維,以及由終戰後的思維而來的策略已經顯得捉襟見肘,顯現漏洞。近十多年來美國四處征戰國力大損,如果能見微知著,就應該重新思考其對亞洲盟國的思維、策略,否則進退失據就成了揚湯止沸,走上捨簡就繁的劣勢而無所知覺。

中、韓與日本的積怨其實早可預見,尤其韓國與日本的仇恨非常清楚,早可上朔至豐臣秀吉征韓,更不用說對韓國長期的殖民統治所帶來的怨恨。以韓國人強悍的性格,對日本人的仇視絕對不是要求日本不去靖國神社或做出甚麼道歉就可能平息,尤其單方面的去限制、要求日本,這就很容易忽視去理清近十餘年來,長期保持沉默日本民間如此大量的民眾,開始失去低調與忍耐的民族性格,而期待一個能夠有所作為的領導者出現的民族情緒。要求 “忘掉六七十年前的仇恨” 應該是一種對已成過去的歷史的善意期待,是中、韓與日本必需共同去努力的普世標準與目標。這樣說當然很無情冷酷 – 人類彼此之間的岐視,以及仇恨很難避免,到處都是。務實的做法就是承認仇恨的存在,可就是不能使之因此而發生戰爭。其實中日、日韓之間因仇恨而要引起戰爭的問題不大,真正問題的是以釣魚台為藉口的中國對霸權的追求。

美國當局如果不再重新去深入瞭解、重視中、韓、日、台之間長久歷史的糾結,而仍舊一味的執著於二戰之後由美國一手安排的東亞秩序,由於中國連連出招,傾力改變現狀,美國應對無方,最終只有失去東亞盟國。日本、台灣除了自保之外別無選擇,而這樣的選擇或許就是某種程度的對中妥協了。

中、日的矛盾不止於日本的侵華戰爭、馬關條約,甚至可以上推至中國 “漢委奴國王” 的老大心理。對於由歷史仇恨而來的心理瘀結,其實無解。美國應該除了呼籲各方忘記仇恨,追求友好之外 – 不選邊。選邊只有帶來一方的怨懟、不平,與另一方的有持無恐步步進逼。尤其應當著手從殖民主義、帝國主義等已經成為過去式的歷史敘述,去幫助亞洲終結歷史,開啟亞洲新世紀。其次就是武力防衛的的承諾。這種東西必須清楚不含糊,否則前些年所謂 “不針對任何第三國” 的美、韓軍演,甚至美、日軍演,就顯然是不自己知、虛張聲勢,令人看破手腳了,中國要 “整軍經武” 更是多了一個理由。

回頭審視美國總統 Obama 當選美國總統兩任前後的東亞策略。前國務卿 Hillary Clinton 團隊設計了奧巴馬總統的重回亞洲戰略,現任的國務卿 John Kerry 則基本上對中國持友善態度。或許我們應該更多的將之視為 Obama 在重考亞洲策略之後,於第二任期選擇轉向,其實還是長遠策略的延長 (一般好像都以當下在做評論。搞不懂。)。 原因可能是美國在經濟上有求於中國,或者的確感到力不從心,不願與中國長期為敵,或者拉長戰線,先求穩定情勢,也就是採取綏靖、或者說懷柔政策。長期的,從壞的方向去說,美國的強力說和,由於沒有掌握東亞糾結的歷史脈絡,也不願去面對中國現在具侵略性的本質,結果就是盟國只有紛紛離去,投靠中國,或者自立山頭,局勢更加險峻,而美國無能為力。往好的說,由於中國的善體人意,在美國及其盟友的幫助之下,終於體現了現代化的思維,與現代的世界連線,取得雙贏。

看看中國如何看待台灣 ; 習近平以退為進,前一陣子喊話,要求與美國 “共管台灣”,其潛台詞似乎接受了 “台灣地位未定” 的說法。就現階段來說,美國當然無須回應。歸結最後這ㄧ段當然不是 “我田引水” ; 個人依舊不認為中、日有開戰的疑慮,反而是讓其處於ㄧ種不戰不和、彼此對峙略多於交流的狀態,更有利於亞洲傾美勢力的集結,與隨之而來相關各國在經濟上的發展與結合。中國崛起、美國势微 – 如此的敘述過於草率、簡化,也顯然不符現狀。中國本身各方面問題很多,有遠見,更應該善用 “台灣” 的民主能量,不去干涉她的選舉,預設她的前途 ; 這個算法的兩大支柱,一為民進黨的和中姿態,無論中國反應如何。讓 “美國無話說”、”中國沒皮條” – “美國也就有話說”了。與二、更加深入的去改變、提升台灣文化,民間整體環境、所謂公民社會等等的儘速完成 (不容易)。就是讓台灣完成她真正的民主化。台灣 “軟實力” 的最終實現,形成中國要透過成了第三者的美國制約台灣的做法無法產生作用,”配合中國” 失去道德正當性。加總整體東亞與南亞 (目前最弱的就是台灣,其次美國 – 不詳述。) 的武力嚇阻、甚至歐洲的反制,形成中國在政治侵略性上的 “滞漲”,而不是目前走向不明的 “流滞狀態” ,(也就還是圍堵)。透過改造提升後的台灣做先鋒,導引中國走上正常化的道路,這必將有效的實現亞洲終極的 “第五個現代化”,也從而讓世界走上和平穩定、共存共榮的,人類文明新典範的初階境界。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政治雜談.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