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14

霸凌 的 社會

  Vincent Liao1 year ago 中國開放之後,台灣商人憑藉著戰後積累的金錢,去到中國也是大把撒銀子。接續著日本之後的第二波,先進了幾步的高等位階,去到中國,嫖妓, 包二奶。由於比較物價過低,這些台巴子們揮金如土的行徑,其實心態與陳大善人相去不遠。更加滑稽突梯的是,身處官僚封建體制的屋簷下有求於人,性格往往一切兩半。中國開放初期,進入門檻低,大小官員們由於閉關太久,驟然湧進如許具有經濟實力的白相阿木林,台商們往往就接受了超額招待 –  “ 一旦高車肆馬,旗旄導前,騎卒擁後,而夾道之人,相與駢肩累跡,瞻望咨嗟。” 大小金圓寶們感覺一時之間天旋地轉,規格自行自動提昇至財閥級的烏何有境界。戰後新發財的寶相,至此揭露無餘。” 這套東西來自台巴子 ﹔一個不三不四的台巴子小餐廳在開市前就在門口訓話、要員工呼口號。實在說這個東西能激勵多少士氣,完全有問題,倒是很能夠滿足當老闆的統制欲,膚淺至極,非常笑話。台灣本身其實也沒有如此的文化,它的源流來自日本。而即便是元祖的本家日本,今天還搞這些東西,也是很落伍。這一整套的東西,帶來的只有對人性的摧殘,尤其是帶來 “霸凌” 的社會。沒想到中國老闆更擴而大之,做為台灣人,感覺非常抱歉 ﹗對不起這些荳蔻年華的小女生;對不起 ﹗對不起 ﹗ 對不起 ﹗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

清醒 的 迷糊

「獎品很多, 有電視機 電冰箱 洗衣機。我們公司很難得有這麼大的優惠。」 很聳的村姑阿桑, 積極而熱心的勸誘著。 「第一大獎是日本旅遊。可以去日本剃頭一個禮拜。攏免錢 !」 「放心, 車子就在外面, 隨時就轉過來。一個人 400塊 (!?), 機會難得 !」 很聳的村姑阿桑 能言善道, 積極而精力充沛之外顯得如此的自信, 似乎帶點江湖味道, 這樣的江湖味道既不是黑道氣息, 也不能說是打拳賣膏藥, 不過你感知得到, 那是一種無產階級為了生存, 為了朝不保夕的每日三餐, 無暇憂煩, 偶有小確幸點綴, 快樂恐怕也談不上 – 而迸發出來的生命力。令人 “由是感激 效以驅馳” ! 於是你掏出了四百塊, 接過了簽紙, 一打開一翻兩瞪眼。 「拍寫, 先生 (sensei) 金可惜。沒要緊, 下次還有機會。」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

畫 家 二 三 事

學生時代曾經買過一幅抽象畫, 原因除了自己如同 discovery號 遨遊於宇宙的好奇性格之外, 也因為這幅大約 8號的油畫, 店家開價只有 NT$ 100。可憐的這位早期無價抽象畫家記得簽名是姓 wan。以我今日的看法, 在畫藝上, 還是畫得很好。藍色主調, 買了回來拼命揣測, 大概就是以母體顯現的渾沌太初。實情不了解, 就是滿足了自己一點虛榮心之外, “畫作” 作為現代家居的裝飾、一般雜誌、刊物的插畫, 以至烘托整體人類文明進境的現代精神面貌, 寫實派、古典派的畫作, 一般說來顯然是格格不入, 尤其這句話顯然患了倒因為果的毛病 (科科)。 這幅畫, 就如同家父選購的超大幅 葉醉白百駿圖 一般, 早就不知去向。應該是為長年的租屋者取走 ; 子孫不俏, 此其一端, 足為後來者戒。其實 收藏 云云, 尤其過多的種種收藏, 給後來者只有帶來精神負擔, 甚至阻擾了其自身人生世界的開展 ; 或許留錢財最好, 只是, 用家父的話說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