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 家 二 三 事

學生時代曾經買過一幅抽象畫, 原因除了自己如同 discovery號 遨遊於宇宙的好奇性格之外, 也因為這幅大約 8號的油畫, 店家開價只有 NT$ 100。可憐的這位早期無價抽象畫家記得簽名是姓 wan。以我今日的看法, 在畫藝上, 還是畫得很好。藍色主調, 買了回來拼命揣測, 大概就是以母體顯現的渾沌太初。實情不了解, 就是滿足了自己一點虛榮心之外, “畫作” 作為現代家居的裝飾、一般雜誌、刊物的插畫, 以至烘托整體人類文明進境的現代精神面貌, 寫實派、古典派的畫作, 一般說來顯然是格格不入, 尤其這句話顯然患了倒因為果的毛病 (科科)。

這幅畫, 就如同家父選購的超大幅 葉醉白百駿圖 一般, 早就不知去向。應該是為長年的租屋者取走 ; 子孫不俏, 此其一端, 足為後來者戒。其實 收藏 云云, 尤其過多的種種收藏, 給後來者只有帶來精神負擔, 甚至阻擾了其自身人生世界的開展 ; 或許留錢財最好, 只是, 用家父的話說 : 別人沒錢, 你自己一個人有錢有甚麼意思 ?! 如此的左派其來有自, 也由是派生。尤其西方傳統並不鼓勵如此作為, 一般二代目也不存在如此思維, 社會的發展與呈現因此也相當不同。

這次又參觀了 台北美術館。一樓出展的是畫家 梅丁衍 的 尋梅啟事。作為一個自幼的政治傾向者, 對這些創作的意涵其實一目暸然, 非常易解, 可人家的作文說得真是深奧。可惜沒有照相機, 手機也是人家用過的第五六代淘汰貨, 無法貼圖, 政治事務尤其不好多說。現場影視訪談 陸蓉之 的談話 ; 陸蓉之我當然不認識, 曾經到過她家是因由於美麗開朗, 深具馬王堆貴婦氣派的家內友人 于0江 的福氣。當年的年輕少婦丰采依舊, 如今還是一個年青少婦。訪談令人感受到比較另類外省族群的論述, 應該在第三代之後才會有清楚的抉擇吧。這屬於合理的演化, 卻可能緩不濟急。

梅丁衍 在文字上談其個人對兩岸的看法終結於 “人類大愛的和平 (大意)” , 可以看得到外省族群, 尤其是不偏頗向深藍的戰後世代外省族群的迷惘也還是依舊難解。”人類大愛的和平 (大意)” 就我來看, 當然可以是個答案, 卻也更可能是依違兩邊的無解, 甚至是逃避。可惜這次展出沒有觸及 “太陽花民運”。作為一個藝術家, 尤其作為一個前衛的創作者, 這樣的提問應該是饒富興味的。喔, 或者 “不入列” 本身就是一件作品 ?!

二樓展出的是 陳正雄 的畫作。有幾幅蠻喜歡, 可惜還是說不出所以然, 愰了一下, 悻悻然離去。一般人對抽象畫知其美之為美, 主要來自現代的生活情境與公共空間的展現, 比如 “建築”, 應該就受到繪畫相當大的啟發。不瞭解美術教育應該如何才能讓一般民眾得以豋抽象畫之堂奧, 倒是在加拿大從小學就有試畫抽象畫的課。老師是如何作畫前解說, 學童們又如何由此得到薰陶就無法瞭解了。應該去問問看 ?!

知道 李仲生 這位現代主義的畫家已經將近三十年, 源由來自他的一本畫冊, 以及畫冊中的訪談。畫當然是看不懂, 只覺得這位現代派的畫家, 應該就是台灣現代派畫家的開基祖, 有別於早期一般本省掛的野獸派。幾年前返台, 看到台北美術館外的人行道, 以大理石羅列了台灣的代表畫家簡介, 可偏偏就是找不到 李仲生 的大理石碑。不做過多的揣測。頗不以為然, 好生憤慨了一番。

在士林的 胡思二手書店 櫥窗, 看到了兩三冊 “非賣品” 的平裝本 文星叢刊, 心中不盡莞爾 (科科科)。另外翻了一些畫冊, 每本都開價 500元上下, 心中不盡懊悔以前的四處送人。人窮志短 馬瘦毛長 ; 這種人不窮 要叫誰窮 (科科科科) 。在其中一本畫冊, 看到了 李仲生 所寫的文章。一冊 500元實在太貴, 尤其遠看似朵花 近看似烏鴉 原來是風景 哎呀我的媽 的抽象畫 實在興趣缺缺。在拘促一角聊備一格的咖啡雅座坐了下來, 要了一杯50元深具人文氣息的咖啡, 徐徐展頁開讀, 為之觸動, 於是伸紙提筆抄了下來, 轉載如下 :

李 仲 生 : 畫你沒畫過的畫 想你沒想過的問題

媒材的變換, 尺寸大小 橫直倒反。媒材的隨機性 技巧的錯置 打亂傳統的慣性與手法 由不得我跟著感覺走 興之所至, 化不可能為可能, 創新的層面從沒有的視覺經驗。只要通得過自己的眼睛, 放行揮灑, 全新的畫面就出現了 ! 不斷突破 勇於挑戰, 全力探索任何的可能性, 撞擊出一波波新的意念, 新的世界, 延生出更豐富層次的抽象繪畫。

非秩序的秩序, 純粹的不純粹, 張力與壓力的辯證關係, 動與靜, 簡與繁, 東方畫法式的抽象形式, 冷抽象 熱抽象, 全一口吞下, 也全部消化, 或沒有消化的吐在畫 抽象繪畫風格豐富多貌, 目不暇給, 眾音交響下達到一種境界。超越的境界。絕妙的境地。出神入化 出人意料千變萬化 遊刃有餘。

我攤開畫布, 執意彩繪的當下, 那是一種行為過程, 是一種運動, 一種演繹, 什麼時候停筆 ? 或再往前走, 這時完全是感覺, 直覺地投入。

相信視覺, 當停就停, 偶發性的效果稍縱即逝, 畫過了頭, 原始的拙趣與感覺就沒了。這個過程是激情的最高峰 ; 瘋狂, 也渾然天成, 一種忘我的境界。

畫面上也許出現的是無確定性的主題, 沒有內容, 也看不到鮮明的形象與特定的面貌、色彩、點、線、面、構成就交給主觀的感官去神遊了。想像力自由馳聘, 蒼穹碧海, 或山或水, 體察內在感受而生成的情愫, 放大、放遠、漸舒展, 讓知性轉化, 畫面延伸於無盡無垠 —

聯想 揮筆成為一種視覺的愉悅, 在冥想與獨白間又帶入了哲學 美學 詩意的探討。抽象藝術的深廣、高遠、不可測、無盡意。掌握表現的語言或符號, 恰當地表達, 及涵攝更多的當代藝術觀念於其中, 偶而捕捉到超越的模式, 募然驚艷於似有神來之筆 終至渾然天成。

http://lizhongsheng.findart.com.cn/zixun/332981.html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文摘隨筆.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