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14

偏執 與 焦慮

前前後後買了幾塊做舊的玉石, 時而掏出口袋拿在手中盤弄, 如同打轉的兩顆鐵球, 這是玩玉石的朋友的雅興。尤其當心中煩悶或焦躁的時候, 隨著注意力的稍稍轉移至石頭, 往往就有著分憂解勞的作用。現在市面上販售的, 一般都是做舊的新玉石, 可以以合適一般人的價格取得, 是相當實惠的消閒聖品。將一塊掌中大小的玉石放在手中, 前後打轉 , 這叫做 “盤”。依照玉石的質地, 愈盤愈亮, 也是暇時無事時的免料清玩。有時心情輕鬆櫻櫻美代子, 拿出來把玩一番, 盤時就必須好整以暇, 不疾不徐, 玉石於是愈加明亮而華美。只是有時過於專注, 再三翻轉, 盤之又盤, 又往往為了追求其光亮, 越盤越煩, 越煩越急, 形成偏執, 進入焦躁狀態。“玉石” 於是成了偏執與焦慮的塊壘, 憤恨起來不免想揚手飛擲, 猛然摔向地面, 給它來個空中開花碎石萬塊, 這就愈益反損, 得不償失了。 英國大文豪 培根 將導致人們偏執與焦慮的錯誤思考列出了四大原因 : 1. 直覺的錯誤 – 就是將自己的感覺當成了真理。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政治雜談,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

音 樂 會

年輕時偶有參與的音樂會, 在三十多年後的上個月, 再次地回到了自己的生活。雖然由於曲目的緣故, 就只有那麼一次, 也相當滿足了自己懷念而消逝已久的歲月。當然, 中文標題也十足的吸引了自己前衛的性格 -「 致帕格尼尼 槍桿下的音樂花朵」。 睽違多年的音樂廳已經不是國父紀念館的大型音樂廳, 而是在中正紀念堂的國家音樂廳。場面小了一些, 卻有著某種同人感, 而顯得溫馨。座席過多, 往往不是顯得冷清, 就是人馬雜沓如同大拜拜。 三十多年了, 年輕的一輩真是代有才人, 可以感覺到在台灣經濟高成長時代長大的年輕一輩應該是何等的幸福。雖然音樂做為文化一環, 深入社會肌理的人文, 與社會階級, 尤其是經濟階級 , 應該是無關的,正如同台語歌曲, 完整的彰顯了台灣的內在意涵, 令人吟詠,傳唱, 代代相傳, 也愈加增益其華, 日有創新。 早期西方的音樂裡, 除了古樂, 一般與宗教有著深厚的關係。吉普賽人的樂曲就顯得悲涼, 甚至時而有詭異的情緒呈現, 是直接令人感受政治衝擊的樂曲。或許就是前蘇聯, 自沙皇時代開始的音樂吧 !?「致帕格尼尼 槍桿下的音樂花朵」介紹的幾位作曲家就飽受極權統治的禍害, 四散逃亡。哀傷痛苦的敘述, 往往令人忘記了斯拉夫民族浪漫的一面。儘管如此的樂曲更加濃烈、深刻, 生命 得到了更低沉的描述,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