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 花

再次聽到 “插花要插在前頭” 這個說法, 讓我時光倒轉, 一下子回到了三十多年前的一件交易。當那位老兄用一種教導的口氣說出了這個學問之後, 就知道自已實在不是一塊做生意的料。在之後的經驗, 了解到這些說法以種種的形式, 在台灣的買賣業相當普遍的存在, 而ㄧ般的讚詞就是 “很會做生意 !”。純以做生意來說, 去翻翻 “官場現形記” 等等中國古典小說, 就知道這類東西原本就屬於中華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 甚至可以延伸至來自西方習俗的 “給小費”。先給了, 之後的服務就更加周到, 慷老闆之慨, 甚至多給你一些加料, 這就等同 期約賄絡。由於場面太小, 遠不及於 “前金後謝”, 其實性質並無不同。倒是送者大方, 受者實惠, 在傳承上稱得上其來有自 ; 對不可雕之朽木自己滿肚子的不合時宜, 除了深自怨歎之外, 更覺羞澀難以自抑。

從友人處聽來這麼一個評其千金的說法 :「不是很精光。」 如此一位輕盈秀麗、體態端莊的小姐, 經 “不精光” 一詞形容之後, 竟然真顯得有點魯鈍了起來。問其故, 這位朋友的說法令我大感不可思議, 比較像是在耍寶。有一次她撿到三千塊錢, 為父的問她, 那你怎麼處裡 ? 「交到警察局去了。」本來這沒有什麼不對, 只是 “如此單純在這個社會很容易受騙” – 這是友人的邏輯。如此顛倒黑白的說法, 詳加探討倒是不無道理。什麼樣的社會就是適合什麼樣的邏輯, 這個道理就如同在官僚體制裡的官僚, 往往就會耍些小奸小壞 ; 出了幾個因霸氣而成功的人物的社會, 霸氣就儼然成了顯學, 是一樣的道理。其中隱藏不平等、非公義的競爭, 一般並不容易察覺, 甚至由於耳濡目染, 成了一種文化。人人頭削尖尖, 有所斬獲, 洋洋自得, 善良成了號呆, 誠實成了傻瓜, 聰明的從善如流, 有辦法的, 就成了中國社會獨有的 “怪咖” 大師。

比如 施明德、李敖等類大師級人物 ; 從這些人物的身上,我們除了看得到譁眾取寵、好大喜功, 或者鬥爭惡德之外,實在學不到東西 ﹔身為 大師,應該讓人看到做為大師應有的某種典範,或者人格景仰, 可惜在這類人身上,我們找不著。我們看得到的就只是一種溢出常軌的,似乎特多出產於中國的 “ 怪咖 ”,而如此 “怪咖” 型的人物,不但提供了中國一般庶民一種 “景仰” 的對象與價值,也提供、形朔了部份中國人出格亂搞,甚至違法亂紀的合情理由,社會不靖,法治不彰,其實也就由此而來。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文摘隨筆.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