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 國 的 意 義

>>> 先生的祖籍是哪裡 ? <<<

現在碰到中國人, 最常有的就是這個問題。回答不出來, 是因為心無定見。其實答案很簡單, 那就是台灣。不說原住民與來台數代的本省人, 身分證與戶口名簿的籍貫欄, 早就取消了中國各省籍貫的登載。只是台灣人的 identity, 尚未確立。您對這個問題或許已經有定見, 而且其實思考混亂, 在中華民國與台灣, 或者, 在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 之間, 亂八七糟, 搞不清楚狀況, 建議還是要選擇一樣 – 台灣。那將會是主流。必須如此的原因其實也很簡單 – 自己的家園、山河, 只有自已才會疼惜。

族群和諧當然很好, 其實在現階段, 這四個字, 政治語言的成分還是很大。加上本土藍等等, 很複雜也很當然。明年大選是一關, 此關未過待下關。可能的話。大家繼續虛情假意, 畫虎爛。直到真能轉型正義, 而且轉型正義成功, 成功而還能步上正軌。

當兩蔣過世, 尤其中國崛起之後, 有的爸爸贊成中華民國, 也開始有的爸爸贊成中華人民共和國。大部份的爸爸則是左衝右突, 找不到(撒冇)寮(俗做 貓的台語音)仔門。如此混亂, 所以更加強了了 “做台灣人的悲哀”, 這是現實。

李登輝談的是台灣的歷史脈絡 ; 本省人生於終戰前的長輩, 尤其是在台北市吧, 每當日軍在前線告捷, 這些長輩們都要到總督府前揮舞日本國旗, 高呼萬歲。 在終戰之前, 台灣人的確就是日本人, 就如同兩蔣時代, 外省爸爸們都贊成中華民國, 戰後嬰兒潮世代也都自認自己是中國人。兩蔣之後多了一個 中華人民共和國, 這時的台灣成了三國志集於一身, 國族認同混亂, 亂七八糟。這種狀態本省人亦同。

其實亂七八糟, 問題只在一個 “政治混淆”, 它一定存在, 不用逃避。這個過程雖然痛苦, 卻是好事情 ; 它讓轉變先有了舖墊, 有了消化, 一切消長 轉變 有跡可循 慢慢形成歷史軌跡 。或許李登輝在暂時之間可以不要去提這些事情, 可是 “戰後七十年” 是一件大事, 話不說清楚不行。”勇敢” 是很要緊的, 否則從戰後一開始就甚麼都不敢說, 就談不上之後的政治抗爭、黨外集結, 更談不上之後邁向民主化的遙遠路途了。

雙城論壇的會前協商, 柯p的先遣代表一定是向對方說 : 柯p 是個亞斯伯格症的患者, 思維怪異、行事不同於常人, 希望能夠比照柯p參加韓國世大運的閉幕典禮一樣, 大家穿輕鬆點, 不穿西裝, 不打領帶。沒想到的是, 到了正式會面, 柯p竟然穿來了運動鞋。如此 “足下風雲”, 讓上海方面顯得高文化, 柯p顯得低文化, 有失待客之道, 此後應該隨時備好五指外漏的夾角涼鞋, 以應付不時之需。

更令人意外的是, 柯p竟不期然而遇見了國台辦人員, 並且抱怨 : 是大陸把台灣趕出中國、把台灣丟掉,現在叫人家自己回來 (都是你都是你) 。國台辦人員一聽, 如此說來倒真是個皇民沒錯。可惜的是期待此兄還在八年之後, 此後著實應該好生對待。

柯p滿腹幽怨的皇民說固然是個事實, 倒是李登輝大張旗鼓地以日本人自居, 與郝柏村的皇民說有遙相呼應之勢。三方說法同曲異工, 情狀顯得詭異, 尤其日前郝柏村爭對日抗戰正朔, 以我中朝江山穩固, 終究時間在我一方, 大可耐心等候。上回馬桶在終場出了匪諜事件皮漏, 讓馬習會功虧一簣, 等待柯p執政雖然尚有八年, 江山定計, 運籌帷幄, 連太老, 馬不成材, 有個柯p值得期待, 算是不幸中之大幸了。

個人認為, 台灣由於四百年的歷史複雜, “轉型正義” 其中重要的工作之一, 就是讓每一個歷史階段的一切都回歸原點。真實的基礎與踏實的步伐, 即便一時之間引發不快, 也應該勇敢進行。問題在於這樣的轉型正義是否被正確執行, 尤其轉型正義之後, 所有的政治施為都能走上健康、正常的軌道。其實放眼天下, 世界每個國家, 在政治層面都各自有本難念的經。這本經, 國家越落後, 越不容易處理。拿歐美與亞洲比較, 再拿比中東好一些的亞洲與非洲比較, 其實文明序列就相當清楚。尤其加上經濟的必然變動, 實情更為複雜。民主進程之中, 人們不快的感覺相當合理, 也相當庶民。人們對陌生的 “新生事物” 不但有距離, 而且更多的是產生因於變動所帶來的 “不舒服感”, 與 “不確定感”, 這就是一般民眾的感覺。也是為甚麼台灣民眾大多數選擇 “維持現狀” 的原因, 即便這個現狀其實不但變動不居, 而且是在走向 “台獨” 的方向。這個現象不只國內如此, 其實國外對這個走向也日漸不做聲。統派政黨, 以 “維持現狀” 防範台獨 ; 獨派政黨以 “維持現狀” 應付國際壓力。其實台灣最大的解毒劑, 最根源的原因在於中國對 “中華文化” 的頑強堅持。即便這個中華文化早已不知所云, 甚至純粹就成了治術工具也 “毫無所覺”。至於有其他族群因不求甚解而感到傷害, 沒關係, 在明年大選之後再論述補足就好。我對蔡英文有信心, 也認為他會當選 ; 我對台灣一般民眾的善良, 也有信心, 不會追殺。雖然往往也蠻愚昧。”台灣論述” 的強項在於 “有層次”, 讓台灣 “整體政略” 顯得有彈性。這是中國不容易應付台灣的原因之一。

過去因為種種原因離開了台灣的, 由於台灣的終將 “轉變”, 與對 “祖國” 的失望, 終將從魔鏡之中一個一個回魂。祖國 !? 愛國 !? 其實在一個正常的國家, 這類名詞往往相當多餘, 尤其是來自 “政府”, 以或明或暗, 各種方式的鼓動, 就要注意這個政府大概甚麼地方出大問題了。

( 原載 王立第二戰研所 寸土不讓的誤算 留言)
http://blog.yam.com/eoiss/article/99701305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政治雜談, 文摘隨筆.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