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15

台 灣 大 王

香蕉大王、洋菇大王、蘆筍大王、聖誕大王、雨傘大王、紡織大王、成衣大王、鏍絲大王、雜貨大王、皮鞋大王、熱水瓶大王、電扇大王、電腦大王、面板大王、筆電大王、手機大王、 ….. 等等等大王。 – – – – 現代的年輕人應該無法瞭解上面這幾個 “大王” 代表著甚麼意義 ; 其實這也難怪, 因為時日已經過於久遠, 尤其香蕉大王、洋菇大王、蘆筍大王, 更是屬於農產品外銷的時代。那時的台灣, 用現代用語來說就是 – 世界工廠。 個人年青時, 曾經就職於罐頭外銷的公司, 每天早晨一到公司, 就是拿來上面記載著國外客戶詢價, 或訂貨的 telex 信件。將詢價, 或訂貨的物品與數量一一註明之後, 拿出各種罐頭製造的公會名冊, 開始打電話詢價, 或訂貨。詢價完畢後, 將單價、數量、交貨期等, 於下班前, 由美麗的小姐(思想起)打成 telex 送出, 等待隔日的回音。農產品外銷之後就進入了雨傘、皮鞋、電風扇、組合家具、金屬製品, 等輕工業產品外銷的時代。台中地區由於日治時代傳下了機械工業的基礎, 更成為了台灣工作母機的製造重鎮。 從台灣以往幾十年的經驗來看, 產品的出口, 主要還是以美國為大宗。亞洲四小龍之中無論人口、幅員、工業發展條件來看,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文摘隨筆 | 3 Comments

焦點對話:巴黎血腥恐襲,西方開放理念被挑戰?

http://www.taiwanus.net/news/press/2015/201511211427571009.htm

Posted in 政治雜談 | Leave a comment

孔傑榮 :兩岸高峰會談的長遠影響

http://ajin2050.blogspot.ca/2015/11/blog-post_90.html?showComment=1447947513759#c4550169074467593719 其實 中國國民黨 與 中國共產黨是一樣的東西。在這樣的體制底下, 任何 “在野黨” , 都只可能/只可以 是作為 “陪襯” 的角色而已。現在中國的民主, 就是孔傑榮所說的 “一個可行的民主體系” 的極大化. 他能發展出甚麼真正具有民主意義的內容是很有問題。 ” 台灣在過去一代完成的巨大進步也有所了解,特別是,美國人至少應當意識到,一個華人的政治法律文化制度有能力發展出一個可行的民主體系” – 在 歷史糾葛, 美國/中國 對台灣選舉, …. , 等等等的 干預/奮戰 之下, 很難理解這句話的邏輯到底是如何形成的。 其實, 面對中國的崛起, 孔傑榮對西方文化幾百年才發展出來的民主是心虛了。或者他已經 承認/理解 到, 不同的 文明/文化 是必須予以尊重, 而不應該說三道四的。然而他又認為 : ”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政治雜談 | Leave a comment

吳戈:南海問題為何成為中美矛盾?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51112-opinion-south-china-sea-conflicts-usa-china-wuge/ 美國驅逐艦大張旗鼓單刀直入,南海局勢瞬間充滿戲劇性。中國官方雖將此定性為「非法進入」和「嚴重的政治挑釁」,指責美方在「南海航行自由並無問題」的情況下師出無名,卻不提美國「航行自由行動」其實針對的是任何國家過度的海洋權益主張,只是在事後使用「有關島礁鄰近海域」的提法,未敢強調這些人工島依法不應擁有的「領海」。 南海竟成中美矛盾? “長遠來說中國要源源不斷花錢討好東盟,也並未解決問題,反而再次突出了南海問題只能置於地區和國際大格局下博弈的根本特點。” 對美國來說,依靠「人工島不應擁有領海」比援引軍艦(在他國領海的)「無害通過權」有力也有利得多,後者等於承認這些島礁有領海,而且中國單方不承認這種「無害通過權」。既無領海則談不上入侵,這又使中國對此舉「威脅中國主權和安全」的指控缺乏支撐。 由於實力懸殊和內外困難,中國將外交反應控制在「強烈不滿」。即使面對美國將繼續隨時在南海自由航行的言論,也只能一面表達「堅強決心」、發出「堅決應對」、採取「一切措施」「履行職能使命」的警告,一面釋放善意。 當然,雖然「羅斯福」號航母10月31日就宣布目的地是美國本土,令還在借近日國內一些將領和專家的口頭強硬拼命挽回面子的中國媒體坐失「美國航母被嚇走」的翻盤良機,但11月4日五角大樓也表示美國防長登上途經南海的該航母只是湊巧,明顯將對中國的緊逼暫告一段落。 有趣的是,這一頭美國強調在南海不尊重國際准則單獨行動就將被孤立,那一頭中國卻成功阻止東盟防長擴大會議將南海之爭寫入聯合宣言。而習近平訪越雖然也遇到對方民族主義雜音,卻通過避談南海,同時大秀與越共的意識形態親密,給美國好看。 這當然使中國扳回幾分,但即使東盟在中國利誘之下分化,相關聲索國就此擱置南海之爭也不現實,因而長遠來說中國既要源源不斷花錢討好東盟,而且也並未解決問題,反而再次突出了南海問題只能置於地區和國際大格局下博弈的根本特點。也只有在這種大格局下,中國在南海問題上的癥結才會清晰暴露出來。 中國的基本立場及其困境 “中國總是將美國「亞太再平衡」戰略歸因於「不能接受中國崛起」,其實美國加大干預不無中國的行動開始挑戰地區秩序的原因。” 中國在南海問題上的首要問題,在於將一處利益爭奪先利用為給當政者進補急需的合法性和支持率的政治工具,再無限升格為國家事務核心和民族情感根本寄託。在民族主義情緒暴漲之中,全社會形成此類言論不光必須「政治正確」,還必須「民族正確」的高壓,使政策制訂喪失冷靜和客觀。 最嚴重的表現是國際法等領域的專業人員面對高層的無知集體失聲,而相當一批知識結構或治學態度大成問題的所謂專家靠在南海問題上堅持「正確立場」終日嘩眾取寵,既煽動民族狂熱謀利,又討好高層上位。而底層公眾也從這些狂熱中獲得歸屬感和認同感。共振之下,全社會完全陷入痴迷和癲狂,問題已成內憂而非外患。 包括大國和歷史優越感,民族虛榮心,地緣和經濟利益,執政黨的「三觀」、基本外交遺產和成就飢渴,官僚政治的保守性,以及國內政治需要與社會狂熱情緒之間的騎虎之勢在內,一系列因素塑造出中國在南海問題上的基本立場。不妨可以這樣通俗地概括:南海自古以來就是我的,我多少年看都沒顧得上去看看,也是我的;別的國際規則我不管,「自古以來」就是最大的國際規則;我研究發現歷史證據只有我的全是真的,別人的全是假的;1947年划的「九段線」是什麼性質不重要,你們不承認也不重要,關鍵是它與歷史權利一起證明線內所有島礁都是我的;我只跟搶佔我領土的人談判解決,與所有外人無關;談判的前提是對方承認這些島礁自古以來就是我的,這樣或許可能讓出一點利益,但這個前提我內部掌握,對外不宣揚。 顯然,因為完整的國際規則並不止這些,以及諸多「外人」的關注和干預,南海問題不光無法按中國唯一認可的雙邊談判方式解決,還不可避免地國際化了。 僵局之下,恰逢新領導人狂飆突進,中國開始在南海問題上密集出擊,並很快從主權宣示為主走向積極改變現狀和爭奪實控權,直至大規模建造人工島卻全然不問其法律性質,也毫不掩飾軍事野心。其背後的信條顯然是既成事實和叢林法則,安全保險則是相信自身軍力優勢和有限的懲罰式軍事打擊模式能制止對手的強烈反應。 這一系列冒險忽略的是:「域外大國」從來不是道義就能趕走的;中國總是將美國「亞太再平衡」戰略歸因於「不能接受中國崛起」,其實美國加大干預不無中國的行動開始挑戰地區秩序的原因。東海防空識別區與美日安保條約適用釣魚島,黃岩島的行動、大規模造島與美艦的航行自由行動之間,都有直接關係。 最混亂的是,中國民族主義狂熱的進攻性遠超官方實際掌握的分寸許多倍,豈止對地區秩序,對美國主導的全球秩序也全面暴露野心,為官方引來一波又一波現實壓力。而這些人群被灌輸的中國實力其實誇大太多,對這一現實,官方卻不敢戳破。有司也不時增信釋疑,無奈西方從來搞不懂「究竟誰代表中國」。 於是,當美軍憑藉比中國強得多的軍力來強調規則,中國才發現自己既缺乏實力也缺乏規則,甚至在道義上都未能指控對方「入侵」,只能一面硬挺已鬆弛下垂的主權依據,一面試圖重塑「只要航運沒被切斷,域外國家軍艦就沒有理由進南海」等蒼白的道義防線。 中美矛盾在南海的癥結 “在無力也不應當發起爭霸戰爭的前提下,中國連現有規則也拒絕融入,另起爐灶又空洞虛誇、乏善可陳,談何領導新規則和新秩序?” 古代,南海只是中原王朝偶有觸及卻遠無意也無力收穫的地理財富;近代,它是中國文明衰落過程中被完全遺忘的邊緣殘夢;現代,它被逐漸認識的價值仍長期拋荒於大陸上激烈的內戰、冷戰和左亂之中。當周邊其他國家對這些價值搶先一步時,中國已然無力回天。然而,在中國財力軍力初興,大國激情難抑時,它突然成了中國僅有的幾個可望一展雄風的焦點之一,志在必得,焦灼不安。 然而,現行國際秩序並未給中國圓夢留下多少空間,南海也是周邊各國大小利益所寄,是大國利益(不只美國,蘇聯也眷戀溫暖的海洋)和地區秩序的交匯點。中國的慾望不管壓抑了多久,也只能既從現行國際秩序的規則中,也從大國實力博弈中尋找機會。如此艱巨的挑戰,首先當尊重並立足現實,可惜中國恰恰在這一點上再失理智。 今日中國言必稱海權,但大量混亂的海權宏論仍以中國長期被欺辱、被侵略的悲情國史為基點,衍生出要血恨、要補償的道義優越感,要獨吞、要佔盡的自私和虛榮,絕不讓步、不妥協的死要面子心理,以及誰讓步、誰置疑就是漢奸的內部專制輿論,骨子裏充滿傳統天朝上國心態、屬土獨佔和行政管制至上的陸權觀念卻不自知。這種完全與世界海洋利益現狀和走向相悖的思想,自然處理不好對待現行規則和秩序的態度。 作為一個遲到者,中國錯過了武力開疆的時代,國內卻有相當一股情緒對殖民、霸權和帝國情有獨鍾,甚至將其等同於海權,並轉化為一種復興世界頭號帝國的野心。而對美國霸權持續至今的抨擊又暗示著「美國做得,憑什麼我做不得」的不平,特別是美國的規則不無漏洞,比如至今不簽署《聯合國海洋法公約》。 可見,如何看美國幾乎成了中國處世的出發點,這正是中國主流意識形態倒退最嚴重的領域。美國當然有其私利,但美國所維護的國際規則並不能全歸為其私利,中國破壞這種規則和與美國爭奪各自私利也並非一回事;美國維護規則憑藉的並非「霸權」,規則的塑造要靠實力,但實力遠不止武力,實力的上升也必須順應規則,即使是霸主也不是為所欲為,領導地位的另一面就是承擔責任;美國在規則體系中的優勢體現出一種對世界普遍具有借鑒意義的價值觀和活力,包括中國在內的各國實際上從中享受到大量好處,國內有的場合或部分人士對此其實艷羨不已;即使將防止領導地位被超越和替代視為美國私利,所有有此企圖而未成功的國家恐怕更多還是因為自身不力而不是被美國陰謀阻撓;正如美國當年一樣,真正代表人類未來的新興力量要脫穎而出,陰謀壓制不了;否認普世,強調自成一體未嘗不可,但如果超越不成就靠控訴被壓制而刺激反美情緒,其實完全可能是因為某種私利而必須借對抗獲利。 美國不簽署《公約》當然是其軟肋,但中國據此抗辯所有對自己的指控也太過簡單。世界秩序不只是《公約》,自由航行既是所有海洋強國立國之本,也是世界近幾個世紀得以加速發展的基本條件之一,如果海洋變為諸侯割據,等於倒轉歷史。 中國一面欲借全球貿易和軍力全球到達之利初嘗海權,不敢挑戰航行自由,一面不停地攪「九段線」和人工島等渾水,企圖獨佔和控制一個多方利益交匯又幾乎封閉的邊緣海;對仍在完善之中的海洋規則,中國既需要和利用《公約》的國際海底制度等有利部分,又對其領海無害通過權和海洋法法庭等根本制度加以拒絕和保留;在與實力相差很遠的越南、菲律賓等國的博弈中,中國往往只看到其背後美國的介入,卻無視國際規則體系和世界輿論的因素。 這些,都足見中國的思維錯亂。在無力也不應當發起爭霸戰爭的前提下,中國連現有規則也拒絕融入,另起爐灶又空洞虛誇、乏善可陳,談何領導新規則和新秩序?即使從自利的角度說,經營公司也要立足現實、講成本,只爭取可能得到的利益,而中國在國家層面卻以面子為最高利益,其結果是連理性行事也做不到,自然也就得不到利益。 目前,中國解決國內困局、爭奪局部海洋利益、尋求「一帶一路」等更大利益格局等目標之間顯然相互掣肘,在南海停止和減少不理性舉動大有必要。然而最大困難還是民族主義這個燙手山芋。受此影響,仍有不少人主張一面強化南海軍事基礎建設,一面又管控局勢,背後無非幻想以非對稱游擊戰思想與美周旋,最終(憑實力甚至武力)解決南海問題。這顯然既忘了歷史條件——毛澤東所謂「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前提是對世界規則視若無睹,以攪亂世界秩序為己任,同時這也沒有汲取眼前的基本教訓——一口氣狂抽幾十年的砂土量,不惜將脆弱的海底生態毀於一旦,建成一堆所謂的「島」後正得意洋洋,美艦一次航行就揭穿了它們在國際規則中連領海都不該有的殘酷現實。 其實,就算在領土主權問題上,中國的肚量大得驚人。官方的《環球時報》就不斷用「莫用翻舊賬否定今天的中俄關係」來勸導國人忘記那幾百萬平方公里的沃土;在美國壓力下,與剛剛猖狂反華的越南突擊拉關係也不在話下,而國內輿論依然盡在掌控。 好友閻兄有詩為證:前日東瀛衣帶水,昨日反目便成讎。越南亡我心不休,轉瞬同志惟好友。棄蘇就美如禿鶖,棄美就俄如鯉游…… 既如此,南海真的是問題嗎? (吳戈,國際關係、軍事問題評論員)

Posted in 網文精選,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

打擊台灣民主的馬習會

想知道的是蔡英文當選後如何反制。台灣走向民主, 當年李扁的做法, 都不是如一般思考的國際法則。尤其國際環境已經相當不同。 中國倔起之後, 在國內採取了一切推倒重來, 並且不分珠玉、糟粕, 一律大量引進, 令其做物競天擇的自然淘汰。在國際上, 更早就有在台中國人士發出重新由中國人 “制定規則” 的呼聲。從這幾年中國在東亞, 與最近南海的舉措, 就相當清楚的體現了這些思維, 儘管由這些思維展現出來的情勢, 不說是否違反了國際法, 甚至很確實的與周邊各國產生了利益的衝突, 以至國土的紛爭 。 在國際規則被選擇性打破的背景之下, 作為一個無論稱之為 ROC or TAIWAN, 主權不被國際承認的民主政體, 對本身原本就違背民意的國際交往如 “馬習會” 然, 做過多的蕭規曹隨, 就顯得食古不化, 不知變通了。比如 “衛生組織” ; 我們參加了一些大大小小國際組織的外圍, 也勉力維持著越來越少的如無似有, 沒有我看關係也不大的國際邦交, 心餘力拙, 搞的民眾人心惶惶, 一有風吹草動, 則更是如喪考妣, 很不值得。其實在對台灣來說無三小路用的國際場域,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政治雜談 | Leave a comment

日本未來的走向

王立第二戰研所 ( 不知道寫甚麼 找 “我的朋友胡適之” 專家老王代班 ) 賺錢有術、性命要顧,小孩都在美加念書辦移民,台灣人實在別想太多,以為人家真的很想打仗。 毫不意外,日本國會通過了安保法,從現在起可以對自衛隊的運用做出更大的詮釋。筆者之前有兩篇提到東亞問題過,就說過這是既定行程,所以並不意外,至於台灣媒體在那邊說日本有龐大的反對聲浪… 坦白說,大部分日本人應該是無感,去抗議的人真的假的有那麼多?根據一些住在日本的朋友描述,其實也不過是還好,跟國會裡面反對議員的比例來看,差別真是不小。 木已成舟,我們也不用在那邊想太多,現在要來討論的是日本的走向。當然,這一定要先推測,美國的西太平洋戰略到底有何變化,或者說全球戰略思維是否有改變。這其實是很複雜的,但這篇不需要講到幾萬字,筆者個人簡略的推測與解釋一下。 談論戰略問題,尤其是整個區域的變化,一定要有一個脈絡在。美國歷史上對於海外行動,民意的走向都是一張一弛,從九一一後小布希的對外積極用兵,介入地緣政治的改變,到奧巴馬上台後的內政優先與撤軍,週期大概都是一個世代。也就是奧巴馬起頭的內縮並未結束,美國還是會逐漸地把軍力撤回,儘量減少海外軍事開銷。 奧巴馬的舉動老實說很蠢,但美國民意顯然相當支持,也認為海外行動是該結束,中東會搞到今天遍地烽火,美國這種沒坐下二十年就走的政策是一大主因。但問題已經造成了,現在談這也沒用,重點是美國還沒有遭遇到如九一一的重大事件,目前的國際大事在美國人的角度來看,都算是他國事務,不值得美國人花太多心力。也就是說,在沒有其他狀況發生的前提下,下任總統一樣會採取相同的做法,在表面上要緩慢的把美國投射海外的軍力降低,減少軍事開支。 但是民眾如此想,不代表美國的菁英也一樣,奧巴馬撤退的速度太快,留下很大的權力真空,這當然是災難。美國其他的政治菁英,也知道這作法長期來說傷害美國威信與利益極大,所以必須做保險,只是根據場合與時間,成效不一。在中東,介入的時間不久,地緣政治改變還沒開始就結束,扶植的政權當然是沒有啥屁用,但這在東亞是完全不同的事情。 美國並不是只有在中東撤出,大家都知道奧巴馬想要把軍費省下,把精力投注在內政上,但在中國多次高舉民族主義,刻意的反日作為,在安倍政權上台後,很明顯的國策有巨大轉變。美國的菁英當然不希望日本解禁非戰憲法,但奧巴馬政府似乎認為,只要可以減少東亞駐軍,這些都是可以讓步的。就以結果論來說,奧巴馬政府沒辦法在任內完成撤軍東亞,實際上也不可能,日本也不願意。但階段性的作為有達成,日本則是在妥協下,先讓自衛隊的行動自由化再說。 由於下任總統,就目前看起來,若是共和黨上任則會減緩這個奧巴馬造成的趨勢,即便是民主黨的希拉蕊,依照他過去的作風,也不會延續奧巴馬政策。簡單說,筆者認為在十年內,除非有極重大的狀況,日本的自衛隊行動大概就是目前安保法修正後的程度。 其實,依照美國民意的歷史,今天東亞發生戰事,介入意願並不會很高。讓日本的自衛隊有一定程度的行動自由,對美國是好事,可以省下很多麻煩。而事實上因為美日安保條約,日本根本就是被美國綁在一起,實質上就是一個小美軍,透過這次安保法修正,日本的政治高層也可以逐漸實現國家正常化的願望,又不至於讓美國袖手不管,何樂而不為? 回到這篇的主題,日本未來的走向會如何?坦白說,目前的局勢,表面上看來不像,但就文化上來看則是很像,像極了百多年前,大清國與日本帝國開戰前的局勢。當年的大清國,經過自強運動三十年有成,斥資建立的艦隊在東亞稱霸,不管是英、美、法、俄等列強,在東亞的棋盤博弈上,必須把大清納入其中。 同時間的日本,受到自強運動的刺激,有極大的威脅感。明治維新後的日本逐漸工業化,極重視海上生命線的安全。同時間的大清國,在經濟上是日本的數倍,又建立了一支噸位稱霸東亞的艦隊,而且隨著軍事力的強化,大清國外交態度日趨強硬,在朝鮮半島根本就是帝國主義行為。日本的菁英怎麼做?答案是建立一支艦隊對抗。之後的歷史我們都知道,日本在這場東亞霸權的爭奪上勝利,更在之後的日俄戰爭中,取得了在東亞海域近乎獨霸的地位。 為何說很像,今天的中國國勢逐漸強大,上海市的繁華如同百年前上海榮景,海軍實力也逐步建立起來,如同大清國購買了萬噸鐵甲戰艦,把整個日本危機意識激出來一樣,今日的中國購買了航空母艦,同樣的刺激日本對自身海上生命線的危機感。而且幾乎一模一樣的是,中國對於東亞海域的權力慾望直線上升,在南海與台海的行為就是帝國主義。 別以為兩者不一樣,一百多年前大清國與日本帝國開戰前夕,大清早就用自己的海軍對其他小國進行示威,介入周邊國家內政,強硬的主張各種權利,已經是標準的帝國主義。今天的中國哪裡不一樣? 不用在那邊大談和平崛起,中國現在的實際作為,堅持統一台灣,要求南海海域全部主權,甚至進一步希望能在西太平洋分一杯羹。請問,從日本的角度來看,真的給中國達成,海上能源與貿易線幾乎被中國控制還得了,乾脆投降算了。從前的日本,選擇的是跟大清國拚了,今天的日本也絕對不會坐以待斃,更不要提今天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在海軍強度上的比例,遠不能與過去大清國相論提。 日本勢必會介入台灣海峽,然後是南海海域,西太平洋本就與美國有共同防禦的慣例,倒是不用再深化。但因為日本的非戰憲法,所以自衛隊並不會主動的介入,但會跟在美軍的背後行動,說個極端點的狀況,兩艘美軍軍艦,執行必要任務,日本海自配合派出了一支艦隊,這也不是不可能。 除非中國今天縮回去,不然日本已經不可能接受台灣被中國拿走了,台灣扼守著日本南方的大門,最不濟也要讓台灣中立化。還好今天台灣並不是這樣,而且明年很可能會更換較親日的政黨,是否會有更進一步合作?這就不一定,因為截至目前為止,筆者還沒有任何有關日本,已經被准許用經濟力量介入台灣內政的消息。 但這不代表美國不准,過去美國就有讓日本輸出台灣工業的紀錄,不過今天的做法跟過去會不同。這也沒什麼奇怪的,美國在二十年前會扶植附庸國的經濟,以符合美國的利益。但今天美國民意已經不會接受了,台灣要在經濟上被影響,就不可能是過去國民黨習慣的那一套。新的一套會變成開放市場,經濟的自由化開始,讓美日的企業可以進入台灣,實際上來影響地方政治人物。所以,日本是否會在未來幾年,跟台灣近一步的洽談各種經貿合作關係,或是跟美國一同要求台灣加入TPP等各種相關組織與協定,值得我們追蹤觀察。 另一個麻煩的點在於,日本應該會在東南亞建立更廣泛的關係,尤其在海自行動更加自由的前提,附屬美軍的軍事合作可能會被列入考量。反正中國現在在南海幹的事情都是蝕本生意,不需要加入攪和,倒是台灣卡著一個最大的太平島,談條件的本錢是有的。 結論,筆者認為大方向來說,日本會在未來幾年,也就是下兩任總統期間內,把資源往南投注,先不提現在日本政界高層,與台灣友好的人很多,就戰略角度來看,讓台灣與中國徹底敵對,對日本是有好處的。在經濟上,藉此獲得新的技術或產業,對台灣也不是壞事,若南海問題,可以將太平島的功能發揮到最大,拿去跟日本談判更不是不行。 至於中國,誰管他。任何對東亞軍事有點研究的都知道,中國若要開戰,目前只有打台灣跟在南海衝突兩種可能。打台灣,怎樣都要顧慮駐日美軍跟美軍太平洋艦隊,南海衝突更別提一定會招惹美軍艦隊。反正不管怎樣,中國若想要贏得戰爭,除了第一擊就擊毀美軍在東亞的反擊能力,不然怎樣都不可能有戰勝可能。 然後現在只要美軍被攻擊,自衛隊就可以主動對中國攻擊下去,這實際上等同中國的防禦線增加很長的範圍,而中國短中期都不具有防禦這種寬度的能力。現在是怕中國的最高層,也就是習近平這一批完全沒有出國歷練,又在中國經濟崛起、民族主義高漲時,擔任各地主管的這批政治中心,會徹底錯估情勢,做出開戰的決定。 如同當年日本決定對美開戰,夢想藉由突擊使美國蒙受重大損失,進而接受談判,讓日本瓜分一半太平洋的情況。當年的留美、知美派都不抱持此幻想,但沒留美過的幻想可厲害著。不過筆者是覺得,習近平再怎樣都不至於開戰,主要是因為中國軍方又不笨。當年日本囤積了三十年的艦隊,開戰前夕達到美海軍全體七成規模,結果不出三年就灰飛煙滅。 今天中國的海軍全體實力,還沒有美軍的三成,加上日本海自,恐怕低到一成多,空軍就更不用比。筆者是這樣認為啦,賺錢有術、性命要顧,中國解放軍不是白癡。(- 這個難說 ; 否則搞這麼多事端幹嘛 !? 是文化性格 ? 是習大帝命令 ? 是軍方要錢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政治雜談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