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戈:南海問題為何成為中美矛盾?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51112-opinion-south-china-sea-conflicts-usa-china-wuge/

美國驅逐艦大張旗鼓單刀直入,南海局勢瞬間充滿戲劇性。中國官方雖將此定性為「非法進入」和「嚴重的政治挑釁」,指責美方在「南海航行自由並無問題」的情況下師出無名,卻不提美國「航行自由行動」其實針對的是任何國家過度的海洋權益主張,只是在事後使用「有關島礁鄰近海域」的提法,未敢強調這些人工島依法不應擁有的「領海」。

南海竟成中美矛盾?

“長遠來說中國要源源不斷花錢討好東盟,也並未解決問題,反而再次突出了南海問題只能置於地區和國際大格局下博弈的根本特點。”

對美國來說,依靠「人工島不應擁有領海」比援引軍艦(在他國領海的)「無害通過權」有力也有利得多,後者等於承認這些島礁有領海,而且中國單方不承認這種「無害通過權」。既無領海則談不上入侵,這又使中國對此舉「威脅中國主權和安全」的指控缺乏支撐。

由於實力懸殊和內外困難,中國將外交反應控制在「強烈不滿」。即使面對美國將繼續隨時在南海自由航行的言論,也只能一面表達「堅強決心」、發出「堅決應對」、採取「一切措施」「履行職能使命」的警告,一面釋放善意。

當然,雖然「羅斯福」號航母10月31日就宣布目的地是美國本土,令還在借近日國內一些將領和專家的口頭強硬拼命挽回面子的中國媒體坐失「美國航母被嚇走」的翻盤良機,但11月4日五角大樓也表示美國防長登上途經南海的該航母只是湊巧,明顯將對中國的緊逼暫告一段落。

有趣的是,這一頭美國強調在南海不尊重國際准則單獨行動就將被孤立,那一頭中國卻成功阻止東盟防長擴大會議將南海之爭寫入聯合宣言。而習近平訪越雖然也遇到對方民族主義雜音,卻通過避談南海,同時大秀與越共的意識形態親密,給美國好看。

這當然使中國扳回幾分,但即使東盟在中國利誘之下分化,相關聲索國就此擱置南海之爭也不現實,因而長遠來說中國既要源源不斷花錢討好東盟,而且也並未解決問題,反而再次突出了南海問題只能置於地區和國際大格局下博弈的根本特點。也只有在這種大格局下,中國在南海問題上的癥結才會清晰暴露出來。

中國的基本立場及其困境

“中國總是將美國「亞太再平衡」戰略歸因於「不能接受中國崛起」,其實美國加大干預不無中國的行動開始挑戰地區秩序的原因。”

中國在南海問題上的首要問題,在於將一處利益爭奪先利用為給當政者進補急需的合法性和支持率的政治工具,再無限升格為國家事務核心和民族情感根本寄託。在民族主義情緒暴漲之中,全社會形成此類言論不光必須「政治正確」,還必須「民族正確」的高壓,使政策制訂喪失冷靜和客觀。

最嚴重的表現是國際法等領域的專業人員面對高層的無知集體失聲,而相當一批知識結構或治學態度大成問題的所謂專家靠在南海問題上堅持「正確立場」終日嘩眾取寵,既煽動民族狂熱謀利,又討好高層上位。而底層公眾也從這些狂熱中獲得歸屬感和認同感。共振之下,全社會完全陷入痴迷和癲狂,問題已成內憂而非外患。

包括大國和歷史優越感,民族虛榮心,地緣和經濟利益,執政黨的「三觀」、基本外交遺產和成就飢渴,官僚政治的保守性,以及國內政治需要與社會狂熱情緒之間的騎虎之勢在內,一系列因素塑造出中國在南海問題上的基本立場。不妨可以這樣通俗地概括:南海自古以來就是我的,我多少年看都沒顧得上去看看,也是我的;別的國際規則我不管,「自古以來」就是最大的國際規則;我研究發現歷史證據只有我的全是真的,別人的全是假的;1947年划的「九段線」是什麼性質不重要,你們不承認也不重要,關鍵是它與歷史權利一起證明線內所有島礁都是我的;我只跟搶佔我領土的人談判解決,與所有外人無關;談判的前提是對方承認這些島礁自古以來就是我的,這樣或許可能讓出一點利益,但這個前提我內部掌握,對外不宣揚。

顯然,因為完整的國際規則並不止這些,以及諸多「外人」的關注和干預,南海問題不光無法按中國唯一認可的雙邊談判方式解決,還不可避免地國際化了。

僵局之下,恰逢新領導人狂飆突進,中國開始在南海問題上密集出擊,並很快從主權宣示為主走向積極改變現狀和爭奪實控權,直至大規模建造人工島卻全然不問其法律性質,也毫不掩飾軍事野心。其背後的信條顯然是既成事實和叢林法則,安全保險則是相信自身軍力優勢和有限的懲罰式軍事打擊模式能制止對手的強烈反應。

這一系列冒險忽略的是:「域外大國」從來不是道義就能趕走的;中國總是將美國「亞太再平衡」戰略歸因於「不能接受中國崛起」,其實美國加大干預不無中國的行動開始挑戰地區秩序的原因。東海防空識別區與美日安保條約適用釣魚島,黃岩島的行動、大規模造島與美艦的航行自由行動之間,都有直接關係。

最混亂的是,中國民族主義狂熱的進攻性遠超官方實際掌握的分寸許多倍,豈止對地區秩序,對美國主導的全球秩序也全面暴露野心,為官方引來一波又一波現實壓力。而這些人群被灌輸的中國實力其實誇大太多,對這一現實,官方卻不敢戳破。有司也不時增信釋疑,無奈西方從來搞不懂「究竟誰代表中國」。

於是,當美軍憑藉比中國強得多的軍力來強調規則,中國才發現自己既缺乏實力也缺乏規則,甚至在道義上都未能指控對方「入侵」,只能一面硬挺已鬆弛下垂的主權依據,一面試圖重塑「只要航運沒被切斷,域外國家軍艦就沒有理由進南海」等蒼白的道義防線。

中美矛盾在南海的癥結

“在無力也不應當發起爭霸戰爭的前提下,中國連現有規則也拒絕融入,另起爐灶又空洞虛誇、乏善可陳,談何領導新規則和新秩序?”

古代,南海只是中原王朝偶有觸及卻遠無意也無力收穫的地理財富;近代,它是中國文明衰落過程中被完全遺忘的邊緣殘夢;現代,它被逐漸認識的價值仍長期拋荒於大陸上激烈的內戰、冷戰和左亂之中。當周邊其他國家對這些價值搶先一步時,中國已然無力回天。然而,在中國財力軍力初興,大國激情難抑時,它突然成了中國僅有的幾個可望一展雄風的焦點之一,志在必得,焦灼不安。

然而,現行國際秩序並未給中國圓夢留下多少空間,南海也是周邊各國大小利益所寄,是大國利益(不只美國,蘇聯也眷戀溫暖的海洋)和地區秩序的交匯點。中國的慾望不管壓抑了多久,也只能既從現行國際秩序的規則中,也從大國實力博弈中尋找機會。如此艱巨的挑戰,首先當尊重並立足現實,可惜中國恰恰在這一點上再失理智。

今日中國言必稱海權,但大量混亂的海權宏論仍以中國長期被欺辱、被侵略的悲情國史為基點,衍生出要血恨、要補償的道義優越感,要獨吞、要佔盡的自私和虛榮,絕不讓步、不妥協的死要面子心理,以及誰讓步、誰置疑就是漢奸的內部專制輿論,骨子裏充滿傳統天朝上國心態、屬土獨佔和行政管制至上的陸權觀念卻不自知。這種完全與世界海洋利益現狀和走向相悖的思想,自然處理不好對待現行規則和秩序的態度。

作為一個遲到者,中國錯過了武力開疆的時代,國內卻有相當一股情緒對殖民、霸權和帝國情有獨鍾,甚至將其等同於海權,並轉化為一種復興世界頭號帝國的野心。而對美國霸權持續至今的抨擊又暗示著「美國做得,憑什麼我做不得」的不平,特別是美國的規則不無漏洞,比如至今不簽署《聯合國海洋法公約》。

可見,如何看美國幾乎成了中國處世的出發點,這正是中國主流意識形態倒退最嚴重的領域。美國當然有其私利,但美國所維護的國際規則並不能全歸為其私利,中國破壞這種規則和與美國爭奪各自私利也並非一回事;美國維護規則憑藉的並非「霸權」,規則的塑造要靠實力,但實力遠不止武力,實力的上升也必須順應規則,即使是霸主也不是為所欲為,領導地位的另一面就是承擔責任;美國在規則體系中的優勢體現出一種對世界普遍具有借鑒意義的價值觀和活力,包括中國在內的各國實際上從中享受到大量好處,國內有的場合或部分人士對此其實艷羨不已;即使將防止領導地位被超越和替代視為美國私利,所有有此企圖而未成功的國家恐怕更多還是因為自身不力而不是被美國陰謀阻撓;正如美國當年一樣,真正代表人類未來的新興力量要脫穎而出,陰謀壓制不了;否認普世,強調自成一體未嘗不可,但如果超越不成就靠控訴被壓制而刺激反美情緒,其實完全可能是因為某種私利而必須借對抗獲利。

美國不簽署《公約》當然是其軟肋,但中國據此抗辯所有對自己的指控也太過簡單。世界秩序不只是《公約》,自由航行既是所有海洋強國立國之本,也是世界近幾個世紀得以加速發展的基本條件之一,如果海洋變為諸侯割據,等於倒轉歷史。

中國一面欲借全球貿易和軍力全球到達之利初嘗海權,不敢挑戰航行自由,一面不停地攪「九段線」和人工島等渾水,企圖獨佔和控制一個多方利益交匯又幾乎封閉的邊緣海;對仍在完善之中的海洋規則,中國既需要和利用《公約》的國際海底制度等有利部分,又對其領海無害通過權和海洋法法庭等根本制度加以拒絕和保留;在與實力相差很遠的越南、菲律賓等國的博弈中,中國往往只看到其背後美國的介入,卻無視國際規則體系和世界輿論的因素。

這些,都足見中國的思維錯亂。在無力也不應當發起爭霸戰爭的前提下,中國連現有規則也拒絕融入,另起爐灶又空洞虛誇、乏善可陳,談何領導新規則和新秩序?即使從自利的角度說,經營公司也要立足現實、講成本,只爭取可能得到的利益,而中國在國家層面卻以面子為最高利益,其結果是連理性行事也做不到,自然也就得不到利益。

目前,中國解決國內困局、爭奪局部海洋利益、尋求「一帶一路」等更大利益格局等目標之間顯然相互掣肘,在南海停止和減少不理性舉動大有必要。然而最大困難還是民族主義這個燙手山芋。受此影響,仍有不少人主張一面強化南海軍事基礎建設,一面又管控局勢,背後無非幻想以非對稱游擊戰思想與美周旋,最終(憑實力甚至武力)解決南海問題。這顯然既忘了歷史條件——毛澤東所謂「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前提是對世界規則視若無睹,以攪亂世界秩序為己任,同時這也沒有汲取眼前的基本教訓——一口氣狂抽幾十年的砂土量,不惜將脆弱的海底生態毀於一旦,建成一堆所謂的「島」後正得意洋洋,美艦一次航行就揭穿了它們在國際規則中連領海都不該有的殘酷現實。

其實,就算在領土主權問題上,中國的肚量大得驚人。官方的《環球時報》就不斷用「莫用翻舊賬否定今天的中俄關係」來勸導國人忘記那幾百萬平方公里的沃土;在美國壓力下,與剛剛猖狂反華的越南突擊拉關係也不在話下,而國內輿論依然盡在掌控。

好友閻兄有詩為證:前日東瀛衣帶水,昨日反目便成讎。越南亡我心不休,轉瞬同志惟好友。棄蘇就美如禿鶖,棄美就俄如鯉游……

既如此,南海真的是問題嗎?

(吳戈,國際關係、軍事問題評論員)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網文精選, 文摘隨筆.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