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 頭 漸 漸 光

http://www.wealth.com.tw/article_in.aspx?nid=6399

台灣需要社會企業(一)
http://blog.yam.com/eoiss/article/116320098

台灣需要社會企業(二)
http://blog.yam.com/eoiss/article/118251648

台灣在走出中國之後, 除了政治之外, 經濟走向、產業政策, 在在關係到的是, 由之而來台灣此後在社會與文化上可能產生的轉變。從以往國外先進國家的模式去揣想, 如何才得以讓台灣成為一個既安和樂利, 又有公平正義的社會 !? 在經濟上, 上面這幾篇文章很簡要而全面的指出了此後台灣產業發展的一些方向與重點。

個人多年前經辦過外國人來台灣投資的業務 ; 從台灣戰後的商業發展史上來說, 第一個階段是農產品外銷, 之後不久, 很快就進入到現在所謂的 人口紅利 所形成的 傳統產業、加工外銷 的時代。這個階段形成了台灣的資本累積, 造就了無數的富豪與中產階級, 也讓台灣的工業汙染成了嚴重的問題、農業瀕臨垂死邊緣。到了個人承辦外國人來台灣投資業務的時代, 仕女追求珠寶、抽菸男士的小確幸, 人手不免一只鏘鏘做響的 Dupond打火機、高爾夫球場 設立如同雨後春筍, 正所謂股市上萬點、台灣錢淹腳目的時代。當時外國人來台灣投資, 和以往的加工出口不同, 無論擴廠或開店, 都是以台灣市場的消費為中心。是一個由個人看來 “不知死活” 的時代。當時中國開始轉變, 中台雙方尚處於一個要開放未開放, 兩岸政府尚未接觸, 更無海協會與海基會 的時期。時而就接到台灣廠商洽詢有關赴 “大陸” 投資的法令與申請事宜。神經比較敏感的比如個人, 就已經約略可以聞到台灣產業走向衰頹的時代到來。十數年前, 從僑居地返台, 友人每招待至六條通酒場, 很清楚可以感覺到, 昔日高朋滿座的這些小酒館的生意蕭條, 與場面的落寞。

這幾日, 中資投資台灣高科技IC設計, 及半導體上、中、下游產業受到全體國人關注, 由於關乎台灣高科技生存命脈, 甚至由於其IC設計的提升可運用於軍事武器, 其影響恐怕更甚於過去幾十年傳統產業的出走中國, 實在令人擔憂。

產業流動的生態, 由於主客觀條件的更迭, 或改變, 原本就相當理所當然。個人年青時所就職的公司代理日本某大廠的產品, 販售過工業原料。儘管品質優良, 由於工廠購買, 除了開信用狀等同現金購買之外, 基本上, 購買數量以一個貨櫃為單位, 至於本國產品, 品質或許見仁見智, 對以成本追求為目標的台灣廠家來說, 台製品現叫現送, 數量可多可少, 購買代金一般就是三個月期票, 甚至以老闆難纏的程度, 交易條件還可能更好, 國外廠牌早晚退出市場也就理所當然了。同樣的邏輯, 工資高漲、勞力不足, 甚至出售工廠土地賺錢, 產業出走成了常態。就更不用說 聯發科, 其之所以得以成立, 原本就脫託福自 中國 因素, 沒有衣食父母的中國, 也就沒有 聯發科。如今時移勢易, 再加中國騰籠換鳥的威逼, 聯發科 的要求出走, 並不奇怪, 除非 聯發科 產品轉型, 另謀他途, 否則大概也就只有走向衰亡了。一般說來, 政府是否應該就高科技, 如同以往的 戒急用忍, 以法令加以規範 !? 在情理上來說, 設法將之加以遲滯, 當然合理, 尤其高科技出走比較不易, 得設法予以延緩留存。前年友人邀往參觀台中五金機器展, 據熟好此道的友人說, 甚多產品以往均為日本製品, 只是台灣製造在後追趕, 其情可憫的狀況就可想而知了。80年代 日本半導體如日中天, 當時聯電剛開廠, 短短二十來年, 日本各電子相關產業相繼失色, 市場競爭是相當無情的。具財經背景的人士, ㄧ般思考比較傾向以產業為主著眼, 以中國現在氣焰的高漲, 最終就只有落入人家口袋, 無庸置疑。而從社會、文化方向去尋求解方, 效果難料, 一時之間恐怕就見仁見智了。

宇宙之中, 涵養萬物的, 只有一個地球, 地球之中具有高科技IC設計, 及半導體製造能力的, 不出三、五個國家, 而台灣就是其中之一 ; 從如此高超的能力之中, 台灣賺取了大量的錢財, 也享盡了高科技國家的虛名。惜乎 ! “所謂的近代化, 就是以停頓於古代農村社會的意識,企求超克自希臘羅馬以來不間段發展而成就 “世界普遍原理” 的西歐文明。放棄一切合理的判斷,形成的就是退廢 – 日本人 平野幸仁 評論日本”。 二戰後的台灣, 在經濟上 “久享盛名”, 在政治上, 權勢專擅, 官場貪汙腐敗, 而部分民眾愚眛, 樂此不疲數十年。落花流水春去無踪, 今昔已經異代, 人們一向的汲汲營營, 到頭來竟是如此一番景象。所謂上台不易, 下台更難, 終究世界 95% 以上的國家 “平凡” 渡日, 有每日三餐的辛勞, 也有因應情狀的快樂。台灣如何而能夠不為 “盛名所累”, 其實參照世界國家個別狀態, 只要調整心情與產業方向, 不大的台灣, 在一面與中國周旋之中, 創造出一個溫馨、美好的社會, 只要政策正確, 並非沒有希望。天可憐見, 台灣由於連年政治與經濟上的衝擊, 造就了年輕/青世代的醒悟, 全面的轉型即將實現。數月前, 一位在日本修習統計碩士的年輕朋友告訴我說 : 「其實想做事的人很多 !」 我們的前景實在充滿光明。

置頂連結數篇, 加上明年新執政團隊的 “十年政綱”, 在想望上, 我們只能以燦然大備來期許 ; 以台灣為導向的政權再度登場, 還會有一個調整期。執政初期的艱難, 甚至在中國的杯葛之下, 與可以想見人民的過度期許, 預為心理準備, 透過過渡期的政策機制, 安排渡過。從絢爛歸於平淡的台灣社會, 自由民主、公平正義,  成了政治基石。三十年前由日系百貨所帶進來, 相處互動良好的人們, 在整個社會人文上必定更加成熟。由此, 台灣寶島霞光萬道, 照耀天下, 人們奔相走告, 文明再造已有確證, 果然成了灼熱熾眼的燈塔, 萬方瞩目的人類典範。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文摘隨筆.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