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 先 堂

作者  瀨戶內寂聽

花 如雪般的純白。庭院 也佈滿了潔白的沙。白沙上面散佈著的山茶花瓣, 帶著青綠, 散放著冷光。那情景, 在不經意間, 如同深海裡的貝殼一般, 映照到亮子的眼裡。
——

不知不覺的, 有著了鄙陋的土牆、零食店。踟躕在一乘寺的附近。
「或許已經結束了吧、去看詩先堂的山茶花。」
洋三一面說著, 一面站了起來。
亮子是那裡都好。現在 就只是走著, 心裡一片空白。
「我中學的時候, 有個將山茶花念做三茶花的傢伙。結果竟成了綽號。」
亮子好笑著, 發出了晴朗的笑聲。

與這樣的洋三分手, 不知不覺的, 不就好像是夢一般嗎 ….
詩先堂意外的擠滿了很多的參訪客。遁世的石川丈三隱居的古蹟而已。屋子裡面幽暗陰氣, 裝飾著一些中國趣味的擺飾。雖然不合亮子的感覺,  倒是從座敷(註)眺望著庭院裡山茶花的大樹, 意外盛開著的花朵壘壘的裝飾著枝葉, 如同白炎一般, 花容有著清麗的印象。

花 如雪般的純白。庭院 也佈滿了潔白的沙。白沙上面散佈著的山茶花瓣, 帶著青綠, 散放著冷光。那情景, 在不經意間, 如同深海裡的貝殼一般, 映照到亮子的眼裡。

為洋三引導著, 下到了庭園。
小小的庭園, 從座敷看下來, 更顯得幽邃。
威嚇鳥獣裝置的高頻聲響, 一發聲, 山茶花花朵就片片離枝墜落。
「就結束了吧。今日前後是最後了。」
那一位遊客, 用東京腔說著。亮子回頭向著洋三。
「讓我看了好景緻。兩人如此的、最後看了花朵如此盛開的樹, 很不錯的落幕了。」
那一夜, 亮子在河原町與洋三分手了。
向著說明天午後必須抵達東京的洋三, 以後不會再見面了吧, 亮子稍微仰起頭看了洋三。
「那麼 ….」
洋三短短的說。
「妳先走吧 ….」
亮子笑著, 轉身背向了洋三, 沒再回頭。

( 摘自 女德 )
______

〉〉〉花 如雪般的純白。庭院 也佈滿了潔白的沙。白沙上面散佈著的山茶花瓣, 帶著青綠, 散放著冷光。那情景, 在不經意間, 如同深海裡的貝殼一般, 映照到亮子的眼裡。〈〈〈

在此篇文摘的篇首,編篡者摘錄了這段文字,當然有它的深意。個人因為怕錯解,所以沒有去寫出自己的看法,這裡還是妄做一下解人,希望盡可能接近原意。

這個場景顯示了亮子生長與所處環境的單純與素樸。在如此良好環境下成長的女子如同亮子,一如凋落散佈四處的山茶花,“帶著青綠, 散放著冷光”;色調清冷,花朵不再溫暖如同在情愛時期白炎一般的在枝頭綻放。

“貝殼” 在意象上,經常的出現在日本的文學、歌詞裡面。沒能搜尋出適當的解說,可能是表徵著一種日本人的內向的、A型血型的性格。不易敞開的習性,就在這 “就結束了吧。今日前後是最後了” 這 “威嚇鳥獣裝置的高頻聲響” 一發聲之下, “片片離枝墜落” 了。

雖然是節錄的一個小片段,讓讀者看到了雙方、尤其是亮子不伎不求,不哀不怨,節制而成熟的情緒處理,再度的閉關起來,如同貝殼一般。

這篇摘錄文字很短,大概是 “女德” 這篇小說的結尾,相當適合個人這種耐心不足,或者時間匆促的人們,在忙碌的生活中,享用一小段如同詩詞一般的、略帶哀愁,也是大部分年輕男女都可能經歷的美好境地。
----

瀨戶內 寂聽(1922年5月15日)生於日本德島縣德島市的經營佛壇店的瀨戶內家。為日本小說家。在就讀東京女子大學時結婚,但與丈夫的學生相戀,留下丈夫和長女離家。正式離婚後,到東京認真地朝向小說家之路邁進。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7%80%A8%E6%88%B6%E5%85%A7%E5%AF%82%E8%81%BD
http://image.search.yahoo.co.jp/search?p=%E7%80%A8%E6%88%B6%E5%85%A7%E6%99%B4%E7%BE%8E&aq=-1&oq=&ei=UTF-8

註 : 座敷 http://image.search.yahoo.co.jp/search?rkf=2&ei=UTF-8&gdr=1&p=%E5%BA%A7%E6%95%B7

https://www.google.ca/search?q=%E8%A9%A9+%E5%85%88+%E5%A0%82&biw=1920&bih=963&tbm=isch&imgil=aUMlNkeI1NneJM%253BAAAAAAAAAAABAM%253Bhttps%25253A%25252F%25252Fen.wikipedia.org%25252Fwiki%25252FShisen-d%252525C5%2525258D&source=iu&pf=m&fir=aUMlNkeI1NneJM%252CAAAAAAAAAAABAM%252C_&usg=__OEDa9SBGKzTdEAEffui_0zZF0tA%3D&sa=X&ved=0ahUKEwjejM7T17jOAhUK12MKHSsxCQQQuqIBCHswCg&dpr=1&imgrc=lmH7ipXyi_5y5M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翻譯, 文摘隨筆.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