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 是 愛 跳 舞

翅仔舞,又名切仔舞,或名為「場邊舞」,香港有人稱為「A」舞﹙因舞姿側看像A字﹚,是台灣發展出來特有的社交舞,但伴隨台商、台灣觀光客的腳步,也悄悄登陸了大陸開放城市和新加坡等華人社區。. . . . . . . . , http://blog.udn.com/725dance/4523415
----

拉過來, 推過去, 樂曲活潑, 舞姿輕快。 就在這婆娑起舞之間,鑑視、欣賞紅男綠女的人間百態,從枝微末節之中,體味、嘆息人生的悲歡離合、喜怒哀樂。擺動的腰肢, 有些就是格外風姿綽約,妖冶動人。看她們甚至組了台灣翅仔舞聯誼會, 如此快樂, 自信, 有尊嚴的為生活打拼, 深深為之觸動. 看 滿場飛 如此樂不可支, 令人不免遙想學生時代, 有較早秋的同學, 與舞馬同居廝混, 無論是有錢而當凱子, 或者煙斗而被包飼, 總是令寡人不免臨老怨嘆, 羨慕起了火山孝子們的快活人生, 由是再三觀賞, 流連不去 …… ;

年輕大約 24、5歲的時候,由於出差,和大我幾歲的 馬沙ちやん 在高雄住了大約一個月。三天兩頭就往舞廳跑。由於馬沙ちやん有熟識多年的舞姐朋友,因此先是上海產店。四人一桌,海產一盤接一盤,啤酒一瓶接一瓶。接著就是帶進場坐一會兒。公事之外,每天都過得很快樂。有時等下班,一起回旅店房間聊天。馬沙ちやん為人四海,交遊廣闊,能言善道,往往聊到深夜,由於一個先上了床,馬沙ちやん才和他的麻吉回房去了。當時有  雪莉 與 瑞城 兩家。常上的是瑞城。應該沒記錯的是,見其辦公室的匾額,上書董事長就是後來得意政界的王玉雲。

上班時有一位女同事,非常愛跳舞。有一天早上一來,臭著一張臉,「怎麼搞的?」「昨晚一個人上舞廳跳舞,碰到了幾個不似鬼的男人。」不知道她上的是什麼舞廳,應該是大眾舞場。女生獨自一人,需要有人邀舞,這個很正常。可有的男人就特別輕薄。會碰上其實也毫不足怪。跳舞這檔子事,自己是個魯男子,也未嘗談過什麼像樣的戀愛,因此也跳不出味道。實在非常可惜。記得有次夜晚在華國飯店頂樓吃宵夜(應該是老江湖的家內於婚前帶我這個古典樂派的鄉巴佬去開眼見世面。),黯淡的燈光下,樂聲響起,只見一對對情侶,相偕步入舞池,雙貼緊抱,兩相纏綿的情意款款,令自己不免深深怨嘆。
----
燕瘦環肥 家小平安,智愚賢不肖 事業順利; 祝大家青春永駐,永遠快樂 !
一曲舞畢,分道揚鑣  - 就 是 愛 跳 舞!(所以都穿運動鞋。)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影音娛樂, 文摘隨筆. Bookmark the permalink.

One Response to 就 是 愛 跳 舞

  1. Pingback: 國標舞大師 周志坤 | 遼 尉 臣 筆 記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