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 國 特 色 的探索

“中國特色”,是鄧小平展開改革開放之後所揭櫫的國家政策,其後有了令人意外的增生與發展。當時的中國由於國家經過了一連串的政治震盪,經濟陷入困境,對經濟發達後,無論在國內或國外的政治展開,往往不易預料,只是隨著時日經過,今日的中國 不但攪動三江,而且是四海生波,蛟龍出海。

ㄧ般談論專制國家的經濟成長,除了中央統籌之外,會再提到的是領導人能幹、或者低工資等因素,而人們往往沒去注意到,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 – “拮取了外部自由經濟體的支撐與扶持”。去除了這個因素,專制國家的長期高度經濟成長是不可能的 。中國如此,新加坡也是如此;去除掉這個因素,小如古巴,是一個慘淡的具體例子,大的如前蘇聯,最終就是乾脆崩解了。

現在的中國已非昔日吳下阿蒙。由千年盛世的溫拿與百年落後的魯蛇悲願所凝聚的負面能量,與躍躍欲試,在身懷巨萬真金之後,由於陡然而富與思慮的欠缺,其言行有著令人側目的顯現。其歷年來引人注目的,先是江澤民的充滿自信,在國際場合引頸高歌,以至其經濟學家對中國的經濟發展,除了改革開放之外,做了比重過多在政策作為上的論述,高估了其實來自人口紅利,自然發展的政府的真正能力。一般人更沒有瞭解到其在終戰後政治上的走入歧途,導致延宕經濟開展的三十年失落,而人人歌頌。

鄧小平的這套改革開放政策,接續了中共在取得政權之後,為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所推翻的三自一包劉鄧路線。在戰後到改革開放這約三十年之間,由於自由經濟國家的經濟發展,在走過戰後的蕭條,以及接著到來經濟高度成長,社會繁榮昌盛,中國的改革開放,無異給了已開發國家一個當時所謂 last frotier  的無限商機,更給當時的中國帶來了無限良好的外部環境。照當時的總理朱鎔基的演講,外來資金超過 50% 來自海外華商。尤其六四天安門事變時,外資大量撤出,唯獨台商繼續加碼全力挺進。依照當時中國經濟學家吳敬璉的興奮描述:”錢多到無法計數”,而如此巨量財富所從來的緣由, 從當時外長唐家璇所說 :”我們賺的只是很少的零頭” ,也有不少媒體有這麼個說法 :”工我們在做, 卻都是他們在享福 !”,可見這些官僚們對經濟發展,國際分工的軌跡與現象,相當陌生。

時空的轉變,比較起當年劉鄧路線的時候,由於上述的原因,更有效的推動了中國經濟的發展。所謂的 “勢頭”。一直到 2008年的國際金融危機,溫家寶宣布四萬億救市計劃,此時中國所謂的 “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經濟”,其實已經步入了與經濟脈動纏鬪的、西方經濟論述的範疇。 西方的經濟理論,不是無中生有,而是一套百家爭鳴,伴隨著經濟自然的脈動,而且適應經濟情勢,隨時會有新觀點產生,逐漸展開的共構體系。 然而在認為經濟得以以人為主導的 “中國特色”  論述之下,”騰龍換鳥” 的說法於焉產生。

籠騰了,鳥在哪裡呢!?有兩隻;一隻還夠大卻不夠力,就是內需;一隻關不住也無法關,就是股市與房市。產業升級本來也沒錯,只是時機不對,尤其又實施勞動合同法,更是雪上加霜。問題在於,高科技產業能救中國嗎!?高科技產業創造的就業機會,遠遠不足以應付中國龐大的人口。不少人相當自豪於中國的 “量體”、認為人口眾多,市場龐大,外國人想賺錢,就乖乖的來下跪,嗑響頭;想打仗!?光口水就可以把你淹死。(從各種訊息都很容易看到類此形容的義和團情緒,不分上下。)其實,假設五億人是中國符合經濟規模與起碼社會舒適的數字,就她現在超過十四億人口的總量來說,她必需竭盡一切的力量,去幫多餘的九億人口創造就業機會。這是何等龐大,何等困難的任務。

(註:加拿大西岸隔著 ferry 約一個半小時的航程,就是與有著 36,188 平方公里的台灣約略相等大小的 Vancouver island / 面積 32,000 平方公里 ﹔台灣人口 2300多萬,加拿大人口 3300多萬。如果將加拿大人口全數移居 Vancouver island,平均起來密度約略相當,只是 Canadian 肯定瘋狂。我不知道一個生活恰當舒適,而人民得以安居樂業的人口學如何計劃,加拿大一向也的確因為人口不足,經濟發展不易,而每年接受約 20多萬來自世界各地的新移民 —— 到某個程度,我倒認為是在“填空”求“發展”。

人類社會到某個程度,一向以來的追求繁榮 ”求發展”,終將遇到瓶頸。一個美好的社會,經濟其實只是其中一端。台灣因擁擠而來的窘迫,只顯現台灣人口可以相當數量的減少,隨著戰後嬰兒潮的即將大量離去,”遇缺不補”,其實反而是個很好的調整契機。台灣如果有辦法走出中國的發展困境,更有意識的去建立一種 “減量經濟”,能夠與宇宙生命脈動相和諧的模式,台灣或許就將成為人類在制度上演化的範例。

就以往的紀錄,中國在開放之後,一直有著種種似是而非改善經濟的說法。記憶之中1990年代中,有一陣子因為經濟不景,外資停滯,於是喊出了”教育經濟”,所謂的”增長點”。之後進入一直存有餘韻、江澤民 “悶聲發大財” 的時代不談,經濟全面改善之後有了”產業西遷”、 “騰龍換鳥” 等等話水堅凍的說法。一進入結構性衰頹,更有了 “全國城鎮化” 、”一帶一路” (註),顯得困獸尤鬪的經濟處方。她的好,地球只有更早的油盡燈枯,她的苦,地球人可非得舉世之力去幫她挺住不可。真乃怒而飛,其翼若垂天之雲,之空中巨怪鳥也。

在時空錯置的美麗誤會之下,對所謂 “中國特色” 充滿自信的中國政府在發達後,在國際間的一些強權舉措,  因為不合道理,矛盾重重,固然挑戰著因利益而受制的自由經濟體系,其實也正在讓中國陷入幾近瘋狂的囈語狀態。作為一個外人,當然無法瞭解其中秘辛,可以說的是一口吃成一個胖子的江澤民一幫人於2015年中國國慶出現於天安門觀賞閱兵,顯示習近平對內部的矛盾尚未完全收尾。內情一定相當不簡單。

台灣的民主化,過程相當艱辛,然而還要多虧老天眷顧,有著一而再,再而三,三而四的好運道。中國能否有如此的好運道 不得而知,從普丁的在位來看,蘇聯/俄羅斯的民主改革是不成功的。台灣的典範轉移,應該可以做為借鏡,而民族偏高的政治性格,只有讓我祝福:天佑中國。

中國,”師夷之長技以制夷”、”中學為體西學為用” 的腐儒思想,到了二十一世紀的今天,其實沒有變。在日本明治維新的一百多年之後,中國對西方文明的抗拒,在”拮取了外部自由經濟體的支撐與扶持” 巨量財富的加持之下,可是更加顯得自信滿滿,欲與天公共比高了。
—-

註 : 幫一些先天不足的國家搞基建,蓋高鐵,個人認為想法顯得簡單,其原因在於,本身生產已經過剩的中國,所思在只賣不買,小國如何賺錢!?小國又能賣你什麼!?要求中國繁榮經濟帶來的泛溢效果共利共生,搞基建,蓋高鐵,必當債台高築,資不抵債。戰後幾十年來,一梯一梯的高成長,靠的就是美國,賺的錢都是來自美國。一帶一路各國之間,如同一向美國與亞洲之經濟關係如何產生!?

https://iseilio.wordpress.com/2010/12/08/%e6%9c%89%e6%ad%a4%e4%b8%80%e8%aa%aa-4/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政治雜談. Bookmark the permalink.

One Response to 中 國 特 色 的探索

  1. Pingback: 趴 趴 走 | 幽 居 不 用 名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