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16

サーカス

Posted in 影音娛樂 | Leave a comment

戀 牛 賦

作者:赤江 曝 潛藏於濃密情色的陰暗處。 全作品登場的男性們,他們所有共通「崩壞」的形象,由他們的精神,向著「完成」去開創;寫出了「高亢至死的生之讚美。」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Gvd6Pmn5WA ) 1 . 畫作,隱約的浮現在暗褐色的粗糙、顏色古舊的杉木門板上,直接用墨汁,筆觸粗暴的描繪著。相反的,令人感到不可思議的精密感,更像是一幅綻放著巧緻花俏精氣的畫作。 墨黑的公牛,頭部低低壓著,繪著如同就要展開攻擊一般的瞬間殺氣的畫。杉木門板下半部滿滿的,牡牛稍微捻著猙獰的頭部,向著正面微微掉下。尖銳的雙角推向前方。 這頭牛,是低首擺身架的一瞬,或者向上空中舞躍著。無法判別的原因在於,描繪、只在壓低攻擊的牛的頭部,以及接續的肩胛骨部分,之後就只有空白、擱筆。畫、到此就中斷了。 中斷的表現,在這裡或許並不恰當。確實的是這幅畫,在某個異常的環境中產生。至少,無法說是在尋常的狀態下所作。在描繪的中途,畫家放掉了筆,橫死,而且似乎是在必死的抵抗著妨礙者們之中,一面描繪,在中途不得已而將筆擲出的結果。事實上,是一幅在不得已而中斷的狀態下的畫作。 這就意味著,確實這幅杉門畫的牛,不能說沒有包涵著未完的要素。 儘管如此,對我來說,這幅畫已經美好的完成。這不就是他只想畫這牛頭當初的目的嗎。 最初,站在畫作面前的時候,我是如此想著。這樣直接的感覺,到現在也沒有變。他,不是在門板上畫了頭牛,而是就在杉門板裡面,讓一頭牡牛棲息著。 如此想來,如同看到牛、全身沒身於古時代物的杉門版,從黯淡、風蝕的材質裡邊舞躍而出的剎那。沒有描繪出來的、牛的軀體,確實的潛藏在杉門板木肌的內邊。那狂暴的、眼睛無法看到的暗黑巨體,現在正在穿透杉門版,有著現身而出的危機感。 京都市的南部,穿過東山的 山科,一面從奈良街道南下,橫斷名神高速公路,向 日野 的途中,有一座G寺院。 高寺格、真言宗的門跡寺院,位於東山裡側的山科盆地,南邊之外。 去年,在事件之後造訪時也是如此;如同殿堂一般廣闊的寺院,毫無人氣。很多林木的庭院,灼熱照著杉木的夏日光線,如同從地底發出聲音一般,靜寂的寺院。 事件的杉木門板,在穿過長屋門旁的倉庫。從大玄關,穿過書院正面,高台的迴廊,向內亭方向的盡頭,灰暗的一個角落。 接著的房間,是江戶時代由官家捐贈,以木板間隔的「能之間」。迴廊就接續在這房間的杉門部分,轉直角,向著本堂深處、書院深處連接。 去年夏天,正確的說就是七月十九日、正午,被指定為國家重要文化財的這座建築物的一部分的門板,突然不知緣由的,在杉門板畫這幅黑牛的作者、藤江宗隆,在不知是欠思慮,或是覺悟的情形下,總之,就在畫的途中,從能之間到杉門版之間的迴廊,染著紅色,深深刺入腹側,氣絕死亡。 凶器,是一隻尖銳而彎曲的牛角。 最先注意到的是這個寺院的小和尚。 「正在吃午餐。拜觀接待的木板響了… 兩組的,來觀光的情侶… 給了拜觀紙簽,無意中看了一下鞋櫃。有著一雙另個男人的鞋;對啊,那個人還在。因為那個早上就只有那個拜觀者,忽然就忘掉了。平常也是有望著庭院,兩小時三小時…,發著呆的人,就沒有去特別在意… 應該有三小時以上了吧… 窺探了一下外書院。然後呢。那個人坐在杉門前面,不就在用墨在畫著門板!“不行,在做甚麼” 說著,衝了過去。不過,被很大的力量反彈了回來。驚人的眼… 無法接近… 」 騷動,就這樣開始了。 是住持不在的時候的事。寺僧三人,家族們也都跑了出來,加上那對情侶,一群人向著 藤江宗隆,勸解叫罵著、教誨懇願著… 之間也企圖乘隙制伏,從四面八方衝上去,可是 藤江宗隆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翻譯 | Leave a comment

柯 大 泡

柯p 應該可以如同郝龍斌搞花博ㄧ般,讓自己也花個百億,把大巨蛋給拆了。比起放煙火的花博,拆巨蛋才是具有生產力與創造力。大事弄不成,從做小事找安慰,甚至進入一種強迫症的狀態;也錯解了表演的人氣,帶來了全國性的高度,這就無法真正理解蔡英文的能力與人文的深厚。良好的自我感覺,個人覺得是一種性格上的嚴重缺陷-果然。(新台灣加油 4/5 留言) ------ 為甚麼說 “拆巨蛋才是具有生產力與創造力”?以台灣BOT 已經成了政商勾結的的經驗來說,收回所付出的代價,必然遠低於實際的損失,尤其可以大幅修改繼續使之發揮功能,也或者收回or變更使用目的成了重複的小巨蛋,創造更高價值使用。問題在於一般來說,政府機構缺乏冒險精神,對於商業使用的功能,是否具有經營能力是個問題。 投鼠忌器的原因,可能是怕拖累銀行倒閉,以及造成失業。如果可以出售小巨蛋,以及戶外棒球場,就是短期周轉必需應付,甚至負些債也沒關係。大巨蛋的照原設計續建,所有問題都可慢慢解決。遠雄做為一個大建築商,如果遇事畏首畏尾,早就垮了。 就心理效應來說,花費巨資收回大巨蛋得以成功,在心理基礎上,比如去除歷史積習的貪腐文化,… 等,必定帶來巨大的助益,在處理很多大小事務上,會更容易舉重若輕。 大政治家與大商人特點是甚麼?翁大銘在中山北路耗費巨資,一生的顛峰之作,華麗的國華保險大樓,在出售之後,未幾即為接手者拆除殆盡;大政治家與商人車拚性格,遠非瞻前顧後的思想家可以比擬。 (以上純屬ㄧ般論) ------ 壓力有兩種;主要條件都控制在自己手上的最容易解決,除了事情本身拆除技術上的困難,往往也相當棘手。不過還是會有最終解決的辦法。 另一種是主動全部或部份掌握在他方手裡,難易度相差很大,操作不圓熟,則日漸失去自身立場,隨人擺佈。台灣上下面對的問題,長期一直就處在如此的困境。為政者清晰的思考,與決斷的能力就非常重要。有些事其實不急於一時解決;可以擴大正面,拉長戰線,重要的是不能失去時機。集權時代留下的負面遺產彼彼皆是,為政者如果無法徹底清除,談台灣之如何如何,就純屬禍國殃民。

Posted in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