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 大 泡

柯p 應該可以如同郝龍斌搞花博ㄧ般,讓自己也花個百億,把大巨蛋給拆了。比起放煙火的花博,拆巨蛋才是具有生產力與創造力。大事弄不成,從做小事找安慰,甚至進入一種強迫症的狀態;也錯解了表演的人氣,帶來了全國性的高度,這就無法真正理解蔡英文的能力與人文的深厚。良好的自我感覺,個人覺得是一種性格上的嚴重缺陷-果然。(新台灣加油 4/5 留言)
------

為甚麼說 “拆巨蛋才是具有生產力與創造力”?以台灣BOT 已經成了政商勾結的的經驗來說,收回所付出的代價,必然遠低於實際的損失,尤其可以大幅修改繼續使之發揮功能,也或者收回or變更使用目的成了重複的小巨蛋,創造更高價值使用。問題在於一般來說,政府機構缺乏冒險精神,對於商業使用的功能,是否具有經營能力是個問題。

投鼠忌器的原因,可能是怕拖累銀行倒閉,以及造成失業。如果可以出售小巨蛋,以及戶外棒球場,就是短期周轉必需應付,甚至負些債也沒關係。大巨蛋的照原設計續建,所有問題都可慢慢解決。遠雄做為一個大建築商,如果遇事畏首畏尾,早就垮了。

就心理效應來說,花費巨資收回大巨蛋得以成功,在心理基礎上,比如去除歷史積習的貪腐文化,… 等,必定帶來巨大的助益,在處理很多大小事務上,會更容易舉重若輕。

大政治家與大商人特點是甚麼?翁大銘在中山北路耗費巨資,一生的顛峰之作,華麗的國華保險大樓,在出售之後,未幾即為接手者拆除殆盡;大政治家與商人車拚性格,遠非瞻前顧後的思想家可以比擬。

(以上純屬ㄧ般論)
------

壓力有兩種;主要條件都控制在自己手上的最容易解決,除了事情本身拆除技術上的困難,往往也相當棘手。不過還是會有最終解決的辦法。

另一種是主動全部或部份掌握在他方手裡,難易度相差很大,操作不圓熟,則日漸失去自身立場,隨人擺佈。台灣上下面對的問題,長期一直就處在如此的困境。為政者清晰的思考,與決斷的能力就非常重要。有些事其實不急於一時解決;可以擴大正面,拉長戰線,重要的是不能失去時機。集權時代留下的負面遺產彼彼皆是,為政者如果無法徹底清除,談台灣之如何如何,就純屬禍國殃民。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文摘隨筆.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