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16

青 燈 古 佛

“闺中少妇不知愁,春日凝妆上翠楼” 那一天,刚刚向武松表白失败的潘金莲打开了自家复 式小洋楼的窗户 失手将叉竿砸在了路过的西门庆头上 四目相对,两心碰撞 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 从此开始了一场狗血淋漓的生死虐恋。 因为这一次相遇,导致后来武大郎惨死、潘金莲、西 门庆、王婆被杀、武松发配孟州,遇到了施恩,帮施 恩醉打蒋门神夺回快活林,后来又被蒋门神买通了张 都监要害武松。却又被主角光环笼罩的武松来了个反 杀,把张都监一家十九口杀个精光,逃往青龙山落 草,后来被更大山头的梁山合并,劫富济贫、杀人如 麻,最终单手擒方腊,在六和寺面对青灯古佛,忏悔 自己一生犯下的杀戮…… 这一切因缘际会,都是因为当年哥哥嫂嫂住的小区没 有围墙。[呲牙] See More — with 李燕.

Posted in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

台灣 的 故宮 !?

2016-05-14 自由時報「要當台灣的故宮」 野島剛:故宮該放下政權法統重擔。(留言)http://news.ltn.com.tw/news/politics/breakingnews/1696752 ---- “故宮” 的政治重任與生俱來;看看留言就可了解大半。“台灣” 才剛開始,為何會有 “故宮”? 收藏品應該歸還中國才是正辦,問題是中共會要嗎!?這就是無法撇開的政治。“故宮”,對台灣來說,太過沉重。 或許以前稱做 新公園 的正門的 台灣省立博物館(!?)才是真正可以代表台灣的博物館吧,雖然相較起來,分量無法相比,但這才是台灣的真實。自助協力,得道多助,力爭上游。歷史沒有想像的重要。 … 這個看法不符中國邏輯,不符中國國民黨邏輯,可也不符台灣邏輯。之所以如此,可能要從日本對中國的傳統思考,以及之後作者思路的諸般轉折去找答案。至於台灣的對外關係,或許可以去回朔戰前在上海日本租界的台灣人-比如台大教授 林文月 的父親去找答案吧。

Posted in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

壓 力 有 兩 種

壓力有兩種;主要條件都控制在自己手上的最容易解決,除了事情本身拆除技術上的困難,往往也相當棘手。不過還是會有最終解決的辦法。 另一種是主動全部或部份掌握在他方手裡,難易度相差很大,操作不圓熟,則日漸失去自身立場,隨人擺佈。台灣上下面對的問題,長期一直就處在如此的困境。為政者清晰的思考,與決斷的能力就非常重要。有些事其實不急於一時解決;可以擴大正面,拉長戰線,重要的是不能失去時機。集權時代留下的負面遺產彼彼皆是,為政者如果無法徹底清除,談台灣之如何如何,就純屬禍國殃民。 ——– 柯p應該可以如同郝龍斌搞花博ㄧ般,讓自己也花個百億,把大巨蛋給拆了。比起放煙火的花博,拆巨蛋才是具有生產力與創造力。大事弄不成,從做小事找安慰,甚至進入一種強迫症的狀態;尤其如果是亞斯伯格症的顯露,要做為領導人就相當可慮。也錯解了表演的人氣,帶來了全國性的高度,這就無法真正理解蔡英文的能力與人文的深厚。良好的自我感覺,個人覺得是一種性格上的嚴重缺陷-果然。(新台灣加油 4/5 留言) --- 為甚麼說 “拆巨蛋才是具有生產力與創造力”?以台灣BOT 已經成了政商勾結的的經驗來說,收回所付出的代價,必然遠低於實際的損失,尤其可以大幅修改繼續使之發揮功能,也或者收回or變更使用目的成了重複的小巨蛋,創造更高價值使用。問題在於一般來說,政府機構缺乏冒險精神,對於商業使用的功能,是否具有經營能力是個問題。 投鼠忌器的原因,可能是怕拖累銀行倒閉,以及造成失業。如果可以出售小巨蛋,以及戶外棒球場,就是短期周轉必需應付,甚至負些債也沒關係。大巨蛋的照原設計續建,所有問題都可慢慢解決。遠雄做為一個大建築商,如果遇事畏首畏尾,早就垮了。 —- 就心理效應來說,花費巨資收回大巨蛋得以成功,在心理基礎上,比如去除歷史積習的貪腐文化,… 等,必定帶來巨大的助益,在處理很多大小事務上,會更容易舉重若輕。 大政治家與大商人特點是甚麼?翁大銘在中山北路耗費巨資,一生的顛峰之作,華麗的國華保險大樓,在出售之後,未幾即為接手者拆除殆盡;大政治家與商人車拚性格,遠非瞻前顧後的大思想家可以比擬。 (以上純屬ㄧ般論)  

Posted in 影音娛樂 | Leave a comment

卡 拉 O K

カラオケ大好き! 卡拉OK 於三十多年前源自日本。“卡拉” 二字是日文 “空” 的意思,發音 “kara”。“OK” 則是英文orchestra 的縮減發音。整個說來就是 “空的樂隊” 的意思。樂隊是空的,只有樂隊演奏,而沒有人聲歌唱。就等有人拿起麥克風在樂隊的伴奏之下 - 高歌一曲。 其實 卡拉OK 的發源還可以推至更早。 (爸爸) 台灣經過日本五十年的統治,如同上述 “座敷歌” 一般的形式有關的,就是現在很多人都知道,在北投溫泉旅館可以找到的 “那卡西”。“那卡西(nagashi)” 固然提供了 “卡拉OK ” 的功能,其更根本的意思則是 “流浪的藝人”。用漢字表示就只有一個字, “流し”。川端康成 在 “伊豆的踊子” 裡的舞孃一家,就是為尋求客人而移動的 “旅藝人”。 卡拉OK 剛開始興起的時候,在台灣有了快速的發展,連日本人都大感訝異。因各種場合而有不同的稱呼,其中比較醒目的是 HTV。就是在 love hotel 的卡拉OK。由於在love hotel 卡拉OK,終非正辦。辦正辦的事,誰還和 你/妳 卡拉OK!?尤其卡拉OK機器 大量普及,成了必備道具,所以成不了噱頭。倒是隨著流行傳播的力量,上卡拉OK 唱歌不但成了相當重要的休閒活動,成了不可忽視的文化一環,其運用範圍甚至進入了儀式。這恐怕是日本人相當無法想像的。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影音娛樂,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

另類形式的「日本入門」

https://www.facebook.com/notes/hsia-ju-liu/%E5%8F%A6%E9%A1%9E%E5%BD%A2%E5%BC%8F%E7%9A%84%E6%97%A5%E6%9C%AC%E5%85%A5%E9%96%80/968080486641511 http://blog.ylib.com/newbooks/Archives/2006/12/06/1587

Posted in 網文精選 | Leave a comment

魔界都市 - 京 都

小松和彦 - 日本妖怪學者 有「魔界京都」這麼個說法。這是在以早 京之都 做為權力與權威中心的時代,意味著從其周圍「暗黑」的領域,恐怖的妖怪、惡靈們侵入,威脅著不分上下貴賤人們的生活。京 的「中心」、就是說 京 的王權越輝煌,越照耀,這個「暗黑」就越濃越深,妖怪們的暗躍就越激烈,是這個時代的象徵。 京都 的暗黑深沉。感受到這樣的體會,是和攝影家 内藤 正敏 在夜晚,從 鞍馬山 到 貴船,在豪雨之中縱走三小時的時候。在衝天的山林大樹和雨水激盪流落山道之中,依靠著手電筒,我們前進著。那是一種如同迷失亂步於地表底部一般的感覺。古早,在 鞍馬 的深處,說是有著通向 鬼之國 的秘道,確實是從暗黑之中,出現一兩道閃爍著妖邪眼光的異形者、鬼神 • 怪物之屬,應該是絲毫沒有什麼不可思議的事。 在 京之都,不只在 鞍馬,被視為諸如此類 異界 與 現世 的境界域是曾經存在過。現在已經不存在的 朱雀門,或 羅城門 也是這樣當場所,一條堀川 的 回頭橋 或 五條橋 也都是。 全身溼淋淋的我們,好不容易到達的 貴船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翻譯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