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16

織 田 信 長 - 日本史的例外

由歷史的發想 作者:堺屋 太一 「 詳細調查日本的歷史,這個國家的人們的體驗,可以說完全欠缺的有三項。那就是:正式的圍城戰、有計畫的全數殺戮,以及人民的武裝抵抗、也就是游擊戰。」 然而還是有個例外。有個採用正式的圍城戰,實行組織性的滅絕,誘發游擊戰的人。前引德國戰史研究家的文章繼續的這麼寫: 「在日本歷史的十六世紀後半,發生了一連的例外事件。在大坂 • 石山寺,長達四年的圍城戰、伊勢長島、京都比叡山 僧俗男女的滅絕、伊賀的半農武士的游擊戰。這些少數的例外事件,都與 織田上總介信長 這個人物有關。」- 德國戰史研究家 —— 日本史的例外 - 織田信長 在欠缺正式圍城戰的日本,大坂 • 石山本願寺 的攻防,確實是例外中的例外。這個城塞化了的大寺院,於天正四年四月十三日,至天正八年三月一日為止,繼續了整整四年的圍城戰。這期間,雖然說有 毛利水軍 從河川的補給,河內、紀伊地方武士,或者農民的援助,在軍事上則差不多完全的被切斷。特別是天正六年三十一月,毛利水軍 被織田方的鐵甲巨船擊退之後,兵糧就完全斷絕了。就這樣,也維持了一年五個月。 堅持挺過了這個長期圍城戰的 一向宗徒軍,實在可以說是脫離了日本人的軍隊。而比這個更令人感心的是繼續如此長期包圍的攻擊軍的頑強,以及指揮的 織田信長 這個人物的異常。 當時 本願寺一向宗,是個尖銳的宗教。在全國各地擁有多數的寺院與信徒,對一般的庶民與各地方的武士,有著很大的影響力。不只如此,有一個時期,完全佔據 加賀越前,讓宗教國家化之外,在近江、北伊勢、三河、飛、能登、越中、紀伊、河內等地,一再的操弄,讓各地領主深為苦惱。 將這種勢力推向敵方,對 戰國大名 來說相當不利。因此各地的 大名,無不願意向 一向宗徒 妥協,而看重 本願寺,是當然的道理。就算僅只與之正面對決,織田信長 就已經超過了通常一般日本人的常識。對(本願寺)總本山 做四年長期的包圍,就全然是 異常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翻譯 | Leave a comment

極 樂 人 間

Brigitte Bardot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2w1JlCZiqKU 與 家內 談及老後 . . . . , -- 當我不能行動,排泄失禁,將入住家中浴室,不着衣物,隨時坐在自動沖洗,經過改裝得以扶持,並捲揚人體至浴盆內淋浴之馬桶/按摩椅。前擺聲控電腦。以吊點滴方式,吸允食物如同嬰兒進食。加裝遙觀檢視器,以便家人關照。減輕家人負擔,這是長者個人應有之責任。因此浴室之概念是必須改變的。這套構思四周的情境轉換,可以是臥室、書房、客廳,也可以是種滿花草的溫室,甚至大自然野外,或花花酒廊。 ---- 基於以上初步的基本構想,應對著 Baby Boomer、戰後嬰兒潮 的即將大量離去,一個得以幫助一般家庭老人照護的 多功能床架,將提供給兒女們在照養長者上,在自己家中發揮重要功能。這個床架,在一般面積的家中所占空間,僅需一個單人床位大小,提供處理身體陷入癱瘓者所有 吃、喝、拉、撒、睡 的一切處理功能。 這套 DIY組合式 裝置包含了以下幾個部分 : 1 . 鋼管床架 2 . 折疊椅式雙層床鋪 :第一層 nylon strap 編成之床面,以防褥瘡,及洗浴時之支撐。第二層 墊被。 3 . Portabl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

美上将:美航母驻防南中国海令人安心

中國南海築島的原因有三個可能。1.維護主權。2.內部鬥爭。3.保護中國共產黨。 ---- 中國築海島,台灣很高興(天下大亂 越亂越好); 美國不敢打,中共很高興(出口轉內銷); 中共不敢打,越菲很高興(阿彌陀佛); 台灣送彈藥,日本很高興(你回來了); 日本參一咖,美國很高興(安唄安唄); 美日回來了,李光耀在天之靈很高興(我-錯-了-)。 http://www.voachinese.com/content/us-navy-south-china-sea-20160607/3366296.html

Posted in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

台灣人如何在中國學術叢林生存?

習近平剛上台的時候,曾經有不少人對之寄與厚望,如今看來要大失所望了。當學術的研究與論述必需服務黨的意旨,不但所有理性成為空談,微薄的思辨能力也將一掃而空,篇篇的文字就只可能是 “作文”,因為當中國所謂 “文人的風骨” 幻化成了黨機器的枝幹,“政治” 吃起人來的理所當然、光明正大,就真正成了為萬人瞻仰的特大號新加坡了。 大量體的格局,自信心十足;中國自從發佈勞動合同法,以至龍騰換鳥,自動解除世界工廠的角色開始,其實已經沒有回頭路。只是新的動能還在摸索,一帶一路是個新活水契機吧。 “列寧式資本主義”!?不要愛國。國家是用來繳稅的。先是愛這個國,現在愛那個國,愛來愛去只是在愛一個黨。先是愛這個黨,現在愛那個黨,愛來愛去有點糊塗,卻樂此不疲,都成了一些傻瓜二百五。對台灣來說可是天下大亂,越亂越好。中國共產黨要是聰明,應該早早放手無暇他顧的台灣獨立;目前執政這一掛的 “中華民國”, 總是有那麼一份心思,自不量力的想要中國好;不過路遙知馬力,中國共產黨那天要亡在 “中華民國” 底下,可不是不可能的事。 https://www.twreporter.org/a/taiwanese-phd-struggle  

Posted in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