織 田 信 長 - 日本史的例外

由歷史的發想 作者:堺屋 太一

「 詳細調查日本的歷史,這個國家的人們的體驗,可以說完全欠缺的有三項。那就是:正式的圍城戰、有計畫的全數殺戮,以及人民的武裝抵抗、也就是游擊戰。」

然而還是有個例外。有個採用正式的圍城戰,實行組織性的滅絕,誘發游擊戰的人。前引德國戰史研究家的文章繼續的這麼寫:

「在日本歷史的十六世紀後半,發生了一連的例外事件。在大坂 • 石山寺,長達四年的圍城戰、伊勢長島、京都比叡山 僧俗男女的滅絕、伊賀的半農武士的游擊戰。這些少數的例外事件,都與 織田上總介信長 這個人物有關。」- 德國戰史研究家
——

日本史的例外 - 織田信長

在欠缺正式圍城戰的日本,大坂 • 石山本願寺 的攻防,確實是例外中的例外。這個城塞化了的大寺院,於天正四年四月十三日,至天正八年三月一日為止,繼續了整整四年的圍城戰。這期間,雖然說有 毛利水軍 從河川的補給,河內、紀伊地方武士,或者農民的援助,在軍事上則差不多完全的被切斷。特別是天正六年三十一月,毛利水軍 被織田方的鐵甲巨船擊退之後,兵糧就完全斷絕了。就這樣,也維持了一年五個月。

堅持挺過了這個長期圍城戰的 一向宗徒軍,實在可以說是脫離了日本人的軍隊。而比這個更令人感心的是繼續如此長期包圍的攻擊軍的頑強,以及指揮的 織田信長 這個人物的異常。

當時 本願寺一向宗,是個尖銳的宗教。在全國各地擁有多數的寺院與信徒,對一般的庶民與各地方的武士,有著很大的影響力。不只如此,有一個時期,完全佔據 加賀越前,讓宗教國家化之外,在近江、北伊勢、三河、飛、能登、越中、紀伊、河內等地,一再的操弄,讓各地領主深為苦惱。

將這種勢力推向敵方,對 戰國大名 來說相當不利。因此各地的 大名,無不願意向 一向宗徒 妥協,而看重 本願寺,是當然的道理。就算僅只與之正面對決,織田信長 就已經超過了通常一般日本人的常識。對(本願寺)總本山 做四年長期的包圍,就全然是 異常 了。

與本願寺妥協曾是常識

如果 織田信長 願意的話,在圍攻的四年期間,與 本願寺 妥協的餘地應該要多少都有。而且對 織田家 來說,一定會是更少的危險與負擔。因為在這個時期,在西邊有 毛利,東有 武田,北有 上杉,南有 紀州 的 根來、雜賀 等強敵。內有 荒木村重,以及 別所 一族的反亂。當然中途妥協的話,本願寺 就不會離開 大坂 一地,在 信長 的支配地域之內,寺院的治外法權也不會丟失。然而,這對 織田信長 來說會有甚麼痛癢呢。

織田家 的根據地在 近江安土,不去多爭 大坂 的一角也沒問題。如果說 安土 不面對海面所以不方便的話兵庫、尼崎、,或其附近,適合海港的地方還是很多。

本願寺 的末寺,除了領有 織田家 3% 或 5% 的領地,擁有治外法權,也無須回應織田家 的介入。就算獨佔了一部分的商權,也絲毫沒有問題。因為加速度膨脹的 織田家 有著十二分的財政收入。首先,毛利、武田、北條,除了 信長 以外的 大名,都與 本願寺 的勢力妥協,而安泰的保有國家。也就是說,如此的作法,在當時的日本人來說是常識。

這個程度的事情,英明的 信長 不應該會不知道。冒著鉅大的經費與危險,繼續包圍攻擊直到完全取得勝利為止。實在不得不說是 非日本人的發想。

對 伊勢長島 的 一向宗徒,或是 比叡山延曆寺 的滅門事件,在日本史裡面也是珍奇的事件。在那之前與之後,也是有燒殺寺社、村町 的武將。平 重衡 燒討了 南都東大寺,甚至溶解了大佛的侗體四周,豐臣秀吉 的臣子 大野道犬 全燒了 。然而,有計畫的將那裏的僧俗男女全數殺光,信長 可以說是最初,也是最後一個。特別是,在數百年間,做為護國鎮守的大寺院,比叡山 被滅門,實在是異類中的異類。

對這個「暴舉」,明智光秀 強烈的反對,也因此使得 信長 感到反感,這就已經是眾所周知的插話了。實際上,明智光秀 到底反對到甚麼程度並不清楚,然而以 明智光秀 的秀逸,人們認定他一定是大力反對。也就是說,以當時的  “教養人” 來說,都認為燒討如同 比叡山 一般具有權威的寺院,即便在軍事上有其必要性,在政治上必定是負面,在心情上是很難忍受的。

織田信長 這一般的人物,從他的做為與業績來看,這個男人(オトコ、OTOKO)是否真的是日本人,令人不得不起懷疑。對他的評價、判斷與行動,實在是背叛了日本人的心情傳統與常識。

然而,織田信長 的出生與生涯相當廣為周知。這裡想說的是,在均質的日本民族裡面,有如此非日本人的人物出現這件事。而這樣的人物,曾經一時的成功征服了日本全國的半數以上。也或許,這個男人(オトコ、OTOKO)所生存的時代,十六世紀後半的戰國時代,正就是一個 非日本 的時代也說不定。
______

( 注:延元元年(一三三六年)足利幕府 成立,後醍醐帝 移駕 吉野,繼續政權恢復的戰鬥,而 足利幕府 自身分裂,諸國武士也失去了保證自身領地安泰的政府。如此,各人就只有在某種契約的形式下團結以自保。各種力量進入了分解與再編成的過程。如此成立的就稱做「一揆」。國人(在地小領主)、農民、商人、僧侶紛紛形成「一揆」,「一揆時代」就此出現。日本也就從一向的“ 血緣集團 ”,一變而成為“ 契約集團 ”。)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翻譯.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