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ly 2016

戴 立 忍 道 歉

戴立忍這篇文長三千多字的悔過文章,讓人感覺 “句句血淚” ,慘不忍睹。 電影是文化產業,不是品牌產業。可以有所發揚,卻必須是自然的開展,無須賦予某種工具性的任務。台灣也曾經流行美劇、日劇、韓劇,問題在於這些劇,對台灣社會,在娛樂之餘,到底是帶來甚麼樣的人文底蘊,能否對台灣社會有所加乘!?如果帶來更多的是人類醜陋的描述,而一般民眾因為原本判別力就不高,這就陷入了社會力前進、後退之間的兩難了。 中國劇之外,台灣有本土劇,其觀眾群大體可以藍綠區分(拍寫),雙方也有重疊的部分。由於同質性很高,又久聞不知其臭,這些劇從文明角度來看都很爛-兩邊都酷嗜 “紅(華麗)黃(多金)” 色調。弔詭的是,台灣社會又似乎很在乎民主、人權等這些普世價值。可能是世代差異,新秀固然漸起,老的卻尚未死光,的緣故吧。真要各位專家大德、領袖人物多多加油了。 https://wordpress.com/post/iseilio.wordpress.com/3085

Posted in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

南海仲裁與台灣─解密來自海牙的情書/宋承恩

宋承恩/南海仲裁與台灣──解密來自海牙的情書 https://www.twreporter.org/a/opinion-the-south-china-sea-arbitration —- 看一看這些專家的論述,其他說法就只是糟粕而已。 “歐洲人經過喊了一聲:喔!福爾摩薩。” - 哇哈哈哈。 會讀書真好。 _____ 葉浩Follow uly 14 at 5:43pm · 鑑於國際法的法源包括 ⑴條約、⑵國際習慣法、⑶一般法律原則,以及 ⑷ 司法判例及學說,國際法必然是一門相當講求學術素養的學問。 在英國,國際法與國際歷史是一個國際關係學者的基本訓練。他們不會像美國學界那樣把所有的國家都同質化,並擬人化為追求利益最大化的行為個體,然後套用理性抉擇理論或各種決策模型,把一切國與國的關係都想成權謀。 相反,一個好的英國國際關係學者往往要十幾二十年的潛心於國際歷史、政治哲學、司法判例的研究,才有所成。而一個國際法官更是需要如此,才有機會從大學教授進入國際法庭。 附圖是一本英國大學部的教科書,專門寫給國際關係學生的國際法基本知識。讀過的人,會知道國際法的判決多麼困難,不僅涉及適用法條的選擇與慣例的確認,更要在相關立論上做出攻防。 無論如何,根據上述的法源,國際法庭攻防的時候,若想援引類似「自古以來神聖不可切割的領土」的說法作為理據,等同於要證明那是「國際習慣法」或「一般法律原則」,還是哪個國際判例曾經以此作為判決理由,要不就得自己提出一個新的理論,告訴人家為何這應該是個理由,而且必須壓倒過其他現有的理論與學說。 「島」或「礁」的確立也是如此。那當然是人為的界定,開放各種詮釋與爭議的可能。不過,任何的反駁都必須提出理由,而且是可以說服其他國家的理由,成功的話將成為日後其他國家面對類似爭端時可以援引的司法判例。 國際政治不全然都關乎權謀,就算有權謀也必須提出一個好的理據來正當化自己行為。相較於動不動就說大國才不理國際法的都市傳說,即使美國攻打伊拉克時仍然試圖證實自己出兵有理,合乎源自於基督教神學的「義戰」傳統。 面對一個不願接受的判決時,我們該做的是提出更好的理論。單純地抗議或宣稱判決無效不僅無法改變判決,也等同於告訴世界我們的認知離國際社會有多遙遠。 換言之,身處聯合國之外的我們,此時可以選擇自暴自棄,或繼續阿Q地說「大國才不管國際法」,也可以從現在開始好好投入人力來培養國際法人才,真正與國際接軌。 特別是,倘若我們想以「主權包括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土的中華民國」這種名義加入聯合國,也就是同時挑戰國際法與聯合國的基礎,那更是得全國上下好好用心鑽研國際法與政治哲學,因為,其難度絕對高過於指島為礁,根本就是指鹿為馬 ~~ 不過,我們的法官曾經創造過「大水庫理論」,也援引過「宋朝公使錢」來作為判決基礎,不試試看誰知道呢?是吧!(握拳)

Posted in 網文精選 | Leave a comment

雄 三 發 射

2016年 7月 1日中國共產黨成立95周年大會,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發表搞台獨13億中國人不會答應,同日台灣海軍,發射了一枚據說距離可以打到中國上海的台灣自製飛彈。台灣媒體、名嘴,有追尋原因,有窮追責任,各路意見領袖火花四射紛紛發表看法。牽動 如此複雜的事件,看法竟然眾說紛紜,莫衷一是,各路人馬是否腹中另有定見,難以猜測不加細述,卻往往形成一堵迷障,不意間倒比較像是 sakura。 事出有因,個人當然很難去揣度。然而這顆雄三飛彈的發射,不但是唯一一次從面向中國的台灣西岸發射,而且竟然就沒能射過海峽中線,大幅降低了對敵挑釁的程度。雄三發射操作過程嚴謹,顯然有人為因素,難以知曉。如果從 “結果論” 來看,無論其原因為何,在中國共產黨成立95周年大會的當下,台灣發射性能高超的雄三,在冷和的狀態中,鬥而不破,“楚河/漢界” 的兩岸關係,綿角(南部腔為 眉角。)隱約的浮現了出來。 據稱雄三的射程可達上海,而且低飛不易偵測。固然是以海上艦隻為目標,其產生之心理作戰效果,正是在 “不對稱戰爭” 中,遏阻敵方在不敢大動干戈之餘,以 “教訓” 為目的,而輕舉妄動的絕佳武器。這次的 “誤射” 無疑將有效的反制中國軍方在一向言詞囂張的同時,潛意識之中投鼠忌器的暗示效果。同時也藉助了這次的操演,展現了前所未見,台灣當局保衛兩岸和平狀態,不屈不從的決心,台灣民心、軍心也從而再次接受試煉,越來越 Q。 南海爭端 隨著七月中,國際海事法庭的判決即將出爐,局勢益見詭譎,不但有美軍二支航母群的巡弋,中國日前也派出了三支艦隊前往,箭在弦上的態勢似乎一觸即發。中國,由於內情複雜,在這裡不多做揣測。以中國目前海軍軍力,很難有奮力一擊的作為。假設其國內某方,為了遂其清除異己之願,Gumsiao Gumsiao,在南海輕啟戰端,無論其為兩敗俱傷,或者小有勝負,艦隊返航母港時分(ok, 私以為必須進入台灣海峽。海南軍港應該尚未成熟。),扼守一衣帶水的台灣海峽,數量不明的台灣雄三飛彈,必將成為中國共產黨土崩瓦解的最後一根稻草。 不戰而勝人之兵;相關各方大量採購台灣雄三飛彈,圍南海成甕中捉鱉,守株待兔,伺機而動,圍點打援,好戲連場。雙方姿態如此高佻,那邊不敢開火,那邊就是龜孫子。 -- 專家說佔海為王者為習近平 : http://taiwanus.net/news/press/2016/201607050509561106.htm http://www.taiwancon.com/244883/%e4%b8%8d%e8%a9%b2%e6%af%94%e8%bc%83%e7%9a%84%e6%af%94%e8%bc%83-%e8%ab%87su35%e8%88%87f35%e7%9a%84%e5%b7%ae%e8%b7%9d%ef%bd%9e%e2%97%8e%e5%9d%82%e6%9c%ac%e6%99%89%e4%bd%9c%e7%9a%84%e4%b8%96%e7%95%8c.htm ---- Bonus: April 21, 2016  留言 1 . Isei Lio 為甚麼民族的政治性格偏高,因為我們讀的經典差不多都和政治有關。老子對宇宙的大哉問,發展成了道教;西方對宇宙的大哉問,發展出了天文學。習近平上台,不少人寄予厚望,開始打貪,博得掌聲,之後的發展,顯示了來自因於自有文化的高傲,讓這個民族依就的原地踏步而不自知。新近接觸小部分的大量新移民,不見得對自身的政府,甚至社會沒意見,然而就是沒辦法。這樣的沒辦法,連處於民主發展階段的台灣都必須遷就他。台灣的歷程應該可以是一個參考,然而台灣太小,話就不知該從何說起了。 Ma Jian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政治雜談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