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仲裁與台灣─解密來自海牙的情書/宋承恩

宋承恩/南海仲裁與台灣──解密來自海牙的情書
https://www.twreporter.org/a/opinion-the-south-china-sea-arbitration
—-

看一看這些專家的論述,其他說法就只是糟粕而已。

“歐洲人經過喊了一聲:喔!福爾摩薩。” - 哇哈哈哈。 會讀書真好。
_____

葉浩Follow
uly 14 at 5:43pm
·

鑑於國際法的法源包括 ⑴條約、⑵國際習慣法、⑶一般法律原則,以及 ⑷ 司法判例及學說,國際法必然是一門相當講求學術素養的學問。

在英國,國際法與國際歷史是一個國際關係學者的基本訓練。他們不會像美國學界那樣把所有的國家都同質化,並擬人化為追求利益最大化的行為個體,然後套用理性抉擇理論或各種決策模型,把一切國與國的關係都想成權謀。

相反,一個好的英國國際關係學者往往要十幾二十年的潛心於國際歷史、政治哲學、司法判例的研究,才有所成。而一個國際法官更是需要如此,才有機會從大學教授進入國際法庭。

附圖是一本英國大學部的教科書,專門寫給國際關係學生的國際法基本知識。讀過的人,會知道國際法的判決多麼困難,不僅涉及適用法條的選擇與慣例的確認,更要在相關立論上做出攻防。

無論如何,根據上述的法源,國際法庭攻防的時候,若想援引類似「自古以來神聖不可切割的領土」的說法作為理據,等同於要證明那是「國際習慣法」或「一般法律原則」,還是哪個國際判例曾經以此作為判決理由,要不就得自己提出一個新的理論,告訴人家為何這應該是個理由,而且必須壓倒過其他現有的理論與學說。

「島」或「礁」的確立也是如此。那當然是人為的界定,開放各種詮釋與爭議的可能。不過,任何的反駁都必須提出理由,而且是可以說服其他國家的理由,成功的話將成為日後其他國家面對類似爭端時可以援引的司法判例。

國際政治不全然都關乎權謀,就算有權謀也必須提出一個好的理據來正當化自己行為。相較於動不動就說大國才不理國際法的都市傳說,即使美國攻打伊拉克時仍然試圖證實自己出兵有理,合乎源自於基督教神學的「義戰」傳統。

面對一個不願接受的判決時,我們該做的是提出更好的理論。單純地抗議或宣稱判決無效不僅無法改變判決,也等同於告訴世界我們的認知離國際社會有多遙遠。

換言之,身處聯合國之外的我們,此時可以選擇自暴自棄,或繼續阿Q地說「大國才不管國際法」,也可以從現在開始好好投入人力來培養國際法人才,真正與國際接軌。

特別是,倘若我們想以「主權包括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土的中華民國」這種名義加入聯合國,也就是同時挑戰國際法與聯合國的基礎,那更是得全國上下好好用心鑽研國際法與政治哲學,因為,其難度絕對高過於指島為礁,根本就是指鹿為馬 ~~

不過,我們的法官曾經創造過「大水庫理論」,也援引過「宋朝公使錢」來作為判決基礎,不試試看誰知道呢?是吧!(握拳)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網文精選.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