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16

失控的移民潮 與 消失的國界

---- 在盛讚多元的河海交會呼聲中,一切都是轉變的。進來的新事務很多,失去的自然也不少。然而在蛋頭們的論述之下,人們可能有所覺,也可能毫無所覺。可以肯定的是,由於經濟的長期舒緩,隨著-尤其是大量金錢的湧入,發了財的“原住民”們,日漸搬離蛋黃區邊陲化,於是由量變而質變了。 世界料理、道地的,要吃什麼都有。人們為了美麗的風景與住家、或者說由好萊塢電影帶來的“美國夢”,由於房地產的比較利益,“移民”的確是一個人生難得的生命轉換。一念之間,人們就進入了良好的 教育體制,呼吸更活潑的生活自由感;住家有了院子,冬天有雪景、春暖花開、舒爽的夏日,楓紅葉黃,略嫌冰涼的秋日氣溫,更有著十足乾淨的衛生感。 只是這一切都在短短二十多年間日漸改變。可以肯定的是,應該是來自教育養成的文化的關係,加拿大人有錢的固然很快樂,沒錢的也沒甚麼不快樂、好看的固然是抬頭挺胸,不那麼好看的,也是輕鬆自信。只是,當主流涵化的 power 比例趨小,影片中所敘述的區塊狀態就產生了。 要真正“洋化”,可能需要自小來此,或者第二代吧。認不認同華人,其實不是問題,因為基本上還是各過各的;族群疏離!?物以類聚,甚至族群歧視,這是上古已有之的人性。 還是縮小範圍來談大陸移民。 早個幾年,大款湧入,只要是巨金購宅,揮金如土的,來路的確不明。這兩三年,遠在郊區如住家附近,左鄰右舍差不多都是大陸人。由於比較房價較低,應該較多的是一般發了財的百姓。沒去特別注意,只是一種感覺;他們彼此鄰居之間-不相往來。朋友當然有,可能是在中國的舊識,或者在友人家的新交。來到新天地,不喜歡的恐怕絕無僅有,因為生活情境實在相差太多,任何族群都一樣。日前聽到一個比較鮮的是,與早期不甘寂寞的台灣人一樣,不少男人覺得不快樂;厚,因為在這裡沒人鳥。不似在中國,不說 前呼後擁,起碼有個 小弟 在旁奔前跑後,聽候使喚。可見即便是在偏遠的郊區,能來的還是一些 大官人。 “量體大”,世界就變得小了。應該是文化不同,社會氣息自然也不一樣。印度區、台灣村、這樣那樣的住宅區,花園整理就是不一樣。華人市場、商場,廁所所佔面積較小,餐廳後場走道,碗盤收拾殘羹剩菜,往往狼狽不堪。 除非祖國民主化,有了 選舉,“國家大事”云云,大家五湖四海,保持點距離。如何安排經濟生活,或者金融調配,才是第一要務吧。是否再多個幾年,“侵略性”開始集結、展現?這個說不準,因為早期就有老廣,“祖國無事”,竟日價告洋狀,拿冤仇日本說嘴。 在國外,社會越進步,人權越發達,不恨國,就已經是匪夷所思了,去愛不愛“國”,就小部份熱心人士奔走呼號而已吧。 地景的改變不是一朝一夕,也最終帶來了社會人文的轉換,終至無以收拾。無論你的海涵如何巨大,忍氣吞聲的數字也只好接受改變的事實,甚至因世代轉換而習以為常。原因主要來自政策。善意往往也是鄉愿的代名詞,經濟因素,也帶來思考的怠惰。其實0成長不見得就是壞事,何況我們可以做的還有很多。  

Posted in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

幽 玄 界

能(Noh) …… 道 成 寺 - 情愛的執念 這是個人首次的觀賞 能(Noh);對一個原本就不容易瞭解、尤其是外國人毫不熟悉的世界,剛好能夠碰到這齣演出時間不長的 道成寺 ,應該算是很好的運氣。 所引這一篇,從開始到 32 : 28 處,是簡介與學習的過程,之後就是 道成寺 本劇的演出。 由於語言的障礙,可能帶來觀賞上的困擾,尤其 本劇 開始,必定有大部分是對 故事 的鋪陳,然後漸漸進入高潮,終至戲劇張力的最後展現。對個人來說,劇中詞句當然也聽不懂,不過在戲中,整體 動作、服飾、場面,甚至台下觀眾們的乾淨、簡潔、一絲不苟的嚴謹,尤其 幽玄 的曲調,與不長的演出時間,都讓外行人相當容易接受。 從 46 : 00 開始的 急之舞: 注釋文: 46 : 00  秘藏於 清姬(シテ)內裡的 妄執 顯露。 46:40  在舞踊之間,對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影音娛樂,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

白遼士:幻想交嚮曲

白遼士生命中的兩位愛人,促使他寫下了這首交響曲。一位是12歲遇到的杜波耶芙(Estelle Duboeuf),那是一位白遼士與家人前往外祖父家中度假時所遇到的18歲女子,白遼士曾在回憶錄中指出,「12歲時,愛情與音樂同時出現」,他說,「每當看見她水汪汪的大眼,就如同觸電一般,…也曾為她失眠難耐,…甚至連舅舅邀她跳舞,我都妒火中燒」。因此,即根據詩人佛洛利安(J.P.Florian)的詩作,創作一首歌曲,之後,該曲便成為幻想交響曲首樂章開頭序曲部份。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av/av_composition.php?cat=002&type=cl&source=composition&c_id=clf042941

Posted in 影音娛樂 | Leave a comment

探索 單位 的世界

探索 單位 的世界 矢野 宏  1931年 生於 東京,東京大學畢業後,1956年 進入 日本工業技術院 計量研究所 —- 「像你這樣我行我素的人,無法在企業就職,去公家的研究所吧!」 這是我大學畢業出社會的時候,教授給我的話語。 「真正好的學生,會留在教授的身邊吧。有自我期許的學生則應該會走向企業。」 在另一個場合,有教授這麼說。 —- 計量 適切的運行,是維持社會生活不可或缺的。比如進行交易的時候,它的 “量” 如果與實際有異的時候,就給交易的雙方帶來損失。 要談 “單位” ,就必須談到 “公尺法” 的起源。日本於 1885年(明治18年)加盟 “公尺條約”。國際的公尺條約締結於 1875年,此時日本沒有接受加盟的勸誘,原因應該是當時日本國內無法取得共識。 —- 基本量的 數,應該儘可能的少才方便。現在國際單位系訂定的有:公尺(長度)、公斤(質量)、秒(時間)、安培(電流)、(溫度)、moll(物質量)、(光度)。在次元上則尚無定義。有了基本量,就可以有種種的物理量。比如面積,就是 長 x 寬,公尺與公尺的積,就是 平方公尺。將這個 x 以 2,就是第二次元。 —-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翻譯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