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16

桃 花 過 渡

沒想到小學時代透過唱片常聽的「桃花過渡」,未知何時竟然有拍成影片,而且主角就是 海野武沙(ハヤブサ,鷹之一種、Falcon),也就是 李讚星 本身;原來是長這個樣子。之後變得很胖的 玲玲 - 想像一下之後的 大白鯊、陳金佩,竟然是如此苗條又漂亮。玲玲 都做仙了,ハヤブサ也走了吧!?快60年前了,實在是不可想像的人生奇遇。 留言資料: 陳涓涓9 months ago 當年胖玲玲很瘦,和李讚聲對唱桃花過渡,是楊三郎黑貓鼓霸樂團主台戲份,每一回公演父親參與音響音效的幕後工程,在家裡請他們吃飯,親眼看過,印象非常深刻,李讚聲在樂團裡是主要小生,聲音獨特,胖玲玲是桃花姐,劇中桃花姐換成了石惠君,胖玲玲已做仙了。… 陳涓涓9 months ago 記得小時候(楊三郎黑貓鼓霸樂團公演人山人海,李讚聲桃花過渡原聲原唱,是主題戲,純臺灣鄉土,戲中桃花姐換了石惠君,真的是難再看到的真正的 -- 陳俊龍1 year ago 在本影片13:40秒….手捧【鑽爐】伊都等待尪….另有其他桃花過渡歌詞:手捧【珊瑚】伊都等待君….是甚麼東西?都令人不解?很多歌手都將錯就錯給唱錯了? 正確是:手捧【漩壺】…………..漩壺就是本影片2:45秒時提渡伯手拿的那種有壺嘴的茶壺.在以前就叫做漩壺……….. 陳俊龍1 year ago 南都更深 歌聲滿街頂 冬天風搖 酒館” 繡中燈 ” ” 繡中燈 “是錯誤的….作詞者:陳達儒乃是我族中的長輩.根據他流傳下來的手稿..應該是: 南都更深 歌聲滿街頂 冬天風搖 酒館”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影音娛樂 | Leave a comment

蔡英文內政外交夾擊

日本安倍首相會川普 蔡英文內政外交夾擊【新台灣加油】20161118 蔡英文與民進黨政府顯然毫無警覺:國民黨黨產將被封,兵敗如山倒,伺機製造動亂、造反,是必然的邏輯。指控黑道,書生之見,毫無意義。 -- 民進黨的取得政權,對以這些退將、教授、黨工 為代表的傳統執政來說,無論蔡英文如何 維持現狀,以 “中華民國” 自居, 中華民國 其實就是 亡國了。你如何去責備這些恨極了假中華民國的人投共!?即便是孤臣孽子的國民黨繼續執政,吳導演說的沒錯,中華民國走向投降,是必然的趨勢。因此,認為 中華民國 可以引導中國走向民主,也是虛妄的。民進黨敢因此而走向台灣獨立嗎?我看也不敢。不說國際尚未支持,自身島內民眾真有幾分覺悟,恐怕都有問題。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可以期待的只有國內政務的提升。如果連這些政務也做得坑坑疤疤,其實誰來執政都無所謂。因為一些理性思考以致進度緩慢,起碼個人可以理解,但、或許再等半年吧!純就蔡英文的姿勢來說,要成事不容易。特別是在兩岸之間,要走出台灣自己的格局,期待不大。 一個愈趨進步的台灣,人民的自主意識愈高-“不利兩岸關係穩定”;或許第三管道就是告訴她,交換 “92共識”,希望她起碼 “維持現狀”-小蔣式的,也從而得以 遲滯、阻擾台獨 的進程,共同維持局面。台獨聲勢的高漲,勢必走向攤牌;李登輝的時代只是 “推開”,現在是 “翻臉”,其結果、蔡英文會是台灣的柴契爾夫人嗎?- 雖然不是沒有辦法。 依據對手出招,時勢變化,預知後續,時時調整步伐、戰法;有願景,就必定有路線圖。可惜我不認為民進黨有。 ------- 宇宙強國港燦台巴合眾國1 day ago 台湾“国”内政务,也不会有提升,因为所有人都为政权而斗,没人鸟台湾百姓 Vincent Liao12 hours ago 小傻瓜,我這是在對台灣的一種鞭策,這種文字你們中國不易看到吧!?或者說,你們中國這種文字其實也很多,只是你不懂得看罷了。 宇宙強國港燦台巴合眾國3 hours ago +Vincent Liao 我知道你这是在对台湾是一种鞭策,而我的意思很简单,台湾用不着你的鞭策,因为台湾政客没人在乎你,他们只在乎你的选票。你的选票拿到手了,你是死是活没人介意。 至于你说:這種文字你們中國不易看到吧。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政治雜談 | Leave a comment

詭 異 音 樂 世 界

歷史不能用來回顧,而必須是一個進化的過程;當我們從西方音樂的古典樂派去開始接觸、探索、欣賞各個階段的發展,進化的軌跡如此鮮明。從以宗教為動機的音樂創作,以致之後種種寫情寫景的樂音描述,甚至於與繪畫、雕刻、文學等有著彼此共鳴互惠的發展,讓我等凡夫俗子得以如此幸運的享用到如此品類繁盛的人類文明,實在是人生至福。 那是一種衝動;一種要突破固舊,冀求開創的衝動。帶領著人們從久陳的篇章中,摸索前進,去開創出不同於以往的新境界。於是從觀察星象,終至今日的太空探索。這就是生命的價值。 (以上作文罵人。) 當音樂不再只是尋求美好的旋律,調性的和諧,更進而去描述一種心理、心靈的狀態,甚或解放,這就超脫了冥想,甚至禪宗的境界。隨著樂音的開展、呈現,讓人們得以超脫有限的生命經驗,了然佛家無言的『無緣大慈,同體大悲』,在蒼茫大地之前,承認人之軟弱,更加感受基督的無限慈愛。 沒去理解是何原因?何時開始?自己的古典世界,不再是美好的旋律、和諧的曲調,當然更不是艱澀的前衛。純就休閒、娛樂來說,更多的是台語歌曲與日本演歌。就音樂經驗的啟迪來說,其實台語歌曲與日本演歌,遠晚於西方音樂。可能是這些音樂,更貼近於脫離童年後耳濡目染的日常生活;不但追星新曲創作的出現,甚至時時手中新購一冊歌本,學唱著時興的曲調。時代變遷,流行的類別也隨而改變,可能是血液,更應該只是習慣。進入了某種文明、文化的內裡,沁潤於該文明、文化的諸般情緻、條理,也就自動型塑了在該文明、文化中應有的各項特質。陽春白雪、下里巴人 的差異就變得沒有意義。儘管在客觀上來說,有著進化程度上的差別。 就西方音樂來說,有某種類別顯得特別詭異。這樣的音樂,帶領人們進入一個在這個世界應該是不存在的空間領域。是第六度空間嗎!?還是另類 蟲洞,讓人們回到未來!?一個可能是這類音樂也許就是一張質子介面。透過全面的接觸與浸淫,特別是對有著病腺體質,體液黏黏,靈異體質的人士來說,或許就得以在今生與他世之間穿梭來回了。 下面幾首顯得疏離、荒涼、奇情詭異,特為鍾愛: https://iseilio.wordpress.com/2011/02/14/%e6%84%9b-%e3%81%ae-%e3%83%90%e3%83%a9%e3%83%bc%e3%83%89-17/ http://bbs.tianya.cn/post-138-525042-1.shtml 陰鬱的星期天。稍微緩解一下這些曲子的調性,這一首由可愛的小女孩唱出。不易了解的是,這樣的感覺,為什麼有辦法出自一個尚無黯淡人生經驗的小女孩?可能是模仿,然而如此的情真意切,應該說是小女孩的敏銳吧。一首曲子,由歌喉很好的人來唱,“詮釋” 是自然而然流露出來。歌聲 是天生硬體,感情 是後天軟體;如何而得以產生自這麼一個小女孩?應該是要找音樂專業人士會有答案。 電玩世界 Final Fantasy 裡這首屬於療癒系的音樂,原曲來自北歐的 芬蘭,也曾經長時陪伴,替我分憂解煩 : 自殺之歌 以電音的歌聲呈現,顯得平板無血無表情,卻是深為感人。日本的歌曲往往旋律顯得平淡,卻是感人至深,可見其文化底蘊的深厚;雖然往往偏向 A型。 其實 法國香頌 有不少曲子,就帶有如是的情調,例如上帝創造的性感小貓 Brigitte Bardot 的這首 Tu es Venu Mon Amour 更帶有著一絲迷離的況味,令人愛不釋手: ---- 西貝流士在此曲中沒有交代清楚是以什麼故事為素材,只說是「一則傳說」(En Saga)。不過也有人說,Saga 是指北歐神話中的一位女神。芬蘭的神話,應該是「卡列瓦拉」 (Kalevala),西貝流士以「卡列瓦拉」為題材寫了多首交響詩。但此曲沒有與之有關連,西貝流士也沒有具體指明是根據什麼故事。不過把此曲當作描寫「卡列瓦拉」氣氛的音樂來聽,應該也沒有什麼不妥。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影音娛樂,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