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dalcanal 島 之戰

【 Guadalcanal 島 投入的陸軍兵力大約為31400名,其中撤退的有9800名。大約是總數66%的損害。其中大部分是營養失調、霍亂、下痢、腳氣 所帶來的死者。】

《Guadalcanal》南太平洋、所羅門諸島南部的火山島。太平洋戦争 日美激戦地。面積 – 5,336 平方公里、東西160km、南北48km。有同国首都ホニアラ第二次世界大戦之激戦地で、在此展開之日本軍部隊被斷絕補給、由於餓死了很多戰士、也被稱為(がとう)。面積稍大於千葉県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wQgnbxqjp8
----

參 謀 - 兒 島  襄

第八方面軍參謀  井本熊男中佐,於昭和18年,1月18日夜,在 所羅門群島 的 Guadalcanal 島北西部的Esperance 岬登陸。

黎明時分,帶同當值兵2名,暗號兵2名,向第十七軍司令部。糧食20日份、威士忌1打,巧克力、餅乾、乾魚等物品,一人約40幾公斤,每500公尺必須停下休息。

道路由於戰士們往來的踩踏,而有著一定程度的堅固。井本參謀 幾度的想要放棄,原因除了重量之外,也因為沿途光景的慘況,給參謀帶來心中的悲愴。

Guadalcanal 這個地名,在回顧太平洋戰爭的時候,帶來的是最苛酷的回想。昭和 17年(1942)8月7日,美國海軍陸戰隊第一師團 登陸開始的攻防戰,日本軍 一木清直大佐 指揮的一個連隊、川口清健少將 指揮的一個旅團,還有 丸山政男中將 的第二師團、佐野忠義中將 的第38師團,一個一個的被吞沒,成了消耗戰。

戰況對日本軍不利的原因很清楚。

功擊 Guadalcanal 島日軍戰鬥機的攻擊行動半徑勉強及於 Rabaul,很容易為美軍迎擊。海戰有戰果,被害也很大,海軍行動遲鈍 - 也就是說,制空權、制海權掉入敵軍手裡。而且陸軍戰力,採取為戰術教科書所警戒,不得分散投入的型態,送入大量兵力,卻成了少數迎擊多數的狀態。

好在昭和17年末,補給大多由驅逐艦靠近海岸,快速將鐵罐、橡膠袋、彈藥等 投入海中,由岸上士兵游泳,用繩索拉上岸。然而制空權、制海權被奪,驅逐艦要接近不容易,回收補給物品很不容易。尤其又有美軍魚雷艇與敵機的射擊。兵員也都衰弱無力。

假設,一人一日主食6合,第二、第38軍團主力約28000人,每日就需要米2.5噸。鐵罐一個大約裝140公斤,驅逐艦一艘大約裝運送170個。其他,彈藥、醫療品等等。依計畫,每周需要9艘驅逐艦才能維持生活。然而,實際的計畫量依10個為計,6個抵達岸邊,3個上了陸,實際到手的只有2個。

尤其是,第一線部隊必須趕赴海邊集貨場,然而在戰鬥中犧牲、霍亂、阿米巴赤痢 而病倒,兵力能夠進行輸送的,相當困難。

步兵第124連隊旗手 •小尾靖夫少尉 的日記有如下一節:

「這一陣子,奧斯汀山 流行著不可思議的生命判斷。接近界線的肉體生命的日數,有如次的統計結果。這個非科學、非人道的生命判斷,絕不離經。

可站立 - 壽命30天
可起身坐 - 3星期
躺著無法起身 - 1星期
只能躺著小便 - 3天
無法說話 - 2日
無法貶眼 - 明天」

美軍於昭和17年底換防首批登陸的陸戰隊第一師,以步兵第25師、陸戰隊第2師為主力,加上空軍、海軍部隊,總計約50000人,壓迫著日軍。

然而對日軍這邊來說,比較起美製炸彈,反而是倒斃於飢餓與病魔。

井本參謀 沿途所見慘狀,睜著眼跌跌撞撞行走的士兵、坐在樹底下的士兵 …. ,軍服破爛。
屍體散布各處,很少得以埋葬。

「他們的相貌似乎就不是在這一世間的人。而已經更像是忠靈。」
井本參謀 記述著當時的印象。看了如此的情狀,不得不想到自己使命達成的困難。

使命就是 - 傳達日本軍撤退的命令。

一般來說,指示疲乏過度,明顯即將自滅的部隊撤退是很當然的事,現地部隊照理也不會反對。然而對將退卻視為恥辱,更何況留下戰友屍體,夢想都不會有倉皇撤退的日本軍來說,事情並沒有那麼容易。

井本參謀 本身事實上心中也抱持著悲觀的的看法,從第八方面軍司令部 出發的時候,向同僚 杉田、小山 兩參謀透露了如下的意向。

「抵達現地之後,如果確認了再如何努力都不可能的時候,就當成 軍之發意,決定玉碎援助突圍,遂行第17軍 全體陣亡,發揮國軍之真價。避開這個撤退作戰必然會損失的多數飛機、舟艇、驅逐艦的損耗,以遂行爾後的作戰。」

也就是說,不僅從日本軍傳統的精神面,井本參謀 已經預感了對現地軍的說服有其界限。

井本參謀 抵達 Guadalcanal 日本軍指揮官 第17軍司令官 百武晴吉中將 的司令部,一月十五日夜。

井本參謀 擔著禮物行李,進入司令部臨時小屋;太慢了吧。參謀長 宮崎周一 說到。
「應該要更早一點指示攻擊計畫,井本參謀」
宮崎參謀長 認為 井本參謀 來島的目的,是上級司令部 第八方面軍 來說明攻擊計畫。這也不是沒有道理。

Guadalcanal 的環境進入昭和17年12月急速惡化,個部隊的兵員急速減少。宮崎參謀長 於12月24日的電報,顯示了他的窘狀。
「….. 現今糧秣不足,二日之後僅剩 木芽、椰子、川草 以維持生存。第一線大部分陷入無法戰鬥,難以步行者眾,派遣一斥候也是至難。」
或許這封電報抵達東京時,第17軍 的兵力大約10000名上下,而且大多為傷病者。

然而 宮崎參謀長 訴說了窘狀,卻沒有要撤退的意思,反而是要決行最後突擊,請瞭解,才是這封電報的主旨。

此外,東京極密的檢討了Guadalcanal 撤退,正式決定的是1月4日。極密電 從 Rabaul  也傳到了 Guadalcanal,可是收信不良,Rabaul  這邊也如此推測。
實際上 第17軍 不知道撤退命令,自然認為派遣 井本參謀 就是除了激勵之外,就是要下達攻擊命令的指示了。

井本參謀 卻並不是如此。要下達的是 撤退大命(天皇命令),說明了經過與撤退作戰,宮崎參謀長 與作戰主任小沼治夫 言下表明了反對之意。
「沒有要違背大命之意,是做不到。貴官 想想也知道,如此情況可能嗎?不可能的,井本參謀。」
工期參謀長 搖了搖瘦弱的臉龐,小沼大佐 也數起了難以撤退的理由。

1. 戰況迫切,第一線兵團、軍司令部已經做了玉碎突圍的覺悟。沒有其他辦法。
2. 沒去想到要撤退。從 軍 的實況、戰況 來看,完全無法去想到有辦法從敵方脫離,退卻。
3. 即使有辦法做某個程度的撤退,大多數遺骨就必須曝屍於戰場。

宮崎參謀長 接著 小沼大佐 的話,雙眼含淚,告訴 川本參謀。
「方面軍、海軍,還有大本營、國民 的支持,從心非常感謝。然而,井本參謀。我們受命奪回 G島,一路戰鬥而來。現在,如果奪回無望,就如此自 軍司令官 以下,玉碎突圍,戰至一人不剩,一如皇軍應為之道,以無言相示,對邦家、國軍,將是何等完善。」
說完,宮崎參謀長 流下眼淚。
薄暗之中,一支蠟燭搖晃,上照 宮崎參謀長,面容顯得歪扭異樣。
「倒是;閣下,如此的 尊意 在從 Rabaul 出發的時候就已經想像了。不過,這一次是有著 陛下 希望能夠排除萬難,實施撤退。」
井本參謀 說著,小沼大佐 顯得為難的試著再反駁。
「今村方面軍司令官閣下 也特別提醒注意到,無論如何,絕對要實行命令。」
井本參謀 很清楚,幕僚的任務就是要實現上司的意圖,也盡可能的想要達成救出官兵。
井本參謀  在調職第八方面軍之前,是在參謀本部作戰課。
在 Guadalcanal 的慘狀惡化之前,做為 作戰擔當者,深深感到自責。
「在優勢敵機跳樑下渡海進攻,沒有成算的預測不徹底,頭腦無法轉換而一再失敗, …… 由於認識不足,大本營 …… 自昭和18年到現在,大體上就一直是再重複失敗 …… 中央統帥部獨善的作戰指導,只給前線帶來了天罸。」

心中的反省,主張玉碎的第17軍司令部,與對坐的 井本參謀 心中痛苦激盪。怎麼樣也想要讓他們撤退。比需避開更多的犧牲 …… 。

然而 宮崎參謀長 與 小沼大佐 展開的論旨,正好與 井本參謀 自身的想法一致。作為軍人,做為苛刻的第一線幕僚,只要轉換立場,井本參謀 也應該會做相同的發言。然而也無法一句話說:好,暸解了,就一起突圍吧;那老遠從 Rabaul 派遣使者過來就不知道是什麼道理了。

一月十六日晨,井本參謀去到了離司令部不遠的 百武中將 住居的洞穴,說明了事情種種,中將說道。

「事關重大,讓我考慮一下。過一下子,在我表明決心之前,給我一點時間。」
然後 百武中將 招來了 宮崎參謀長,尋求意見。百武中將 轉述,並且心中決定了 川本參謀 傳達 第八方面軍司令官 今村 均中將 的話 - 「務必遵守在任何情況之下,絕對遵守命令。」

然而 宮崎參謀長 求取再考慮;進言到,尤其「希望在統帥的地位上,具現真軍之道。」

就 宮崎參謀長 看來,第一線已經陷入自滅狀態。不可能有很巧妙的撤退。
如此說來- 參謀長 向 井本參謀 說,如同 井本參謀 心中所想的,沒有必要為了一部分兵力的撤退,而去消費寶貴的海空戰力。

百武中將 詳細考慮了之後,於16日正午,喚來井本參謀 傳達判決。

「考察各方現狀,撤軍實在是至難之事。然 方面軍 基於 大命(天皇命令),也只好實行。然而,能否完全實現,則無法預測。」

井本參謀 鬆了一口氣,同時對 百武中將 判決的口氣,是否命令能否真的付諸實現也抱持疑問。

現實上,1月16日這一天,美軍攻擊全線激化,即便 軍司令官 百武中將 決心撤退,參謀們的大腦,除了玉碎之外,毫無其它想法收容的空間。
「今日午後上第一線,和 師團 一起突圍。」小沼大佐 這麼說著,杉之尾撫著下顎「刮個鬍子,免得留下後世難看的樣子。」山本參謀 匆匆地在通信紙上寫著遺書。

也就是說,對參謀們而言,撤退的想法完全在思慮之外。隔天 1月17日,可能是美軍第一線的砲彈用罄,戰場很安靜。照以往來說,美軍的砲彈再積集,到攻擊再開始,需要數日,或十天左右。

由這個寂靜的來訪,參謀們 總算開始思考到撤退。百武中將 也說。
「日本人留了血的土地,終有一天會成為皇土。Ga島 一度失落,確信終有一天會成為皇土。」
百武中將 的這麼一番述懷,幫助了參謀們心境的平靜化。小沼大佐 再度出發至第二、38師團 進行說服的工作。

小沼大佐 苦笑著說自己成了 井本參謀 任務的帶行者。杉之尾參謀 留下了話。
「如果第一線因為情勢迫切而必須玉碎,自己也會玉碎。那時請燒掉所有重要的文件。」
小沼大佐 午後11時左右,先拜訪了 第38師團司令部,大佐 的預感猜中了。

第38師團長,佐野忠義中將 判斷師團已經到達持久的限度,指示各部隊長,以1月21日為期,發動總攻擊。

小沼大佐 是在傳達了師團長命令完畢之後抵達。對 大佐 的說明,從 參謀長 以至  師團參謀們,就如同 小沼大佐 反對 井本參謀 的理由完全一樣,通通表示反對。

「這樣的戰況,要如何脫離敵方呢?第一,撤退輸送一定為挨打,必定招來我師團 玉碎以上的國家損失。」

然而這樣的說法,小沼大佐 是已經體驗完畢。在與 井本參謀 的問答之中,對照著 百武中將 的判決,論戰繼續著,然後 師團長 佐野中將 下了判決。
「有 皇命 ,死在那裡都一樣,遵從 軍司令官 的意圖。」
第二軍團 也經歷了同樣的經歷,師團長 丸山政男 接受了撤退命令。

小沼大佐 回到 第17軍司令部,聽了報告的 井本參謀 深為感激。第38師團、第2師團 結局似乎都比預料以上很乾脆的被說服了。這些反應就只是不想死嗎?然而 井本參謀 所感受到的並非如此。

「撐著杖歪歪倒倒的走著,眼神空洞,與死者躺在一起的士兵的樣子,無法忘懷。這些士兵異口同音問我的就是:友機什麼時候來。即使有著好的薪資,好的裝備,G島一戰還是很艱苦的。傷者、病號,一律上場。其意思與能力都應該受到評價。

而且,官兵一致,再自身撤退的同時,擔心給戰友帶來的損害,而反對撤退。在明知結局的狀態下,因為是命令,而只好遵從,也覺悟到命令,就是要捨棄自我。」

或許,玉碎更加能夠歷史留名吧。撤退,就是敗北、第17軍是會被視為敗軍。井本參謀 如此回想:這也意味著,明知撤軍的第17軍有著「無私的光榮」。撤退作戰,由於欺瞞工作、美軍誤解以為日軍的移動是在做攻擊的準備,到了2月7日無事終結。

Guadalcanal島 投入的陸軍兵力大約為31400名,其中撤退的有9800名。大約是總數66%的損害。其中大部分是營養失調、霍亂、下痢、腳氣 所帶來的死者。

第17軍司令官 百武中將 拜訪 Rabaul  今村第八方面軍司令官,淚流滿面,對責任,表示了自決之意。

「談責任,是你餓死了士兵嗎 …… 在失去制空權的時候,是輕忽了補給,投入了數達三萬的第17軍者的責任不是嗎」

靜靜訴說的 今村中將 眼眶泛出淚水;於事後聽說的 井本參謀 端正威儀,再次的面向南方默禱。井本參謀 做為 “生之使者”,前往 Guadalcanal,一面壓抑住自己的情感,成就了任務。然而一如前述,之前,參謀本部 也注意到,在自己毫無自覺的狀態下,指導了G島的作戰,做了 “死之使者”。

http://wiki.mbalib.com/zh-tw/%E5%8F%82%E8%B0%8B%E8%81%8C%E6%9D%83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翻譯.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