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17

川普 台灣 彼此手中的 對手牌

美國第45任總統 川普 在商場上曾經四落四起,做為商人已經非比尋常,從其1999年曾經登記候選美國總統的經歷來看,十多年來其個人在政治 - 特別是在美國與國際間的權力關係,必定在各相關領域,透過與政界人士的交往,有相當深入的鑽研,遠非一般、尤其是台灣的企業主所得以企及,更不用說攀比了。當然這指的不是合縱連橫、權力運用而已的權術手段,而是指對追求本國意志與生俱來的堅持。這樣說,從他競選時粗魯的語言來看,固然顯得抬舉,然而從他優秀的子女來看,川普應該比一般以 “商人” 二字做為奚落他能力、位階,甚至品德的看法來得繁複。也就是說,他的接觸範圍相當多面。他既不像一般一路從政的政客,也不會像因為有錢,而以瞧不起 “政客” 為尊榮的台灣企業主所得以比擬。(這些可以另文說明。) 在國際關係的表述上,川普 固然砲火四射,而其中夾帶的重中之重,恐怕是非 中國 莫屬了,因為不但兩國貿易逆差巨大,在地緣政治上,美國 受到 中國 的挑戰,已經到達劣幣驅逐良幣的歷史階段。 一般專家認為美國對弈中國,手中的牌遠遠多於中國,個人想當然耳的也認為如此。提高關稅、杯葛RECP、軍事圍堵,以及中國內部不言自明的紛擾等。任何功業的成就,大破才有大立;對川普的團隊來說,在太平洋一線與中國的地緣接觸上,除了俄羅斯、日本、韓國之外,最為觸動中國神經,也最具威力與危險性的,恐怕就非 台灣 莫屬了。這就是為什麼川普不時拿台灣,對中國叫板的原因。就中期效應來看,美國接近台灣、充實台灣,不但給中共帶來統一機遇漸失,也導致習總的就長遠的立場來看,執政上的威脅。對台灣來說,需要究明的是,川普美國的中國政策的最終期待是什麼?對台灣來說,至關緊要,不可不察。中國做為一個大國,無論如何都有他令人難以忽視的影響力。作為世界霸主,美國如何利用自身的能力,有效的予以 “調教”;交往、引導、規範、壓制,彼此之間如何應對進退,在在牽動著台灣或強或弱的局勢推挽,與伺機而動。 大體來說,美國做為一個標榜人權的國家,只要中國善與對應,謹守國際應有準則,達成雙方經濟的平等互惠共存共榮,這應該是美國現實的想望。在這之前,台灣如果未能掌握美、中兩國攻防之際的陣陣脈衝波,達成台灣的國家目標,或許最終就歸入可以是任何型態的中國管制,成了在中國與世界和解趨勢下的犧牲品。如此的理解,就不熟悉 “中國文化” 的美國來說,應該是相當自然的思考。如此的思考,夾雜著對中國古文明的崇敬,可以散見於克林頓、歐巴馬執政的美國,甚至日本、澳洲、歐洲各國以往對中國與人為善、深具期待的交往態度可見一二。 中國,做為一個歷史大國、文化大國、人口大國、經濟體大國、創傷大國,透過他必然的教育表述,其不甘於臣服做小的心理,相當自然而合理。也就是說,這個 “文化自有” 的國家,與一般稍具大國意識的新興大國一樣,都有著其實並不健康、難以保持平常心的情境心理。中國只要一經過前述與世界共存共榮,沉潛整軍經武的階段,由於他的文明未能隨經濟發展而現代熟成,以其 “份額” 之巨大,其主宰世界的終極想望,其實相當難以平復。 美中對壘即將登場,美國在經濟上折衝、軍事上強勢圍堵,將是起碼終川普任內的局面,中國是否願意在內外交困之下,漸行改善自身體制,或者中國做為前述大國,在且戰且走的半封閉狀態下,倚靠 “一帶一路” 的日漸成形(很難啦!),1.負隅頑抗,終至衰頹、或者 2.枯木逢春,老神在在?他經濟的高峰已經過去,台灣在川普任內,起碼應該達成已經被罵到臭頭的轉型正義與整軍經武之外,早早與中國處於一種零和的、非台灣主動的,不相往來的兩岸狀態。統合國家意志,因時依勢,向中國整體國家建制叫板,完成脫離中國,創新文化的獨立自主,結合海內外中國人,以明言嗆聲的姿態,開啟中國政治改革開放的反攻大業。 https://iseilio.wordpress.com/2008/02/20/%e4%b8%8d%e8%a6%81%e5%a6%96%e9%ad%94%e5%8c%96%e4%b8%ad%e5%9c%8b/

Posted in 政治雜談 | Leave a comment

七 海 遊 龍 之一進港

原本是打算就下面這篇留言,再做一番申論,只是由於來頭太大,“為賢者諱”,在這裡僅就當時的時空背景,再做一番延伸。 「 過去30年是世界走向中國的狂飆年代,戒急用忍顯得多此一舉,說鎖國太沉重,否則川普今日也無須大喊製造業回美國了。很多事今日可以做,也只因為時勢已經轉變而已。蔡執政,可能產業方向不同,成敗不知。經濟當然重要,卻與政治、社會,犬牙交錯,很難完全脫鉤的去理解。獨沽一味,有損說服力。戰後台灣經濟固然繁榮,政治、社會,其實是乏善可陳的 - 如果不計入社會運動的話。這樣的情狀日本亦復如此、中國亦復如此。 •《老謝看世界》 2017-01-07!!」(註) 在 1980年代末、1990年代初,由於中國改革開放,她的磁吸效應相當清楚,當時的郝柏村內閣團隊對此保持了作為一個對手國應有的基本態度,也就是後來李登輝提出的 “戒急用忍” 政策。這個政策一來由於大勢所趨,尤其捲入了台灣開始正式進入統獨的政治攻防,當然是路途多難。時移勢易的今日令人看到了,即便兩位如此高端的台灣精英,在時空的條件之下,仍舊會有來自其專業,甚至意識形態所帶來的盲點。 至於蔡英文 “維持現狀” 的政策,尤其在川普當選的挑戰之下,將如何調整,或者說她一貫的觀點所呈現的保守態勢有著什麼盲點,也相當值得討論。也許安邦定國的整體政策排序尚未展現,不過從她就職,以至最近以來所顯示的遲疑不前,甚至退縮,就台灣前途的立場上看來,這可能還只是一個過渡人物而已。透過媒體與民間的反映日漸強烈,推進的力道將來自何方,其實是相當清楚的。 註:此篇源自四處留言的另文 “四海遊龍”(原名:啪啪走)之延伸。  

Posted in 政治雜談 | Leave a comment

年華似水的外省人世界

一個台灣兩個世界,是 KMT 來台之後一直以來的現實,這個道理 KMT 當局並不是不了解,因此才有外圍運用地方政客的政治安排。只是這樣的事實,由於一向的中央執政,與 “中國” 政策,尤其在時代的催逼之下,讓這些第二代忘其所以,導向了 “在我們有生之年,這是一個永遠的承諾”(註)這個莫名所以的結局。蔣經國如果能夠長存,會怎麼安排不清楚,是否繼續優容,甚至非自主的實權轉移至本土地方政客?這對台灣同樣是一個災難。可以肯定的是,馬金的排斥本土地方政客,或許可以會有較好的安排,也從而繼續對 “祖國” 叫陣。哀怨!? 那蔣家子弟怎麼辦!?政治受難者家屬怎麼辦!?在地人怎麼辦!- 這句話你聽懂了嗎? 一切都將過去。中國這麼大一個國家,你很難找到一個單純、質樸,卻不帶由祖國之思而心懷恨意的人。這是國際社會的悲哀。 http://www.peoplenews.tw/news/eb9d86d9-1ead-4332-b17f-d28e583974e1 (註:王丰和我說,雨亭,我們是有祖國的,在我們的心中。王丰兒子喜宴後,我要加上一句,父母子女就是我們永遠的家鄉。而中華民國和國民黨,是我們父母一代在故國淪喪風雨飄搖中的國與家。王丰父親說一個人不能忘本,要飲水思源,我想,在我們有生之年,這是一個永遠的承諾。)

Posted in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

音樂 與 情愛

國外曾經有一份調查顯示,約 90多% 以上的流行歌曲,都是關於愛情。台灣早期台語歌曲,由於受到日本的影響,有不少的歌曲,其歌詞屬於勵志性質,相當能夠撫慰,甚至鼓舞人心。到了現代,屬性似乎仍舊如此,也更加產生出不少種種關於親情的描述,成了一大特色。 原本是想就新潮文庫這本「音樂與女性」做一些摘錄,以有限之生,渡無限之涯。可是拿起書本,順手翻了幾頁,這要真弄起來,結果只會成為抄書。所以僅就書中所引與 “情愛” 有關的樂曲,除了作曲者相關的情愛本事(早年在台灣,看電影有內容說明單,就稱做 “本事”。),做數語的簡介之外,就是引介該樂曲,將作曲家與情人之間的情愫,與從而產生的樂曲,做一番聆賞與比對,算是一種另類的 “音樂欣賞”。 此書原文出自 日本音樂之友社 所發行的 「為女性的音樂教養講座」,包括「教養的音樂」、「音樂與女性」、「生活中的音樂」等三冊。「音樂與女性」見於 新潮文庫,是五十多年前,由在當時音樂出版界相當活躍的 邵義強先生 所編譯。有喜歡 Romance 者顯然會覺得意猶未盡,不妨去買一本置於床頭,看看諸大音樂家的浪漫逸事。 [ 熾熱澎湃的感情,在創作時必得先經過冷卻,重新賦予秩序與排列,成為一種客觀的真實作品,這才成為「藝術」。] ---- Moonlight Sonata - 貝多芬 貝多芬 原本想送給他傾慕的貴族千金 朱麗葉塔 • 桂察第 的是 “作品 51之1 的輪迴曲” ,可是當時他有力的後援者 李希諾夫斯基公爵婦人 卻表示想要這首 輪迴曲,所以將同時期完成的這一首 Moonlight Sonata 題獻給了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影音娛樂,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

30年來日本對中國的感情變化

前一貼 日 本 不 足 的 軍 事 力 出版於2008年,距今已經過去8年,白雲蒼狗,世局變換,令人唏噓。一個強權的誕生,是否依據倚負於經濟成長的軍事崛起即可畢其功於一役?其原型的、真正的背景、內涵,有先天的歷史因素,也有後天因於人為的啟動,與政治難以控制的現實。中國的內容相當複雜,作為局外人隔岸觀火,一般只能揣測,其真正的運動機制,有時恐怕連中國人自己都如在五里霧中,做殊幾近之的議論。這其中有一項令人不禁感嘆的不健康的、病態的心理因素,普遍及於兩岸,以至全球中華民族,值得提出來瞭解、省視。 掌權的一切以我為尊,無知百姓一切向中看齊的中古皇朝心理,也從而形成了國家建構的落伍狀態,卻自以為 “中國特色”。中國共產黨 這麼說,無知百姓也覺得很對。唉,我怎麼老談這些東西!?做為台灣人,夭壽一點,就是請中國永遠保持原樣,繼續鬧笑話。「中國」- 沒有變;千百年來。 總結其結果,就是如下這一篇反方心路歷程的演變。歷史,就在當下、現場演進。我們的上一世代看的是二戰,再上一代看的是一戰,我們這一代呢!?三本鐵公雞真要大打第三回合的可能性不大,因此不妨膽大心細的觀賞這場現場歷史,在大家眼前鋪排,開展。世界要亡,主要還是在人的「貪婪」吧!? 大花臉性格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TSsWjBD3_g ---- 歌藍  2016.12.28 17:30 http://www.voachinese.com/a/japan-china-relations-20161228/3653768.html 即將過去的2016年,是日本對抗中國的政治意識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鮮明的一年。二十一世紀初還樂於在中美之間扮演關鍵“第三者”的日本,2016年已意識鮮明地在防衛、外交、經貿、金融等各領域加強日美同盟,務求對抗致力軍事和力爭改變世界秩序的中國。 2016年1月4日,日本剛過完新年假期、各行各業開工第一天,外務省公開批評的首個國家就是中國。外相岸田文雄在記者會上稱,中國利用在南中國海建造人工島機場跑道實施試飛行動“是國際社會共同憂慮的事務,日本為了維護開放和自由的海洋,希望與有關各國合作。” 當時日本共同社分析說,安倍政權明確了日本在南中國海問題上的立場,“顯示了與美國等共同步調向中國施壓的想法。”這是繼2015 年日本在南中國海問題上還只是展示“支持美國巡航行動”的姿態以來,上升到合作對抗的立場。 防衛省每年發表的《防衛白皮書》今年繼續強調中國威脅日本周邊安全環境,並把加強的防衛態勢從增設西南防衛部隊向部署薩德導彈(THAAD)方面擴大。日本軍機緊急升空對抗中國軍機的行動2016年更成“家常便飯”,上半年平均每天近3次。2017年約436億美元的史上最高額防衛預算也是主要用於強化自衛隊、海上保安廳對抗中國威脅的部署和裝備。 外交對抗 新年伊始的外交對抗立場貫穿了全年,日本隨後通過向菲律賓、印尼、越南提供海上保安廳的退役巡邏艦和培訓越南、菲律賓邊防守護人員等,直接援助各國對抗中國爭奪南中國海主權。 除了與中國有主權爭議的東盟成員國外,日本對抗中國東盟影響力的外交2016年還延伸到緬甸、老撾等與中國傳統友好的國家。其中緬甸獲得日本未來5年超過80億美元的巨大金額援助在東盟產生炫目效應,馬來西亞、泰國等也正準備提升與日本“共同價值觀關係”。 日本2016年也積極地與憂慮中國軍事擴張的印度提升軍事行動合作關係,今年6月4艘印度軍艦抵達日本出席日美印“馬拉巴爾”軍演,目標是對抗中國在東中國海的軍事行動。印度總理莫迪11月訪日、再與安倍展示了“日印蜜月”關係,日本政府傳出消息說:“安倍與莫迪討論了不少合作對抗中國的事務”。 2015年起開始與台灣總統蔡英文建立友情的首相安倍晉三,今年繼續通過政客帶信、恢復45年來日本官方電視台NHK的交響樂團首次赴台演出等,探索著日台最大範圍交往以對抗“一個中國”的製約。 安倍8月出席肯尼亞召開的第六屆非洲開發會議,宣布對非洲的經濟援助等,更被日本輿論形容為今年對抗中國的“宣言”。為了對抗中國在海外的影響力,12月日本政府決定在埃塞俄比亞等非洲中國有影響力的地區新設3個駐外公館。 日本的對抗意識令中國的警惕也上升到被一些日本網絡為主的輿論形容為“神經質”的程度。12月安倍迎接俄羅斯總統普京訪日,儘管安倍的初衷主要不是要對抗中國,但中國新華社一早就發表評論說“日本’拉俄圍中’”。正苦於日俄首腦外交一無所獲的安倍見勢推舟,強調日俄接近還有對抗中國的戰略價值,富士電視台一名評論員說:“果真如此,還算有點收穫”。 年底安倍訪問珍珠港、追悼75年前日本偷襲珍珠港造成的死難者,也被中國視為對抗中日曆史糾紛,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針鋒相對地說,中國也有很多追悼戰爭死難者的場所。 金融經貿 2015年日本社會爭議該不該加入中國主導的亞洲投資銀行,2016年在中國“加入還來得及”的誘導中,包括日本主流輿論在內,社會相當一致地相信專注日本主導的亞洲開發銀行是最明智的抉擇,尤其中國對南中國海主權爭端仲裁宣稱“廢紙一張”,鞏固日本對中國不守國際法、不尊重國際秩序的印象,即使在下半年美國傳出川普政權可能加入亞投行的預測後,日本仍沒顯示悔意。 5月日本修改了《國際合作銀行法》,通過放寬對日本企業參與海外風險較高的基礎建設的融資,促進日企與中國爭奪海外基礎建設項目投資。此舉當時中、韓傳媒也都分析是“日本對抗中國的經濟行動”。 貿易對抗中國的意識也很鮮明,美國主導的自由貿易圈TPP(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2016年不但已在日本獲得國會正式批准,而且在美國遲遲沒推進的形勢下,日本更積極地推進法律程序,務求構築對抗中國主導的FTAAP(亞太自由貿易圈)的貿易同盟,即使面臨美國可能退出TPP的挫折,日本也按部就班、義無反顧地推進每一程序。 進入12月,日本正式宣布不承認中國市場經濟國的地位,雖然此舉看來是追隨歐美步調,但來自政府的消息說,日本早就對中國政府庇護國營企業體制並刻意壓低鋼鐵、化學產品價格以求擴大出口、擾亂國際市場價格秩序的手段強烈不滿,認為這也是中國崛起以來,力求推翻迄今為止的國際秩序、自創有利中國的規則來與西方對抗的手段之一,決定遏止的政治意識下作出的定論。 改弦易轍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政治雜談 | Leave a comment

日 本 不 足 的 軍 事 力

作者: 江畑 謙介 ---- 「為預料的威脅做準備」是對國家、政府在安全保障 • 軍事上最大的義務。 當然,對所有想定的威脅,課以萬全的準備,並不可能,而為如下條件所支配: 1 . 經濟的制約 2 . 技術的制約 3 . 政治的制約 經濟的制約,就是「難為無米之炊」。為應對所預料的、當下的威脅,所需要擁有的裝備、部隊,處於財政困難的狀態。然而只要下功夫,即便無法萬全,在財政可能的範圍,擁有與威脅對抗的手段,並不是不可能。 日清戰爭之前,日本的財政艱難;一方面清國擁有德國製,號稱東洋最大、最強的「定遠」、「鎮遠」二艘軍艦,寄港日本展現威容,企圖以此壓倒、屈服日本。(譯按:這一點,依中國的說法是,由於中國無法施行保養、維護,因此委由日本執行。)正如同現在北朝鮮發射導彈至日本周邊海域。當時日本所擁有的軍艦,最大的不及「定遠」的一半,遠遠無法對抗「定遠」級四門30吋砲。為此,日本向法國訂製了三艘32吋砲的戰艦,卻是大小不及「定遠」7400噸的6成,而且各艦只搭載一門。因為船型小,主砲橫轉,船身就傾斜。一般稱為「三景艦」,就是「松島」、「橋立」、「嚴島」三艘。結果在黃海與清國海軍的艦隊決戰,日本海軍這三艘主力艦,幾乎毫無幫助。清國海軍艦身肉薄,以三景艦為首的日本海軍艦艇,使用所裝備的小口徑速射砲,對敵艦大量射擊,即便沒能擊沈,也失去了戰鬥力,而取得勝利。 在這裡可以看到,由於經濟制約所帶來的不足,努力用裝備與部隊,以及之後的 倫敦海軍裁軍條約()用心補足運用,填補了技術上劣勢 的一個例子。對應威脅所必要的,或者理想的裝備,即便以自己的技術無法自製,也可以向外國購買,對應是可能的,同時也是守護國家、國民生命財產的當政者的責任。 政治的制約條件只要用心,很多障礙也應該都可以克服。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到第二次世界大戰之間,被稱為列強的各先進國之間,主要就是以軍備競賽為中心。成為戰略平衡的主要因素的,就是締結了主力艦(戰艦)、航空母艦,還有做為戰艦補助的巡洋艦、潛水艇之擁有數,或者限制大小的海軍條約。史上最初的軍備限制條約 華盛頓海軍裁軍條約(戰艦擁有數),以及之後的倫敦海軍裁軍條約(補助艦限制)。由此來限制列強大型艦隻之擁有數以及大小(英美日法伊;之後法、伊 退出)。日本為了補足擁有數(實際排水量合計數)只及美國6成之劣勢,在技術上花了很大的功夫。其中也有由於過度勉強,導致船身不穩定,強度超過的例子。總是在政治制約上(國際條約)做了技術上的努力。而在條約到其期之前,由於軍備競爭的原因,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為止,這類的努力倒也不至於說是直接帶來了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原因。 飛越頭頂才注意到的導彈威脅 對於導彈威脅沒有可能的對策是政治、防衛擔當者的怠慢。1993年5月北朝鮮發射美國取名為「蘆洞」的實驗導彈掉落於離日本能登半島海岸250公里日本海中部。當時日本沒有探知這個發射的能力,在實驗數日之後才由美國告知。北朝鮮以火星5號(北朝鮮名)為基礎,延長兩倍射程為火星6號,於1990年代初向東海施行試射,也輸出至伊朗、敘利亞。從北朝鮮的推測的戰略考量,這個火星5號可以涵蓋濟州島等韓國全土。在軍事常識上,當然其次在於在日美軍基地的沖繩,與自衛隊基地,最低射程1300公里,實用上及於1500公里。日本的當政者與防衛單位於1980年代至90年代初期當然預測到,早晚北朝鮮導彈降級於日本全土。只是到1993年中期一直沒有具體的手段、措施。 1993年5月蘆洞發射的衝擊,日本一陣燒燒無所感。到1998年8月31日北朝鮮發射「白頭山」,嘗試發射「光明星1號」人造衛星(因無法進入軌道而告失敗),其火箭的第二節通過日本上空(日本本州)掉落太平洋,才真正感受到北朝鮮彈道導彈的威脅,在政策上有所考慮。由於一向日本獨自未曾開發,緊急導入美國系統,並提高SM-3迎擊火箭的功能。浪費了5年的時間。 巡航導彈防衛,與缺乏長距離攻擊能力的警覺 巡航導彈的警戒與迎擊,與彈道導彈需要的技術(系統)完全不同。探知並且迎擊低空來襲,具有匿蹤性能的巡航導彈,相當困難,俄羅斯與中國都相當著力開發,並且已有輸出。 日本之所以在巡航導彈的技術上毫無進展,並無法一概歸咎政府與防衛當局,不過也不能再怠慢。巡航導彈的早期探知,並不一定需要空中預警機。反而是具有長時間哨戒機能的氣球與飛行船更實用。無法早期探知,就無法有效防衛(迎擊)。 日本的早期警戒系統一向需要倚賴美國的預警衛星,直到2008年中期,日本還沒有獨自發射該類衛星的計畫。技術上的困難固然是事實,就算在經濟與技術上沒有問題,也受限於國會決議「宇宙和平利用」的政治制約條件所束縛,而無法有實用化的目標。直到2008年,制定了宇宙基本法,才打開了具有防衛目的預警衛星,得以利用宇宙的管道。其他也有比較早期,24小時警戒態勢的手段。高高度早期警戒用雷達、搭載紅外線感知器的無人飛行船,得以長期間繼續監視活動,由於無人搭載,可以相當的接近對手國,運用經費也便宜,是以技術努力來迴避政治制約的方法之一。 在導彈發射之前,將發射基地,或發射台予以摧毀,在目前,以至將來,都相當困難,日本並不具有攻擊在遠方的地上、地下目標的能力,是個現實。這是從「憲法解釋」的「自肅、自制」而來的結果。 在現實上,長距離攻擊能力 並無法簡單取得,尤其也為世界各國持有警戒心,因此在政治上輕易的提出要保有如此能力,或許不應該,然而沒有長距離攻擊能力 ,也就缺少了做為抑制力的防衛力要素(效果)的50%。 欠缺對地攻擊能力 與 未具體化的統合作戰能力 豈止欠缺長距離(陸上目標)攻擊能力,我國連對地精密攻擊能力都沒有。這固然可以歸咎於 防衛省.自衛隊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