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 本 不 足 的 軍 事 力(一)

作者: 江畑 謙介
----

「為預料的威脅做準備」是對國家、政府在安全保障 • 軍事上最大的義務。
當然,對所有想定的威脅,課以萬全的準備,並不可能,而為如下條件所支配:

1 . 經濟的制約
2 . 技術的制約
3 . 政治的制約

經濟的制約,就是「難為無米之炊」。為應對所預料的、當下的威脅,所需要擁有的裝備、部隊,處於財政困難的狀態。然而只要下功夫,即便無法萬全,在財政可能的範圍,擁有與威脅對抗的手段,並不是不可能。

日清戰爭之前,日本的財政艱難;一方面清國擁有德國製,號稱東洋最大、最強的「定遠」、「鎮遠」二艘軍艦,寄港日本展現威容,企圖以此壓倒、屈服日本。(譯按:這一點,依中國的說法是,由於中國無法施行保養、維護,因此委由日本執行。)正如同現在北朝鮮發射導彈至日本周邊海域。當時日本所擁有的軍艦,最大的不及「定遠」的一半,遠遠無法對抗「定遠」級四門30吋砲。為此,日本向法國訂製了三艘32吋砲的戰艦,卻是大小不及「定遠」7400噸的6成,而且各艦只搭載一門。因為船型小,主砲橫轉,船身就傾斜。一般稱為「三景艦」,就是「松島」、「橋立」、「嚴島」三艘。結果在黃海與清國海軍的艦隊決戰,日本海軍這三艘主力艦,幾乎毫無幫助。清國海軍艦身肉薄,以三景艦為首的日本海軍艦艇,使用所裝備的小口徑速射砲,對敵艦大量射擊,即便沒能擊沈,也失去了戰鬥力,而取得勝利。

在這裡可以看到,由於經濟制約所帶來的不足,努力用裝備與部隊,以及之後的 倫敦海軍裁軍條約()用心補足運用,填補了技術上劣勢 的一個例子。對應威脅所必要的,或者理想的裝備,即便以自己的技術無法自製,也可以向外國購買,對應是可能的,同時也是守護國家、國民生命財產的當政者的責任。

政治的制約條件只要用心,很多障礙也應該都可以克服。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到第二次世界大戰之間,被稱為列強的各先進國之間,主要就是以軍備競賽為中心。成為戰略平衡的主要因素的,就是締結了主力艦(戰艦)、航空母艦,還有做為戰艦補助的巡洋艦、潛水艇之擁有數,或者限制大小的海軍條約。史上最初的軍備限制條約 華盛頓海軍裁軍條約(戰艦擁有數),以及之後的倫敦海軍裁軍條約(補助艦限制)。由此來限制列強大型艦隻之擁有數以及大小(英美日法伊;之後法、伊 退出)。日本為了補足擁有數(實際排水量合計數)只及美國6成之劣勢,在技術上花了很大的功夫。其中也有由於過度勉強,導致船身不穩定,強度超過的例子。總是在政治制約上(國際條約)做了技術上的努力。而在條約到其期之前,由於軍備競爭的原因,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為止,這類的努力倒也不至於說是直接帶來了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原因。

飛越頭頂才注意到的導彈威脅

對於導彈威脅沒有可能的對策是政治、防衛擔當者的怠慢。1993年5月北朝鮮發射美國取名為「蘆洞」的實驗導彈掉落於離日本能登半島海岸250公里日本海中部。當時日本沒有探知這個發射的能力,在實驗數日之後才由美國告知。北朝鮮以火星5號(北朝鮮名)為基礎,延長兩倍射程為火星6號,於1990年代初向東海施行試射,也輸出至伊朗、敘利亞。從北朝鮮的推測的戰略考量,這個火星5號可以涵蓋濟州島等韓國全土。在軍事常識上,當然其次在於在日美軍基地的沖繩,與自衛隊基地,最低射程1300公里,實用上及於1500公里。日本的當政者與防衛單位於1980年代至90年代初期當然預測到,早晚北朝鮮導彈降級於日本全土。只是到1993年中期一直沒有具體的手段、措施。

1993年5月蘆洞發射的衝擊,日本一陣燒燒無所感。到1998年8月31日北朝鮮發射「白頭山」,嘗試發射「光明星1號」人造衛星(因無法進入軌道而告失敗),其火箭的第二節通過日本上空(日本本州)掉落太平洋,才真正感受到北朝鮮彈道導彈的威脅,在政策上有所考慮。由於一向日本獨自未曾開發,緊急導入美國系統,並提高SM-3迎擊火箭的功能。浪費了5年的時間。

巡航導彈防衛,與缺乏長距離攻擊能力的警覺

巡航導彈的警戒與迎擊,與彈道導彈需要的技術(系統)完全不同。探知並且迎擊低空來襲,具有匿蹤性能的巡航導彈,相當困難,俄羅斯與中國都相當著力開發,並且已有輸出。

日本之所以在巡航導彈的技術上毫無進展,並無法一概歸咎政府與防衛當局,不過也不能再怠慢。巡航導彈的早期探知,並不一定需要空中預警機。反而是具有長時間哨戒機能的氣球與飛行船更實用。無法早期探知,就無法有效防衛(迎擊)。

日本的早期警戒系統一向需要倚賴美國的預警衛星,直到2008年中期,日本還沒有獨自發射該類衛星的計畫。技術上的困難固然是事實,就算在經濟與技術上沒有問題,也受限於國會決議「宇宙和平利用」的政治制約條件所束縛,而無法有實用化的目標。直到2008年,制定了宇宙基本法,才打開了具有防衛目的預警衛星,得以利用宇宙的管道。其他也有比較早期,24小時警戒態勢的手段。高高度早期警戒用雷達、搭載紅外線感知器的無人飛行船,得以長期間繼續監視活動,由於無人搭載,可以相當的接近對手國,運用經費也便宜,是以技術努力來迴避政治制約的方法之一。

在導彈發射之前,將發射基地,或發射台予以摧毀,在目前,以至將來,都相當困難,日本並不具有攻擊在遠方的地上、地下目標的能力,是個現實。這是從「憲法解釋」的「自肅、自制」而來的結果。

在現實上,長距離攻擊能力 並無法簡單取得,尤其也為世界各國持有警戒心,因此在政治上輕易的提出要保有如此能力,或許不應該,然而沒有長距離攻擊能力 ,也就缺少了做為抑制力的防衛力要素(效果)的50%。

欠缺對地攻擊能力 與 未具體化的統合作戰能力

豈止欠缺長距離(陸上目標)攻擊能力,我國連對地精密攻擊能力都沒有。這固然可以歸咎於 防衛省.自衛隊 的怠慢,而 航空自衛隊 也全然未曾考慮過對陸上自衛隊的航空支援。海上自衛隊 也未曾考慮過對 陸上自衛隊部隊 進行火力支援。頂多也就是以運輸艦運送陸上自衛部隊 而已。運輸艦也沒有直升機起降的設計。航空自衛隊 的運輸機有進行針對陸上自衛隊空降部隊,以及一部分裝備的運輸,然而在輸送之後,對陸上部隊的對地攻擊機(支援戰鬥機)緊密的近接航空支援則毫無打算。航空自衛隊基本上裝配有對地支援用的火箭彈、爆彈等,而如何應陸上自衛隊火力支援的要求進行精密的對地攻擊訓練則未曾實施。即便想實施陸空聯合作戰的訓練,在日本也沒有演習場地也是事實。看不出有改善現狀的努力,總之就是無此心思。

自衛隊提倡「統合運用」已久,在2005年度開始的防衛力準備計畫之中,為了具體化統合運用體制,改編了由陸海空三幕僚長所組成的統合幕僚會議。在說明中賦予了統合幕僚長以不小的部隊運用權限,到了2008年,起碼從國民的眼中看來,效果並未顯現。

為自制、自肅所犧牲的兵力投射與宇宙戰能力

冷戰後為世界的軍隊所認識的必要性另一個分野就是「兵力投射」。兵力投射的能力不只是為了戰鬥目的所做的軍事力投入。在現地得以保有軍隊開展能力,就得以發揮保護本國(該當事國認為有利)利益的抑制力之外,尤其,在冷戰後的世界,高度認識到,在執行國際和平.維持活動,人道支援等活動上,做為軍隊或其他政府機關、NGO等組織的海外開展手段,這個機能極為有力。

然而在我國卻由於對「保有自衛力」、「不對他國產生威脅」等的自制與自肅,一旦由於世界情勢有兵力投射能力的需要時,就面對了無法應對的現實狀態。

兵力投射能力,的確在「侵攻能力」、「不對他國產生威脅」與人道支援、國際貢獻的能力,屬於表裡一體。這是否就是說,當國際有尋求,對世界的軍隊來說,更被認為是一種義務能力的時代,認為自制、自肅的理由得以通用(因此世界認同、接受),恐怕就顯得自以為是了。問題在於如何使用這樣的兵力投射能力?這個能力在使用於對他國做軍事攻擊的同時,世界也同樣認為這個能力有著有力的和平維持與人道支援能力。不認為(不了解)如此的大概就只有日本國民吧。在遠距力要有效的活用軍事力,或者軍隊所具有的多用途性,遠距離通訊與情報收集的手段,是不可欠缺的。其中有相當多依存於宇宙空間,也就是人造衛星的活用。

與自衛隊統合運用的同時,以網路為中心的戰爭(NCW)也受到重視。因此移動通信機能不可欠缺,其中很多情況都不能不依存於通信衛星。也有高高度能夠通信中繼的長時滯空型無人機或無人飛行船的活用。而超過地球半周的遠方情報收集,情報傳達,只有依靠衛星。實際上,沒有衛星的利用、也就是宇宙空間的利用,現在的防衛、軍事,是不可能的,然而日本在這個領域相當落後。

準備網路戰的認識 相當稀薄

資訊的準確傳達,不出於 NCW 的基本。如此一來,資訊、通信迴路之戰的「網路戰」就變得很重要。實際上,在這個領域的國際規範等於都還沒有。妨害或破壞(使機能停止)連繫全世界情報網的行為,在國際法上意味著什麼?離一定基準的國際條約制定,還有一段距離。在歐盟,已經訂定了使用網路的國際犯罪(包括利用投入病毒盜取資訊、妨害網路機能等)的條約,其他大部分的國家則尚未到達加盟或者批准的狀態(2008中期)。資訊網路連結全世界,沒有全體國家的加盟、在同一規制下運行就沒有效果。

因此,攻防雙方技術的經常性研究開發,提高能力是唯一的辦法。這就需要有一個高度秘密保持與研究體制的必要。在連秘密保護的基本法都付之闕如的日本,秘密投入高額的研究實驗費,準備網路戰的態勢是可能的嗎!?由自衛隊防衛大臣直轄的「指揮通信系統隊」於2008年3月26日開始運作,這個部隊被認為應該就是擔當屬於在防衛、軍事領域的網路戰中心。然而從進入2000年代開始所發生,在防衛省、自衛隊的諸多情報洩漏、情報管理鬆懈的狀況來看,自衛隊到底具備何等網路戰的準備,是相當令人不安的。網路戰是已經與海陸空、宇宙戰有著同等重要的作戰領域,在法律的與態勢的建構,有著燃眉之急。而從國民的立場來看,政府、政治家、防衛省、防衛隊對危機感的認識恐怕還相當欠缺。

中國梭哈 與 美國麻將
https://iseilio.wordpress.com/2012/12/19/%e4%b8%ad-%e5%9c%8b-%e8%b1%aa-%e8%b3%ad-5/

30年來日本對中國的感情變化
http://ajin2050.blogspot.ca/2016/12/30.html#more
( http://www.voachinese.com/a/japan-china-relations-20161228/3653768.html )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政治雜談.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