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 與 情愛

國外曾經有一份調查顯示,約 90多% 以上的流行歌曲,都是關於愛情。台灣早期台語歌曲,由於受到日本的影響,有不少的歌曲,其歌詞屬於勵志性質,相當能夠撫慰,甚至鼓舞人心。到了現代,屬性似乎仍舊如此,也更加產生出不少種種關於親情的描述,成了一大特色。

原本是想就新潮文庫這本「音樂與女性」做一些摘錄,以有限之生,渡無限之涯。可是拿起書本,順手翻了幾頁,這要真弄起來,結果只會成為抄書。所以僅就書中所引與 “情愛” 有關的樂曲,除了作曲者相關的情愛本事(早年在台灣,看電影有內容說明單,就稱做 “本事”。),做數語的簡介之外,就是引介該樂曲,將作曲家與情人之間的情愫,與從而產生的樂曲,做一番聆賞與比對,算是一種另類的 “音樂欣賞”。

此書原文出自 日本音樂之友社 所發行的 「為女性的音樂教養講座」,包括「教養的音樂」、「音樂與女性」、「生活中的音樂」等三冊。「音樂與女性」見於 新潮文庫,是五十多年前,由在當時音樂出版界相當活躍的 邵義強先生 所編譯。有喜歡 Romance 者顯然會覺得意猶未盡,不妨去買一本置於床頭,看看諸大音樂家的浪漫逸事。

[ 熾熱澎湃的感情,在創作時必得先經過冷卻,重新賦予秩序與排列,成為一種客觀的真實作品,這才成為「藝術」。]
----

Moonlight Sonata - 貝多芬
貝多芬 原本想送給他傾慕的貴族千金 朱麗葉塔 • 桂察第 的是 “作品 51之1 的輪迴曲” ,可是當時他有力的後援者 李希諾夫斯基公爵婦人 卻表示想要這首 輪迴曲,所以將同時期完成的這一首 Moonlight Sonata 題獻給了 桂察第。由於身分的差距,自己的妻子又幼稚、自私,神魂顛倒的 貝多芬 求婚被拒,桂察第 則在雙親的安排下,嫁給了 賈登堡伯爵,使 貝多芬 陷入了陷入了苦惱與絕望的深淵。

Tristan und Isolde - 華格納
瑪蒂黛 的丈夫是個富裕的絲織品商人,也是藝術愛好者。華格納在陶汪蘇黎世 時,和他們夫婦認識,而年玉貌的夫人,她則隨著 華格納 學鋼琴,她又是一位能寫詩的才女。由於對藝術有著充分的理解,在精神上就能與 華格納 完全默契。這是其妻子 敏娜 所沒有的。

華格納曾拿她的詩,譜寫成歌曲,這就是敘述有關這段戀情的回憶,世人把她稱作「崔斯坦與伊索笛」的習作。

雖然有人認為這部歌劇的音樂中,沒有太多的肉體情慾,不過對任由自己陷入愛的狂熱的騎士與公主,實際上就是華格納與瑪蒂娜的寫照。

Invitation to the Dance - 卡爾 • 偉伯
一輩子婚姻幸福,從一而終的大概只有這位 Carl Maria von Weber 了。卡洛莉娜 記得自己好像是在編織衣物,「是一首新的鋼琴曲。我要獻給妳。」

說罷,卡爾 就面對鋼琴彈了起來。
「在一次舞會上,一位紳士走向一位美麗的姑娘,說:能否賞光與我共舞?她羞怯的婉拒了。嘿,妳看,我右手彈的是姑娘說的話,左手說的是紳士說的話。由於身世再三請求,她就不再拒絕了,然後站起來共舞。. . . . .,」

鋼琴協奏曲 降F小調

Myrten op.25 - 舒曼
少女 Clara 是在父親,著名的鋼琴教師 費列德 • 威克 的陪伴下,來參加 萊比錫的醫師 卡爾斯家的音樂會。她坐到鋼琴前,精彩的彈出了 亨麥爾 的三重奏。

在結婚的前日,贈送了這本珠玉般的歌曲集「長春樹」 Schumann, Myrten op.25 ,集上寫著「給我親愛的新娘」:


----

抑制的修道中 情色的交纏

只要提起性愛的音樂,人們就會想起 華格納 的音樂,德國的青年會由於其中性愛的表現,而顯得不自在起來。可是如同聆聽 A. Scriabin 的「狂喜之詩」一般,我們東方人不僅感覺不出來,連官能的感覺都不容易有。

The Poem of Ecstasy - 史克里亞賓

當我們聽 A. Scriabin 的管弦樂時,經常會把萬花筒中的宇宙,向仰望繁星那樣,引起自由飛翔的錯覺。
為了「狂喜之詩」的第一樂章,他寫道:「主題像夢那樣甜蜜,為了產生心靈的興奮,呈現出強烈的慾望、倦怠,以及對未知的渴望 …..。」評論家說,比起下一首第五交響曲,性愛的世界更為逼真。不過如果期待像肉麻的流行歌詞般的印象,那必然失望。因為 A. Scriabin 的狂喜,乃是被藝術的面紗所包圍,深不可測。
24 Preludes, op. 11 (selections) -性的勾引-作曲者如是說

Lohengrin – Prelude -Richard Wagner

華格納 一直任意追逐性愛,不斷的和女人戀愛,唯有清醒時才想到神,她的私生活,似乎是一個破滅型的人類才有,可是卻開出了熟爛的浪漫派果實。

Lohengrin 的世界,因美女與天鵝間愛的交歡,引發出了奇怪但美麗的世界,和人類的原罪相通。對 華格納 而言,要勾畫出性愛的印象時,就會有強烈的中世紀色彩。他時常先呼喚出中世紀的情景,然後再突進到性愛中。

(依書直說 →)有人說,在中世紀的修道院中,沒有直接的性愛,但不管是修士或修女,原本就是人類,所以身上所具有的本能,仍會很自然的流露出來,處於飢渴狀態。像現代人主張「自由性愛」,表面上充滿自由,事實上無比飢渴。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影音娛樂, 文摘隨筆.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