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17

低 欲 社 會

人類社會到某個程度,一向以來的追求繁榮 ”求發展”,終將遇到瓶頸。 一個美好的社會,經濟其實只是其中一端。台灣因擁擠而來的窘迫,只顯現台灣人口可以相當數量的減少,隨著戰後嬰兒潮的即將大量離去,”遇缺不補”,其實反而是個很好的調整契機。台灣如果有辦法走出中國的發展困境,更有意識的去建立一種 “減量經濟”,能夠與宇宙生命脈動相和諧的模式,台灣或許就將成為人類在制度上演化的範例。 ____ http://zh.cn.nikkei.com/columnviewpoint/tearoom/23300-2017-01-16-06-43-07.html 低欲望的社會 與 高欲望的社會  分別來自前後不同的時代背景;沉滯的社會狀態與貧乏的經濟景況,當因為各種可能的因素,開啟了經濟的動能,人們開始對前景抱持希望,具有活動能量的人們,不但給自己創造了財富,也給社會帶來了工作機會,整個社會呈現出欣欣向榮的活潑氣息。廣大的活動空間,與近乎無限的戰後需求,給亞洲帶來一波接著一波的消費浪潮,也產生各自不同的形容詞,依發展先後的時間序,分別是:1.日本第一、2.亞洲四小龍、3.馬哈迪奇蹟、4.世界工廠 - 中國。託美國的福,大前研一、郭台銘,就是於二戰後出生於這個時期的代表人物。這類人物的第一個共同特徵就是,追求 “管理績效”,求取企業利潤的極大化;第二個共同特徵就是,相對貧乏的 “社會關懷與人文內容”。在台灣,這些特徵,可以很容易的在代表資方的幾位大富豪身上得到驗證。出生日本時代的許文龍,與深通美國文化的張忠謀,在這方面是相當不同的。 社會的經濟繁榮之後,種種社會條件已經大不相同,在經濟發展上,進入了 “資本密集” 與 “技術密集” 的時代。“郭台銘批判想開 café 的年輕人,知名經濟評論家批判台灣年輕人不該追求小確幸”,這些說法不但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也讓人們看出這些大人物的見識偏頗,自以為是。台灣這類以錢為綱,甚至瞧不起 “政治” 的檯面人物。更不知道的是,現代深具社會公義意識的台灣年輕人,所圖更大,而且無私奉獻。“從商” 與 “從政” 有何不同?差不多說來,“從商” 大部分的條件掌握在自己手中,尤其進入 “趨勢” 很重要,也因此有不少人發財,連自己都莫名其妙;“從政” 除了力爭上游之外,大部分的條件,並不掌握在自己手裡。“從商”!?“從政”!?除了性向、興趣不同之外,其實需要的能力並沒有什麼不同,而 “從政” 可能碰到的意外更多元,所需知識更廣泛。商人能夠瞧不起政客的資本,其實也就 “財富” 一項,一般人必須去求職,也同樣是政治人物的軟肋 - 必須去向 企業家 要錢。這樣的社會,存在於追求榮華富貴的,終究是失法管控,為富不仁的社會。 ---- 日本年輕人的低欲狀態,其成因的確如同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

HO Model Train (何 時 再 相 會)

雖然走得如此匆匆,臨行的此刻,仍舊無法忘懷自己昔日的輕忽。拙於言辭的我,已然不復記憶曾經彼此交換過什麼話語。青春的肉體聲氣相求,歡樂的時光日以繼夜。搭上漁船,出海求生,一去兩年,臨行未曾予妳適當安置,甚至支言片語的交代,這是一直耿耿于懷難安於心的未竟之語 ‥‥‥, 再會,心愛的 ……。 ( 繁華的青紅燈 ) 摘自 :喝 彩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1_YAhcOpoRI) (背景日本美女的眼睛會wink,是約50年前的3D印刷,臨場效果沒有出來。) 何時再相會 詞:葉俊麟 ( 雨の港 唄・藤島桓夫 ) 青紅燈照著街路 嘸知阮一人 離別著小姑娘 忍著心苦痛 心愛的再會啦 最好當做一場夢 請你保重祈禱著你 萬事照希望 啊甲你分西東 何時再相會 酒場的哀愁音樂 催著阮珠淚 一時也心茫茫 要去叨一位 心愛的再會啦 嘸甘給你來拖累 你著原諒不是男性 無愛你做堆 啊今夜來分開 何時再相會 淒冷風一直吹來 加添阮悲哀 咱明知無緣份 何必來熟識 心愛的再會啦 嘸願耽誤你將來 祝你快樂祈禱著你 嫁著好尪婿 啊永遠無人知 何時再相會 ---- HO Model Train 夜明けのうた

Posted in 影音娛樂 | Leave a comment

雪 国 - 川端康成

年 輕 時,與 國 際 學 生 數 名,於 寒 冬 透 過 旅 行 社 代 訂 三 天 兩 夜 的 湯 澤 自 由 行。 湯 澤  正 是 川 端 康 成 寫 下 “雪 國”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影音娛樂,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