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 国 - 川端康成

年 輕 時,與 國 際 學 生 數 名,於 寒 冬 透 過 旅 行 社 代 訂 三 天 兩 夜 的 湯 澤 自 由 行。

湯 澤  正 是 川 端 康 成 寫 下 “雪 國” 的 溫 泉 鄉。濕 冷 的 早 晨,在 東 京 車 站 吃 完 熱 騰 騰 的 拉 麵,搭 上 東 海  道 本 線 的 特 急快 車 出 發,火 車 奔 馳 在 白 雪 皚 皚 的 大 地,滿 員 的 車 廂 有 同 乘 遊 客 知 道 我 們 是 外 國 學生,仰 起 頭 特 別 幫 我 們 背 誦 出 了 “雪 國” 開 頭 的 名 句 ﹕「 穿 過 了 縣 境 長 長 的 隧 道 就 是 雪 國 ……, 」, 當 時 對 日 本 的 一 切 仍 舊 相 當 陌 生,難 以 進 入 這 句 開 頭 場 景 所 帶 來 的 意 境。天 寒 地 凍 的 窗 外, 奔 向 湯 澤 的 嚴 寒 雪 景 匆 匆 飛 過,一 車 滿 載 的 遊 客 更 添 加 了 車 內 的 暖 和 氣 息。……..

溫 泉 鄉 より
----
我愛 岩 下 志 麻

雪国 ~ 駒子 その愛

坂本冬美

雪国 ~ 駒子 その愛 ~
作詞:たかたかし
作曲:弦哲也

トンネル抜けたら そこは雪国                        穿過了隧道就是雪國
駒子は氷柱(つらら)と 暮らしています         駒子 冰柱 一同生活
あの日あなたと 燃えつきて                            燃燒與共的那日
死ねば 死ねばよかった…                                死亡的話 死亡的話就好了…
逢いたい人に 逢えないつらさ                        想見的人 見不到的痛苦
悲しい酒が 雪になる                                        悲傷的酒 成了雪花

涙は見せない 決してあなたに                         眼淚 決不讓你看到
わたしが望んで 愛されたから                         因為期望你的愛
今度訪ねて くれるのは                                     何時再相逢
あなた あなたいつです…                                 你 你何時 …
夜汽車の灯り 女の胸に                                     夜車的燈火 在女人心中
流れて吹雪(ふぶ)く 国境                                  雪花吹流 隔縣的邊界

待つのはいやです だけど好きです                  不想等 卻是喜歡
柱の時計も 止まっています                              柱子時鐘停止
あれは雪折れ 夜の底                                          雪 折斷 夜之底色
音が 音がさびしい …                                         聲音 聲音淒涼 …
明日の夢を 語れぬ窓に                                       明日之夢 難語紙窗
あなたが降らす 春の雪                                       你降下 春之雪
--

雪国 (1965) – 酔っ払った駒子
酒醉的駒子

剛從酒席陪客下來的駒子,來到很喜愛的資產家之子,在此翻譯寫作的島村的房間, …….

「看不見、看不見 …..,島村先生…..、你在嗎?」「啊,你在!呵呵呵 …..,」
「怎麼了,喝那麼多。」
「我沒醉 …..、我會醉嗎!? …..,」「不舒服 …..,」
「妳 ….,」
「水 …;島村先生 …..,不舒服、不舒服 …..,」
「那,妳先在這裡先休息一下 …..,」
「不 …,回去、我要回去 …..,」
「妳這樣走不動的 …..,」
「我 ….,我 ……」「沒問題 …..,」
「危險。要回去的話,我送妳回去 …..,」
「你睡;我說你繼續睡 …..!」「我在這裡稍微清醒一下再回去。…..」
火車聲 ---,

日本作家有由一心攏絡的出版社出資,長期住在溫泉旅館寫作的習慣;產生名作『雪国』的 越後湯沢旅館「高半」、在昭和 9年~12 之間,川端康成 五度在此居停。小説中出現的「駒子」当時以「松栄」的名字在這裡當芸妓。 「駒子」就是以「松栄」做原型。

穿過縣界長長的隧道,便是雪国。夜空下一片白茫茫。火車在信號所前停了下来來。

一位姑娘從對面座位上站起身子過來,把島村座位前的玻璃窗打開。一股雪的冷空氣捲襲了進来。姑娘將整個身子探出窗外,彷彿向遠方呼喚般地喊道:
“站長先生,站長先生!”
手拎提燈,踏着雪缓步走了過来的男子,把圍巾纏到鼻子上、帽子的毛皮垂在耳旁。
已經這麼冷了啊、島村看著窗外,只見鐵路人員當作臨時宿舍的木板房,星星点点地坐落在山脚下。那邊的白雪,早已被黑暗吞噬了。
“站長先生,是我。您好啊!”
“哟,這不是葉子姑娘嗎!回家呀?又是大冷天了。”
“聽說我弟弟到這裡來工作,我要謝謝您的照顧。”
“在這種地方,早晚會寂寞得難受的。年紀輕輕,怪可憐的!”
“他還是個孩子,請站長先生常指點他,拜託您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影音娛樂, 文摘隨筆.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