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 欲 社 會

人類社會到某個程度,一向以來的追求繁榮 ”求發展”,終將遇到瓶頸。

一個美好的社會,經濟其實只是其中一端。台灣因擁擠而來的窘迫,只顯現台灣人口可以相當數量的減少,隨著戰後嬰兒潮的即將大量離去,”遇缺不補”,其實反而是個很好的調整契機。台灣如果有辦法走出中國的發展困境,更有意識的去建立一種 “減量經濟”,能夠與宇宙生命脈動相和諧的模式,台灣或許就將成為人類在制度上演化的範例。
____

http://zh.cn.nikkei.com/columnviewpoint/tearoom/23300-2017-01-16-06-43-07.html

低欲望的社會 與 高欲望的社會  分別來自前後不同的時代背景;沉滯的社會狀態與貧乏的經濟景況,當因為各種可能的因素,開啟了經濟的動能,人們開始對前景抱持希望,具有活動能量的人們,不但給自己創造了財富,也給社會帶來了工作機會,整個社會呈現出欣欣向榮的活潑氣息。廣大的活動空間,與近乎無限的戰後需求,給亞洲帶來一波接著一波的消費浪潮,也產生各自不同的形容詞,依發展先後的時間序,分別是:1.日本第一、2.亞洲四小龍、3.馬哈迪奇蹟、4.世界工廠 - 中國。託美國的福,大前研一、郭台銘,就是於二戰後出生於這個時期的代表人物。這類人物的第一個共同特徵就是,追求 “管理績效”,求取企業利潤的極大化;第二個共同特徵就是,相對貧乏的 “社會關懷與人文內容”。在台灣,這些特徵,可以很容易的在代表資方的幾位大富豪身上得到驗證。出生日本時代的許文龍,與深通美國文化的張忠謀,在這方面是相當不同的。

社會的經濟繁榮之後,種種社會條件已經大不相同,在經濟發展上,進入了 “資本密集” 與 “技術密集” 的時代。“郭台銘批判想開 café 的年輕人,知名經濟評論家批判台灣年輕人不該追求小確幸”,這些說法不但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也讓人們看出這些大人物的見識偏頗,自以為是。台灣這類以錢為綱,甚至瞧不起 “政治” 的檯面人物。更不知道的是,現代深具社會公義意識的台灣年輕人,所圖更大,而且無私奉獻。“從商” 與 “從政” 有何不同?差不多說來,“從商” 大部分的條件掌握在自己手中,尤其進入 “趨勢” 很重要,也因此有不少人發財,連自己都莫名其妙;“從政” 除了力爭上游之外,大部分的條件,並不掌握在自己手裡。“從商”!?“從政”!?除了性向、興趣不同之外,其實需要的能力並沒有什麼不同,而 “從政” 可能碰到的意外更多元,所需知識更廣泛。商人能夠瞧不起政客的資本,其實也就 “財富” 一項,一般人必須去求職,也同樣是政治人物的軟肋 - 必須去向 企業家 要錢。這樣的社會,存在於追求榮華富貴的,終究是失法管控,為富不仁的社會。
----

日本年輕人的低欲狀態,其成因的確如同 劉黎兒 所說,其產生的後果,從 劉黎兒 的結語來看,毋寧是讚賞的。個人不是專家,從直覺來說,也抱持相同的看法。日本二戰時期的人口遠比現在的日本還少,只有 80.000.000。現在之所以介意人口減少的原因有兩個:

1. 以往成長所帶來的種種 多餘,甚至虛誇的 “尾大不掉”。

2. 沒有能力去想到,為了適應人口日漸減少之後的新常態,如何去預設即將來臨的經濟、社會狀態,同時設計一套均衡、困窘 - 所謂勤儉持家、共體時艱的 “減量經濟財政規劃”,讓整個社會隨著體經濟體的縮小,將結構依狀態階段漸次遞減至新的經濟,甚至文化的出發點。

認為經濟成長,人口的成長很重要。也因此,中國 一方面相當自豪於他龐大的 “量體”,一方面也擔憂其人口減少而來的經濟萎縮。其實以個人的看法,就人口減少這一點,最沒問題的就是他。

日本有著相當 “異質” 的文化 :

日本人對低欲現象的應對、處理,劉黎兒 已經完整說明。人口減少四處皆然,各國對應的方式也會相當不同,其中最簡便,也最被提及的方式就是個人雖不反對,卻也並不特別贊同的 - 引進移民。

日本人,相較來說,一般並不急功好利,由於文化形態,財富分配也比較平均。在個人專業的追求上,比較願意花心思,態度也比較勤懇;在體現個人的志業上,用現代的大企業話說就是:“在企業內創業”。這在比較個人主義的文化裡面,比較不容易,因為 “寧為雞首 不為牛後”。

應該可以從日本的文學創作,去查考日本人對創作的展現;這裡僅做簡單的披露。日本的文字創作,尤其在戰後,不但數量龐大,而且種類繁多:

古典小說、文學小說、私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驚悚小說、偵探小說、歷史小說、工商金融小說、科幻小說、情色小說、政治小說、劍客小說、超現實主義小說 …….,

在上面這些類別的小說之中,就我們來看可能冷門的類別,都有著非常豐富多樣的內容,就以 工商金融小說 一類為例,以相同處於工商社會的台灣來說,我們的經濟評論界可以說是完全付之闕如的。甚至於,他們的經濟評論界,有著我們依舊沉迷於股市分析的經濟評論界所沒有的人文內涵。

現代年輕人喜歡動漫世界,其影響擴及全球,給人類的文明生態帶來重大改變,而且日新月異,這些都不是一昧追求財富,並引以為傲的國家社會所可能達到的境界。

二戰後、大約50年前,美國出了一本書 - “日本奇蹟”,書中介紹了日本在戰後20年間所發展出來的創新與開發。記憶中有電晶體收音機,也有開發出船體分段製造再行接合的20萬噸油輪。

以上這些參與人士、小說家 …. 等等等,無一不是生存於自己全心投入的工作中,創造出了新生事務。

我們還可以去察考大部分的世界級 畫家、音樂家、文學家、哲學家,這些主導人類文明的偉大人物,沒有一個是依靠 “物質刺激”,依靠低層次的物質欲望,來達到他們的創作發明。這是一種非宗教的,人類文化的提升。

http://cn.japanpolicyforum.jp/archives/economy/pt20140821023843.html

https://iseilio.wordpress.com/2015/11/22/%e5%8f%b0-%e7%81%a3-%e5%a4%a7-%e5%b8%ab/

http://www.twword.com/wiki/%E5%8D%94%E5%90%8C%E8%AB%96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文摘隨筆.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