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17

畢卡索完全導覽 - 蔣 勳

Posted in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

戲 迷

地方戲曲 以至 京戲,都會有 戲迷,這與其表演的性質有關。觀眾關注的除故事之外,主要還在伶人 的演出,講究的是在伶人個人本身的唱工與做工,所謂的唱做俱佳,燈光基本上是打在個人身上的。與地方戲曲相比,所謂 聽戲,還是要以京戲 慢條絲理、輕挑慢捻、死去活來,最為出類拔萃,入門不多,這裡不多表。大場面,講排場,以至翻筋斗,插科打渾,對真正懂得畢上眼睛,頭隨扇搖,享受絲竹雅音之樂的戲迷而言則純屬餘事爾。 中國淪陷共產之後,父親自中國來台的舊識因避秦禍,先後舉家遷台定居,不免要來找父親小拜個碼頭,上上館子,時相往返,大家都在找出路。幼時嗓門兒亮麗、高亢的筆者,就這層緣故,與同一屋簷下的表兄,隨著唱片直起喉嚨,忽生時忽旦,一人分飾兩角,學舌了幾大段。晚餐前後往往心血來潮,高低揚抑,生旦輪轉,唱將起來,小弟郭今花一番。 當年學唱的唱片是馬派的 馬連良。學唱的兩齣是,武家坡的红鬃烈马 與 四郎探母 的坐宮。武家坡從 “一馬離了西涼界,不由人 . . . . , ”;尤其進入武生西皮快板,加鞭快馬,扯起嗓子,全本一腳踢,一時聲震屋瓦,電燈光閃爍,毫無冷場,家裡上下無不視為音樂奇葩。幼時因為童音未轉,情感豐富,反串起青衣如怨如慕、如泣如訴,初中開始鴨胸仔聲,轉大人之後就嘎嘎嘎嘎乎其難,要硬拗就顯得不倫不類了。 在京戲之中,男扮女妝稱作 乾旦,其中皎皎者自以 梅蘭芳 的花旦馳名中外,為眾所周知之外,另有 “戰宛城” 一劇中,為 曹操 所垂涎,而後終行同房之好的 張濟寡妻 鄒氏一角。當年在中華路 國光戲院 舞台上所看,深閨寂寞,春光外顯,粗線條的 鄒氏﹙觀此人與亡夫一般貌品,不由我情脈脈亂動芳心﹚,對上體魄高大魁梧,整臉塗白,一身單色洋紅的 一代梟雄曹操(見佳人把我春心打動,好一似天仙女下凡塵),穿插戲份稍輕,卻豪傑、美女強弱勢易位,是一場參雜著搞笑與有意粗俗,很有意思的兩幕挑情戲。鄒氏 一角,安排由骨架較大,嗓門兒較粗的男人扮演 ﹔雙方熟女以小應大,色迷以大挑小,是頗為出色、成功的搭配。 史依弘 我愛妳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Z73v_vkNEE 小旦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bFUXsrOYAw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影音娛樂,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

什麼是中度干擾假說?

現在的美國與5、60年前的美國的確是不一樣了。她的改變帶來了紛爭,也讓提倡自由、人權、公平、正義的美國歷史文獻進入了一個遠為複雜的生態環境與蠻尷尬的處境。人們不再純樸,社會變得複雜,當然需要付出社會成本去解決的事情也越多。人的互信不再,社群愈趨乖離,某個角度來看其實是倒退的。你可以說是斑駁瑰麗,也可以說是分崩離析 - 完全相同的狀態,2500年前的蘇格拉底早就說過了,可見人類文明進步不多。 在無明確指標的 “物種” 發展之下,相信再一、兩個世代的更替,如果仍舊以以往的印象去看待美國的面貌,會越來越趨模糊,終至毫無意義。儘管 “中度干擾” 這個假說理論該不該存在,尚未取得學術界的認可,應該也還是可以做為移民政策的參考。主動或非主動的引入移民,期待融入往往是一種政府目標,不過當移入數量過大,原本生態平衡的社會,尤其是原本優質的社會,失去了予以吸收、轉化的能量,文化差異所帶來的扞格,與社會關係的翻轉,尤其當政府以多元文化做目標的時候,是否同時有著沉默的民眾,在默默之中沉隱了下來?在時日的累積之下,成了難解的政治問題。只有帶來怨恨與無止境的政治紛擾,得失之間不易平衡,不是 “衝擊、改良” 的學術觀點得以善其後。以下這一篇文字很好的提供了應注意事項。 • 在干擾強度太強時,導致大多數的物種難以生存,僅有少數繁殖力強或擴張力強的拓殖者(colonizer)能夠生存,如老鼠和禾草。干擾強度太低時,優勢的競爭(competitor)會極度強盛,競爭排斥較劣勢的物種,物種多樣度也不高。 • 對具備移動能力的動物而言,大可一走了之,特別是在棲地異質度高的環境,另覓生存新天地不見得是難事。 ---- http://pansci.asia/archives/108497 有事沒事戳一下會怎樣? 在生態學中,干擾(disturbance)是一個暫時使環境狀態發生改變的事件,這個改變幅度超過環境平時的小幅變動。干擾的影響通常劇烈且快速,會導致部分生物消失。不同的干擾作用的空間範圍與時間長短也不盡相同,規模可大可小,頻率孰繁孰罕,天然的干擾如火災、水患、颱風、地震、海嘯、氣候變遷和昆蟲大發生,人類的干擾則包括過度開發及過度獵捕等等。這樣看起來,干擾似乎不是什麼好東西,無論規模大小,感覺影響挺負面的。換句話說,干擾的強度或頻度超過某個程度,會削弱生物的繁殖與擴張,使當地的群集不飽和,物種多樣度沒有達到應有的水準。 戳幾下似乎比較好? 主張中度干擾假說的論述認為:在干擾強度太強時,導致大多數的物種難以生存,僅有少數繁殖力強或擴張力強的拓殖者(colonizer)能夠生存,如老鼠和禾草。干擾強度太低時,優勢的競爭(competitor)會極度強盛,競爭排斥較劣勢的物種,物種多樣度也不高。因此,只有在適度的干擾之下,拓殖者和競爭者能夠共存,因而有最高的物種多樣度,使干擾和多樣性之間關係呈現駝峰狀關係(hump-shaped relationship)。 另一方面,是從地景生態學(landscape ecology)的觀點來看中度干擾假說:干擾會使部分棲地及其中生物消失,使當地的生物進行次級演替(secondary succession),可以說是刺激當地生物重新拓殖的開始。無論規模大小的干擾發生,都會改變當地的地景,形成各種不同面積的小區塊,這種區塊稱為「孔隙」(gap)。例如森林中間發生了小火災,燒了一小部分,這個部分就是孔隙。接著,孔隙中的小草、灌木、小樹、大樹會隨著不同的時期慢慢長回來,這些不同的階段就稱為演替階段(succession stage)。 中度干擾假說受到的批評 對具備移動能力的動物而言,大可一走了之,特別是在棲地異質度高的環境,另覓生存新天地不見得是難事。有的觀點認為,干擾並非作用於降低競爭排斥的力度,而是使生物的豐度(abundance)下降之後,造成平均個體的成長率(per capita growth rate)呈現負值,使族群一蹶不振。另外,有些觀點則認為干擾和物種多樣度之間會比測互相影響、互為因果,兩者無限循環的交互作用。當我們觀察現象時,已經作用許久,難以釐清究竟是雞生蛋還是蛋生雞。 大自然的干擾與生物群集之間,經過頻繁且複雜交互作用,形成我們現今所見的生命世界,而且持續的在變化。雖然中度干擾假說的適用性有限,甚至這個理論該不該存在,學術界正吵得火熱。但是,至少我們很確定,過強的干擾會讓生命大量的消失。以往是自然發生的干擾與生物互動,現在還增加了許多種類與強度不盡相同的人為干擾,對生命世界帶來龐大的衝擊。如果我們還無法控制這些過度的人為干擾,一但超出生物所能負荷的臨界,那麼這個生命世界也只能向下沉淪。 http://www.nationalgeographic.com/magazine/2016/10/europe-immigration-muslim-refugees-portraits/

Posted in 網文精選 | Leave a comment

兩 性 關 係

這樣比較合理: 現代性關係, 已經應該更屬於 “sport” 的一種 – 這是電視上某日本女士說的。 兩性互相吸引,原始來自性荷爾蒙的彼此勾引,不過 “愛情” – 即便是短暫的, 才是真正能讓性 進入欲仙欲死的狀態.。真有了如此的愛情, 就不是 “sport” 了。 問題出在愛情往往經不起現實折磨, 能夠白首偕老, 愛情如一, 總是很令人羨慕. 現代社會對數度 change partner 有著更多的瞭解, 與接受,台灣這麼多投水、仰藥、投缳、吞槍、殺之千刀、傷害對手,感性過多,無法掌握情緒-純屬多餘。學校教育、社會文化處於於前現代。“外遇”,可分可合,連 “通姦除罪化” 、“結婚” 都成了多此一舉。最後的一個一般也就是最好, 最速配的一個 . 這就是演化。如此的社會,兩性關係的好壞,與律師、心理醫師的收入成反比,兆天下之和樂、太平。

Posted in 影音娛樂,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

南 海 風 雲

這當然還是素人看法;今日南海問題的產生,追根究底還是要回到二戰之後,中華民國 趁著接收日軍投降後代表聯軍所做的接收,並趁著戰後紛亂之便所畫下了之後所謂的十一段線。這條十一段線隨著中華民國敗退,中華人民共和國承接,並更改為九段線。越南 在其周邊海域插旗(牌)劃界,中華人民共和國 也大舉擴建礁島,其始作俑者當然還是非 中華民國 的十一段線 莫屬。 中國礁島的擴建起於 胡錦濤 執政的年代,就個人的感覺,胡錦濤 終其在位,一直就無法掌握 人民解放軍,即便取得了 軍委主席 的職銜。應該說是一位被軍法方架空的 空頭司令。這觀諸日後一一被整肅、軍方將領的貪汙腐敗,航母啟用儀式中 胡錦濤 面無表情的行禮如儀,就可看出軍方的橫行霸道,目中無人。也就是說島礁擴建,應該是解放軍一意孤行之下的產物。習近平的接任,伴隨著他 強國夢 的實踐,等於與解放軍志同道合,南海情勢真正的進入風雲詭譎,變幻莫測的狀態。也剛好附和了一帶一路政策論述的推展,形成了一帶宏偉的構圖。易講的是有取有給;你要賣人家東西,人家拿什麼東西賣你?他沒錢,你借她,日後他如何還你?二戰後,美國與歐亞經濟的互利關係如何可能存在?貪心不足蛇吞象;就中國的無論是軍事實力、公海事實、國際反應、經濟高峰已過,實在很難令人覺得這是個可能的作為。然而它就是發生了。 佔有南海,然後如何?通過需事先申請!?無照進入須停俥接受檢查!?中國的內情複雜,剛看到這一篇,外界如何去解讀、對處事是一回事,習近平的作繭自縛,統駁能力如何,起碼外交系統應屬於知性派是一個觀察點。英法軍艦的現身南海,戰略因之平衡,不會戰爭是肯定的,就是台灣地位因而受到了保障,離中國是更遠了: https://www.linkedin.com/pulse/cmsi-china-maritime-report-1-chinas-third-sea-force-peoples-erickson      

Posted in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

中國哲學 與 霸權意識

「百年來中國坎坷的現代化過程,在人文與科技始終不平衡的學術界與 思想界裡,中國的傳統思想是一方面和文化啟蒙的氛圍難以直接而有效 地聯結,一方面則往往遭致無端的曲解與誤解,以至於無法提供當代 知識份子充足的精神力量,以回應西方人文思潮強而有力的衝擊。因此, 以〈中國哲學〉為名義的學術研究便不得不在中國哲學的〈國故〉與西洋 哲學的舶來品之間,努力地做一些所謂〈格義〉的工作,如胡適之借用美 國實用主義,又如馮友蘭之運用當代新實在論,以迄所謂〈當代新儒家〉, 如唐君毅與牟宗三,也無能免於歐陸哲學,如康德與黑格爾等人的影響。 可以說,以〈批判性的斷承〉與〈創造性的發展〉的高標準看來,當代中 國 文化的再造與當代中國哲學的重建,其實還處在〈途中〉(on-thewayness) 的狀態;也就是說,百年來,東西文化之間的交流與融通,基 本上始終是一 進行式,而深入中國哲學的意義詮釋與理論探索也往往只是以較輕、較弱、 較為隱忍的模式,展開其與古人之對話,以及與西方之交談。如此一來, 中國哲學內部所可能含藏的〈不現代〉甚或〈反現代〉的思想因子於是逐一 現形,並因而不得不面臨嚴格的檢查與篩選,而且還可能因此導致〈中國哲學 能否作為一門學科、一種嚴格意義的思想流派?〉這樣的問題竟然成為具有相當 爭議性的學術話題-所謂〈中國哲學的合法性〉,至今竟還有人搬出來討論。」 「表面看來,中國文化往往以 〈柔弱〉之型態表現其具有無比軔性的文化力, 而且也彷彿是一個以〈生活之道〉為主軸的文化機體,其中充滿著自我調適 自我展露與自我成全的持續的生命能量。不過,就中國社會實際的情況看來, 其中卻充斥著相當大量的蘊含文化性的作為與表現,它們竟往往假〈調和、 持中〉之名,遂行其獨斷、獨裁以至於肇致以私心私意堵絕公共性與公領域 的情事,而在〈柔弱〉、〈柔和〉或〈柔順〉的表相之下,隱藏的竟往往是 剛愎、陰狠以至於殘忍無情、麻木無感的變態與病態。」 -- 多元之「分化」作為文化脈絡全面延展的基本態勢,實在無庸置疑。如儒學 研究者如此之反省,便有其一定之意義(杜維明,1990:157): “ 雖然從整個政治文化層面看來,儒家是殘破了,只是潛流,但它還 是有源頭活水的可能。所以,儒家的進一步發展,台灣應該是重要 基地。但是,要成為重要基地,台灣的政治化傾向必須越來越淡, 文化關切、文化理想、倫理價值在智識分子本身該有一些新的發展。 我覺得智識分子不是職業。 他們對文化關切、對社會有責任感。智識分子要在各個不同的行業 裡出現;可以出現在學術界、企業界,也可以出現在軍事界、政治 界。” ----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網文精選 | Leave a comment

留 言 彙 編(1.2.3./2017)

-------------------- 20170330【新台灣加油完整版】 “蔡總統” - 剝離了抗爭議題,他就是叫不出來;為什麼? 可能因為她不是國民黨員,可能因為她偏航台灣,可能因為:為什麼不穿裙子?;不削,這一點是肯定的。 ---- 2017.03.27【政經看民視】 “城內” 重現風華,百業俱興 的起點! 將如同: 東京銀座地區的地標:和光百貨。 https://blog.cybergo.com.tw/?p=1521 與 西門町 “一牆” 之隔的 “城內” ,戰後曾經有過大量上海來台的商家-綢緞莊、書局、餐廳、  . . . .  ,無不在 “城內” 重啟事業。由於中國的磁吸,其實現在的  “城內”,呈現的是沒落的狀態。當成旅館,對周邊區域,加值不大,倒是以同處 三角窗 的要津位置,以東京銀座地區的地標:和光百貨,作為範本,曾經燈火輝煌,遊逛以成年人為主的 “城內” ,與年輕人的 “西門町” 遙相呼應,在拆除高架橋之後的“北門” 引領之下,重整出發,由點及於全面大逆轉,整片地區必將再現絕代風華。 ---- 先生您好: 在天下雜誌讀到有關郭台銘大作;郭台銘是位當代不同凡響的企業家,做為一個“人”可是吃銅吃鐵、翻臉如同翻書,毫無人情可言的曠世奇才。這是在讀完大作之後欲一吐為快的個人感想。 博雅滿堂,請恕我僅以message權充留言,一解難言之憾。 祝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