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哲學 與 霸權意識

「百年來中國坎坷的現代化過程,在人文與科技始終不平衡的學術界與
思想界裡,中國的傳統思想是一方面和文化啟蒙的氛圍難以直接而有效
地聯結,一方面則往往遭致無端的曲解與誤解,以至於無法提供當代
知識份子充足的精神力量,以回應西方人文思潮強而有力的衝擊。因此,
以〈中國哲學〉為名義的學術研究便不得不在中國哲學的〈國故〉與西洋
哲學的舶來品之間,努力地做一些所謂〈格義〉的工作,如胡適之借用美
國實用主義,又如馮友蘭之運用當代新實在論,以迄所謂〈當代新儒家〉,
如唐君毅與牟宗三,也無能免於歐陸哲學,如康德與黑格爾等人的影響。

可以說,以〈批判性的斷承〉與〈創造性的發展〉的高標準看來,當代中 國
文化的再造與當代中國哲學的重建,其實還處在〈途中〉(on-thewayness)
的狀態;也就是說,百年來,東西文化之間的交流與融通,基 本上始終是一
進行式,而深入中國哲學的意義詮釋與理論探索也往往只是以較輕、較弱、
較為隱忍的模式,展開其與古人之對話,以及與西方之交談。如此一來,
中國哲學內部所可能含藏的〈不現代〉甚或〈反現代〉的思想因子於是逐一
現形,並因而不得不面臨嚴格的檢查與篩選,而且還可能因此導致〈中國哲學
能否作為一門學科、一種嚴格意義的思想流派?〉這樣的問題竟然成為具有相當
爭議性的學術話題-所謂〈中國哲學的合法性〉,至今竟還有人搬出來討論。」

「表面看來,中國文化往往以 〈柔弱〉之型態表現其具有無比軔性的文化力,
而且也彷彿是一個以〈生活之道〉為主軸的文化機體,其中充滿著自我調適
自我展露與自我成全的持續的生命能量。不過,就中國社會實際的情況看來,
其中卻充斥著相當大量的蘊含文化性的作為與表現,它們竟往往假〈調和、
持中〉之名,遂行其獨斷、獨裁以至於肇致以私心私意堵絕公共性與公領域
的情事,而在〈柔弱〉、〈柔和〉或〈柔順〉的表相之下,隱藏的竟往往是
剛愎、陰狠以至於殘忍無情、麻木無感的變態與病態。」
--
多元之「分化」作為文化脈絡全面延展的基本態勢,實在無庸置疑。如儒學
研究者如此之反省,便有其一定之意義(杜維明,1990:157):

“ 雖然從整個政治文化層面看來,儒家是殘破了,只是潛流,但它還 是有源頭活水的可能。所以,儒家的進一步發展,台灣應該是重要 基地。但是,要成為重要基地,台灣的政治化傾向必須越來越淡, 文化關切、文化理想、倫理價值在智識分子本身該有一些新的發展。 我覺得智識分子不是職業。
他們對文化關切、對社會有責任感。智識分子要在各個不同的行業 裡出現;可以出現在學術界、企業界,也可以出現在軍事界、政治 界。”
----

中國哲學與霸權意識
─ 期待台灣在地哲學的誕生
葉海煙 成功大學 中國文學系

壹、前言

首先,面對所謂的「台灣文化」,我們究竟該如何打開一道道足以引
來亮光的「認知之路」與「理解之門」?進一步地說,置身台灣人長久以
來所經營的這個生活世界裡,其中到底蘊含多少文化因子與文化成素,以
及具建構性與凝聚力的文化內涵,足以讓我們替它冠上「台灣文化」的名
號,以便和其他民族、其他文化有所區隔,有所辨別?目前看來,這個問
題並不難回應,因為多門多路的「台灣研究」已然成果斐然,至少就學院
或學術(scholarship)的角度看來,「台灣學」是正方興未艾,生機盎然。
不過,從「全球化」與「在地化」這兩個理當相得益彰的思考向度來作觀
察,「台灣文化」作為一具有特殊性、自主性與獨立性的文化體卻正遭逢
多方面的挑戰與威脅,甚至已然出現自我消蝕、自我崩解、自我沉淪以至
於自困、自絕、自暴自棄的「異化」情事,又豈能不教有智之士憂心?

總的看來,在當代文化已然兼具特殊性與普遍性的情況下,吾人究應
如何看待「台灣文化」作為一文化體以及那作為台灣文化的實際載體-
台灣社會,乃不啻是吾人安頓身家性命的基本課題,而此一課題又不能不
在人文思維的各個層次之間不斷地被省察被檢視,以便吾人能夠建構出一
套真實而有效的「台灣文化觀」,以及身為台灣人不能欠缺的自我認知與
自我認同;其間,諸多具有歷史意義的哲學問題也便不只是個人進行生命
抉擇所必須先行回應的問題,諸如「台灣人」的身份究竟該怎麼被認定?
活在台灣的現實性與理想性又能如何二合一地置入吾人實際的生活歷程之
中,而有助於吾人與所有台灣人作為一社群之間的相互融入,以及彼此對
應的互動與往返?因此,台灣文化的歷史性與當代性乃彷彿一道長河般,
從過去到未來,持續地讓我們所意欲擁有的「此刻」與「此在」不會只是
一個個孤立的點,也不至於淪入斥絕外緣的封閉狀態。也就是說,所有願
意正視台灣歷史、台灣文化與台灣社會的正直之士,實不能不把自己放入
兼具歷史意義、文化意義、社會意義與哲學意義的思維歷程中,而和所有
共居共住、共在共存於這塊土地上的人們一起思考台灣的過去與台灣的未
來,而因此能夠真正地認清此時此刻所無以迴避的屬己的共同的抉擇、共
同的決定以及共同的行動。

在此,就以和台灣文化有關係的「中國」元素為關注之對象,來思
考從哲學之視角,我們到底可以如何合理地探索台灣人的生命態度與生活
理想在中國文化挾帶諸多意理成分(其中,又以「中國哲學」為核心之論
域)的精神氛圍裡所可以運用的資源,以及所可能遭逢的挑戰-而這應
不只是台灣人文學術圈裡可以任意關起門來高談闊論的理論問題,而且也
理當是將哲學當作是「生活之道」與「意義之河」,以有助於吾人整體生
命發展升揚的實踐課題。



•  http://www.tisanet.org/quarterly/10-3-2.pdf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網文精選.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