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 迷

地方戲曲 以至 京戲,都會有 戲迷,這與其表演的性質有關。觀眾關注的除故事之外,主要還在伶人 的演出,講究的是在伶人個人本身的唱工與做工,所謂的唱做俱佳,燈光基本上是打在個人身上的。與地方戲曲相比,所謂 聽戲,還是要以京戲 慢條絲理、輕挑慢捻、死去活來,最為出類拔萃,入門不多,這裡不多表。大場面,講排場,以至翻筋斗,插科打渾,對真正懂得畢上眼睛,頭隨扇搖,享受絲竹雅音之樂的戲迷而言則純屬餘事爾。

中國淪陷共產之後,父親自中國來台的舊識因避秦禍,先後舉家遷台定居,不免要來找父親小拜個碼頭,上上館子,時相往返。前途茫茫,大家都在找出路。幼時嗓門兒亮麗、高亢的筆者,就這層緣故,與同一屋簷下的表兄,隨著唱片直起喉嚨,忽生忽旦,一人分飾兩角,學舌了幾大段。晚餐前後往往心血來潮,高低揚抑,生旦輪轉,唱將起來,小弟郭今花一番。

當年學唱的唱片是馬派的 馬連良。學唱的兩齣是,武家坡的红鬃烈马 與 四郎探母 的坐宮。武家坡從 “一馬離了西涼界,不由人 . . . . , ”;尤其進入武生西皮快板,加鞭快馬,扯起嗓子,全本一腳踢,一時聲震屋瓦,電燈光閃爍,毫無冷場,家裡上下無不視為音樂奇葩。幼時因為童音未轉,情感豐富,反串起青衣如怨如慕、如泣如訴,初中開始鴨胸仔聲,轉大人之後就嘎嘎嘎嘎乎其難,要硬拗就顯得不倫不類了。

在京戲之中,男扮女妝稱作 乾旦,其中皎皎者自以 梅蘭芳 的花旦馳名中外,為眾所周知之外,另有 “戰宛城” 一劇中,為 曹操 所垂涎,而後終行同房之好的 張濟寡妻 鄒氏一角。當年在中華路 國光戲院 舞台上所看,深閨寂寞,春光外顯,粗線條的 鄒氏﹙觀此人與亡夫一般貌品,不由我情脈脈亂動芳心﹚,對上體魄高大魁梧,整臉塗白,一身單色洋紅的 一代梟雄曹操(見佳人把我春心打動,好一似天仙女下凡塵),穿插戲份稍輕,卻豪傑、美女強弱勢易位,是一場參雜著搞笑與有意粗俗,很有意思的兩幕挑情戲。鄒氏 一角,安排由骨架較大,嗓門兒較粗的男人扮演 ﹔雙方熟女以小應大,色迷以大挑小,是頗為出色、成功的搭配。

史依弘 我〈愛〈妳〈 〈〈〈〈
大花臉
梅蘭芳公子 - 梅葆玖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影音娛樂, 文摘隨筆.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