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 娘 子

田 勢 康 弘

在帝國飯店訪問了 瑪格麗特 • 佘其爾、前英國首相。見過了無數的世界領導人,有信念的人這一點,無人能出其右。

三年前,在倫敦聽了 佘其爾 的演說。是稱道任期將屆的 雷根總統 的演說。帽沿很大的綠色帽子,配上綠色套裝。帽子的暗處,看到了淚水。「佘其爾 的 眼淚」寫了這麼一篇記事。先問了這件事。

「當時是相當感傷。因為知道這是 雷根總統 最後一次的倫敦訪問。因為實在是很出色的總統。」

套房裡比想像來得小的窗戶,看得到皇宮綠色的草地,佘其爾夫人似乎特別喜歡。壁上掛著大幅綠、紅斑斕 Marc Chagall 的畫作。畫前坐著 佘其爾夫人、「你坐這邊。」指定了右側。大紅與橘色中間,華麗的套裝。與白皙的皮膚很相襯。抵達日本的第三天,還有時差吧,表情有點疲憊,對什麼問題都微笑著回答。

佘其爾夫人左邊坐著名著 Kane and Abel、世界有名的作家 Jeffrey Archer。以「不准無聊的問題。」一般的表情凝視著我這邊。告辭時「Archer 桑,你的大作我都有拜讀。」「謝謝。」微笑著回答。可畏的人的印象到最後都無法消失。

「為什麼選擇當政治家呢?」這是最想問佘其爾的第一個問題。窺進了我的臉、「你為什麼要當記者?為什麼要寫記事? 應該是有比這些工作以上的什麼東西吧。那就是所謂的天職。對我來說,就是 政治。」微微的笑了一下。

「我小時候還沒有電視,有充分的時間讀書。父親是市長,形形色色的政治人物出入家裡,小孩子的時代就關心政治了。」佘其爾夫人說明道。

「我不相信 “共識”。基於自己的信念,貫徹原則,而人們是否同意。絕對沒有一開始就尋求共識的一回事。」

「日本有很多佘其爾夫人迷。我也是其中之一。」我不羞怯的告白。佘其爾夫人 用那帶有 Brandy 香氣口音的英語,回了禮。

鐵娘子 與 雷根 堅定的聯手,鞏固了西方陣營,終於導致了東方陣營的瓦解。

幫我們照相的前環球小姐日本代表、攝影家 織作峰子 送上了捧花,真是好高興的樣子「好喜歡這白花」親切的撫摸著 小蒼蘭。

「自己的信念不被接受時,只有引退。」
因為抽取人頭稅,引起全國反對,發生流血騷動,也就斷然下台了。

「當政治家而可以允許 trade交換 的話,一定要請你來當日本首相。」
在某個演講會,有聽眾這麼說, 鐵娘子 只有苦笑了。
----

幾筆的人物刻劃,簡單的敘事,清爽可人,很適合我的胃口。
. . . .

當然是文化習慣不同。東方的女領導人,一般穿著的顏色都比較傾向深色,常時也都穿長褲。相較起來,西方領導人就顯得開朗、漂亮。其實鐵娘子人如其號,臉部蠻嚴峻的,可是配上了白皙的皮膚,與大方、亮麗的套裝,尤其來自文化的優雅、雍容,真是好看太多了。

日本防衛大臣 稻田明美,常時穿的是深色褲裝,韓國 朴槿惠,更不用說我們的 蔡總統,穿著也都口味單調,乏善可陳,有時甚至 如同家常服。倒是這次出席 川習會 的習夫人 彭麗媛,可真真給例年中國的總理夫人大大長了志氣。深藍緞料,隱而不顯的金蔥散佈,顯得華美低調,深沉複雜;個人倒還是喜歡西洋大美女的陽光普照,美得直白,美得令人想咬一口。

東方女領導人實在還是要多少講究一些穿著。如果不習慣亮麗,那起碼可以在剪裁上面花心思。比如採用輕快一些的顏色,簡單活潑的剪裁,讓自己在國家大事的運籌帷幄之中顯得從容自在,自信滿滿。國民在前景未明的政治氛圍中,也感受得到一點希望與光明。持其志,勿曝其氣;也算是一種期待吧。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翻譯.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