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17

你/妳 愛國嗎!?

http://zh.cn.nikkei.com/columnviewpoint/kelongcolumn/25254-2017-05-24-04-51-00.html 日本人的文字,有個方向,卻往往保持一種客觀的態度,一般話不會說盡,有時甚至顯得隱晦。讀過幾篇這位中國教授的評論文章,也有如此的感覺。可能日本住久了的原因吧。倒是這一篇雖然以是 “愛國” 為標題,寫得有點恨鐵不成鋼的感覺,蠻令人心疼的。 “不要愛國。國家是用來繳稅的,不是用來愛的。愛國愛了半天,你只是在愛一個黨而已。” 這句話聽的人固然飽受衝擊,對個人解放他人的心情來說,稱得上蕩氣迴腸,如同一隻小鳥。“愛到最高點,心中有國旗!” 如此的文案相當令人佩服,儘管個人是人肉鹹鹹,覺得、好說好說。 國家有問題,所以需要愛國。對反骨的人士來說,有一個前提必須知道的是,正因為有大量的人士愛國,所以給了唱反調,或者如何理性、客觀說法的空間,否則這個國就真王旦了。 愛國有自動有他動。而這個分際往往很難區分清楚;到底是什麼原因,或者什麼動機讓妳愛國如此?喔,因為你天生的政治性格讓你有著較常人多一分關心家國的意識,或者是從頭就被唬爛了!? 有個藍營超愛國,我說:我有個朋友逢年過節就往 當官兒 的家裡跑;中秋送月餅,過年送洋酒。既不做生意,也無求於人;人家送過你什麼嗎?朋友默然。其實潛意識之中自卑;人家是瞧不起你的!這種場合說完這話時,心中小鳥就又飛了起來。 正常的國家,沒有愛不愛國的問題。因為就是兩掛人,永遠的爭吵不休,一到選舉更是摩拳擦掌。彼此揖讓而升,也拳腳交加 - “互相吐槽 求進步” 。你愛國嗎?其實愛國就如同空氣,什麼時候要 “同仇敵愾” 起來,那肯定是那裡油氣過多,引擎發燒 NO – KO -了。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政治雜談 | Leave a comment

玉 石 漫 談

談玉石,當然是個門外漢。不過三、五趟走下來,靠著二十多年前逛骨董攤的一些同質經驗,還是有些可供談助的一得之愚可以留下一筆,供蕭條已久的筆記,多加些活氣。 看玩法,個人先有個信條就是,必須先了解到以做舊的新作為對象,儘管老件在台灣其實不可求。這首先就去除了想藉此發財的思考,其次就是無需做過多無謂的研究,浪費了太多的功夫去查考、鑽研。當然不妨可以上 YouTube 學習玉石的知識,只是種水好的玉石價錢就有天壤之別。這屬於珠寶的類別。因此,一般般的玩玩 “古玉”,就沒有受騙上當的可能。即使買貴了,由於CP值很低,金額也不可能太大。就行家的經驗,幾百萬的東西照樣上當的所在多有。因此在這裡虛榮也變得毫無意義。看看在公車、捷運上,有不少手腕帶著蠻漂亮的手鐲的台灣仕女,就應該知道,那些都是1000元有找,染色而成的玉鐲。這麼漂亮的真貨,非得花個十幾二十萬,不可能入手。終究喜歡與漂亮,才是最重要的目的,其他可以說就多餘了。 個人的東西,對一般考究的人士、仕女來說,價值的確是很低。要花那些心思,恐怕是多讀些有意義的文章,甚至在其他領域多做開發,對生命的價值會有更多的提升與助益。即便購買時有些難免的差遲,在金錢上損失不大,整體說來,豐富的美好感覺遠非多欲的追求可以相提並論。當然要談 “一門深入” 就遙不可及了。 切記的是,當你有意無意的走近某個攤位,雙眼一掃,必需能夠瞄到一件顯得與眾不同。廠家做個千件,全中國一發配,市面上顯得不多的物件,其實數量還是不少。當然在這之前先逛一遍整個市集,如果某些物件似乎是每個攤位都有,而這些共有的物件自己差不多都已經有那麼一件,也就是說當普遍的物件已經擁有一件,就無需再重複擁有。這就給你的收集顯得花樣繁多,多彩多姿。當然這也有一個前提就是,你不想讓這些東西完全佔住了你的整個生活。收集的嗜好與數目是必須受到節制與控管的。 由於對象物都不是收藏家眼中的真品,尤其中國在富有之後,真正的好東西不易在台灣看到,比如在中國被搶購一空,價錢高漲的 和田玉,尤其是在攤商販售;百貨公司恐怕就更不可能了。質好價昂的物件,懂得的人固然必需拿出放大鏡仔細端詳,如果看的是如我一般,大多是幾百塊錢的新台幣,這個動作就可以免去,否則徒然讓店家看破手腳,可以 “欺之以方”。 當然我們也不能說被看做 “全然不懂”,謙虛的東問西問,很會做生意的商人們,會讓價的空間就自然縮小很多。 這種場合商家如何看你、自己懂或不懂其實無關緊要。除非你遠征中國,價格當然會遠比在台灣低廉。在台灣就我來說,拿起相中的物件,就其開價先砍個 2/3,比如 2400,就出 800;start from there(Dr. Alchambault 說:這個藥吃四個月,prostate 會縮小20%,雄風不再。and let start from there。看要不要開刀。)。好生之德,民胞物與;與人為善、婦人之仁,一直就是個人的阿基理斯踺,是否其實還是吃虧上當,就很難說了。可以肯定的是,那些來此採購,過手賺錢的在地商人,由於輕車熟路,購價一定會更低。因自己的意識迷航,買錯的情形還是常會發生。漫天要價,就地還錢;這整個結構、文化就是如此,無可厚非之外,總是以多看、累積經驗,繳學費的過程一般都會經過。 個人喜好的物件,無論是擺件、掛件,還是拿在手掌中盤玩的手把件,除了型制、色調,以能夠越盤越亮的石頭、玉石為選購基準。 這次碰到一位開價爽快,面貌姣好的女攤主,就事後請行家過目的看法,彼此省去了一些躲貓貓的繁文縟節。尤其第三次前往,購定之後,我拿著剩餘的 200塊說:沒錢吃飯了!此姝竟然將手中的百元鈔部分還給了我,感動之餘再次前往,請她幫我在別處購得的玉石綁個繩子,另外 1000元請他隨意挑個給我,她刻意的從櫃子底下掏出了一件亮度、透明度都相當不錯的硬玉。如此爽朗的性格,令龜毛的自己深感敗陣,真真俠女也。 有這麼一說:那你還不是中國人嗎!? 厚、小姐,我的東西多了。有東洋,更有西洋,不要少見多怪。 https://iseilio.wordpress.com/2011/10/04/%e6%96%87%e7%89%a9%e4%b8%96%e7%95%8c/

Posted in 文摘隨筆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