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17

二戰之後的 “典範轉移”

https://eoiss.wordpress.com/2017/06/26/%E6%AD%90%E6%B4%B2%E4%B8%80%E5%8E%BB%E4%B8%8D%E5%9B%9E%E7%9A%84%E5%85%89%E6%A6%AE-part1/ 從另一種角度來看,比較二戰之後的世界局面,由於兩個時代的內容有著相當大的差別,可以說比較像是一種 “典範轉移”。就是說戰前與戰後兩個時代的主要內涵,並不具有連續性。戰前的殖民主義與戰後的兩強爭霸,應該是可以分別來看的。美國,甚至於就是在戰前誕生於的大帆船殖民主義時代的產物。 二戰之前,除了歐、美、日之外的世界各國,整體說來比較像是處於一種對自由、民主、人權 “民智未開” 的狀態。二戰之後,資訊、科技固然日漸發達,其他地區由於諱於傳統,除了分享了經濟成長等物質世界的部分,改變其實不大。這就是中東、非洲,與已趨少數的共產國家。世界格局基本上就是由西方世界與這些 “第三世界國家” 所構成。戰後這個世界的主角是美國與蘇聯,儘管之後蘇聯垮台,卻由於與蘇聯同屬共產陣營的中國,因為接軌了資本主義自由經濟的產業發展,取代了蘇聯,成了得以與美國比肩而立的強權。是一個身心不健全,又全身充滿教條與破壞力的霸權。 因此現在的國際局面是更加詭譎而難以預測了。這個主場由美國與中國構成,加上由美國帶頭的日本、台灣,以及與之相對抗的中國與朝鮮,一旁還有心懷詭異,兩邊擺弄,伺機而動的俄羅斯。這個場景是將中東與非洲隔開的。尤其對美國來說,石油已經不再是問題的現在。中東與非洲乃無望之地,美國只要不再過度的去涉入這些無可救藥的世界文明,不太懂的來說,甚麼地緣、戰略,有什麼關係!?這就說不出名堂了。就讓中國與俄羅斯兩個傻瓜去那邊兩強爭霸,鬪個你死我活吧。 德國總理梅克爾說:“歐洲不能再依賴美國了!” 此說糊塗,也竟然有人對此大感驚訝,大概是見獵心喜,要唱綏美國吧。川普在大選之前不就已經說過了嗎!?歐洲、日本等東亞國家以後軍事上要自行負擔。 俄羅斯幾乎是成了次要腳色。川普上台,從最近的舉措來看,對中國大概是經濟上聯合,軍事上鬥爭,局面變得不再那麼壁壘分明,令人霧裡看花。如此的世界格局,歐洲整建軍備成為另一個強權的目標是什麼?東亞各國是否只好向中間靠攏?情勢將如何發展,令人不安之外,或許隨著世界進步力量的 “循循誘導”,中國這個空心大老倌自身千絲萬縷的不穩定,隨之轉化,世界在默默之中倒有了再一次的 “典範轉移” !?望風懷想,可能想得太多,卻似乎有那麼一丁點的契機也說不定吧。 (美國軍售、軍艦靠港,世界倒反了。7/1/2017)    

Posted in 文摘隨筆 | Leave a comment

滲 水 盪 翻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6B8od9lo0A&app=desktop ) 一點點一點點,慢慢滲水,水多了,盪著盪著,就盪翻了。 https://eoiss.wordpress.com/2017/05/30/%e4%b8%ad%e5%9c%8b%e5%b0%8d%e5%8f%b0%e6%88%b0%e7%88%ad%e5%bf%85%e5%8b%9d%e5%bf%85%e6%95%97%ef%bc%9f/comment-page-1/#comment-169 ---- 〉〉〉習近平的成功會是新中國的成功,但不是共產黨的成功。習近平真的成功,對台就不會發動任何武裝侵略,不僅不划算也沒必要。但中國在這幾年卻是選擇對台發動軍事攻擊最有可能的時間,不是軍事勝算大,是政治上很划得來,解放軍打贏最好,就算只有局部勝利都可以,萬一打輸更好,是政治上鬥爭絕佳材料。〈〈〈 習上任前就有不少人、包括道聽塗說來判斷的個人,對習充滿期待,只是由於中共內部權力結構的使然,習上台反倒是越抓越緊。是否等哪天習真的成功了,中共(習)就會展開民主化的新局,也同時真心誠意地加入現在西方國際體制的一員嗎!? 中國文化有兩樣很重要的素材,就是 “政治” 與 “金錢”,這樣的東西在台灣也一樣 (ok,其實各國也都一樣),習擺脫得了這些影響,恐怕也成了超級獨裁者。相當弔詭。 ---- 民主進步與共黨垮台,成正比。共黨垮台,有可能最後就是成了邦聯。 ---- 也就是說,李登輝一旦全面掌權,將會對反對力量進行專政?李登輝可是一個有深刻論述的人。 ---- 〉〉〉普世文明与现代理性,亚洲各国都还只是学生。〈〈〈 說得沒錯,包含日本。不過2016在台灣似乎露出了一線署光,卻是蔡英文可能受制於積弊太久難以撼動、中國牽制因素,或者有她的日程表,對一些起碼的內部改革,有保持原地不動的感覺。 ---- 哲人政治家 李登輝 站在人類文明的至高點,敘述了 “我是不是我的我”( I am not I that I am),醒悟到一向的 “我”,其實受到束縛、命定,只是一個 “不是我” 的我,並不是一個 “真正的我”。 這個 “不是我的我” 的發現,自然是透過以往艱難的經驗,與長期反思的過程才得以發現。如何才是自己的 “本然”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政治雜談 | 1 Comment

留 言 彙 編 (5 / 2017)

區隔開 價值與工具、本能與行為、事實與合理、心態與行為 等等等 ---- https://buzzorange.com/vidaorange/2015/07/30/culture-and-attitude/ 其實往往不在英文如何,而是禮貌習慣不同。 ---- http://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66273&fb_comment_id=fbc_820099378027477_1264837776886966_1264837776886966#f3d4beac6b44b44 你要賣人家東西,人家能賣你什麼?大部分的國家不需要高鐵;可以隨時調整班次的飛機遠為經濟有效率,何況新一代的飛機速度更快,買高鐵做什麼!? (Alan Tsuei:其實你看台灣高鐵對航空業的影響就知道了,高鐵在票價上、運量上都是空運不能比的,尤其是工業產業用途上來說,更是如此…) 不是說完全不要高鐵,幾條幹線,或者再稍多一些,還是需要的。全面的敷設,只帶來浪費。尤其過多的建設,建基於難保永續的全面繁榮,更只帶來大自然鄉村的破壞。 所舉台灣是個好例子,由於幅員太小,不在上面論述範圍之內。剛要提速,桃園到了,剛要提速,台中到了,高雄到了。那是高鐵嗎!?那是虛榮。或許其實經濟效益,只相等於更快些的特快車吧?或者根本不是 “高鐵”。 長遠而全面的眼光、規劃,是一個新興民族所需要的,無論是台灣或中國,可惜民族古老,不表示文化成熟。何以致之?太多政治與虛榮。人民愚蠢的歌功頌德,卻是相當實在的。 -- 高鐵不償債務貨運補,高鐵運貨高成本。 西方地緣接壤,文化彼此扞格,有征伐,有殞落。東方中國一國獨大,千年不倒,一衝而垮。

Posted in 政治雜談 | Leave a comment